中医药“走出去”,产品质量问题是大问题

随着《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印发、中医药法实施,传统中医药的“国际范儿”越来越足,但近年来中医药产业在发展的同时仍面临“成长的烦恼”。

中医药“走出去”离不开科技创新标准建设。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药科大学天然药物活性组分与药效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萍建议,建立符合中医药特色的质量标准体系,制定中药国际标准,助力中药进入国际市场,为中药安全、有效、质量可控保驾护航。用现代科学技术与方法,解码传统中药的科学内涵,如药效质等,为国际社会认识、应用中医药提供科学依据。

中药产品质量问题一直是困扰中医药发展的根本性问题。

麦斯康莱中医馆项目在构建过程中,就遇到过大量无效的中药产品,患者使用后效果不明显或者没效果,比如中医透骨五联疗法的许多产品就是从几十个中药产品中筛选出来的,筛选后的产品效果明确,患者复购率非常高。

中医诊所备案制下,会出现中医诊所和中医馆的风潮,但是,缺乏安全有效的中医药产品是问题很大的,这也导致了很多中医门诊、中医馆、中医康复馆等经营难以为继。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赵超指出,应制定与国际接轨的中药质量标准体系,创新驱动应逐渐成为中医药行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他认为,打造以中药临床价值、科研价值、市场价值文化价值为核心的中药“大品种”“大产业”中药材产业发展新格局,才能促进中药材产业全面提质增效

全国政协委员窦啟玲认为,照此下去中药将逐渐萎缩。

窦啟玲说:“中药必须按照中医药的传统理论体系传承、典范。但现在为了合法,按标准搞出来的很多是差药、劣药。如青连翘的含量高,老连翘的含量低,实际临床上使用老连翘才管用,但是青连翘检测含量能过关,老连翘不过关,老连翘价格就低得多,于是药厂就采购青连翘;药典规定,山药的性状要求光滑平整,但实际上山药正常干燥表面就是皱的,用硫磺熏过才是光滑的。”

窦啟玲认为,化学成份含量定性中药质量,首先是不承认阴阳五行,性味归经。比如,药典用麻黄碱的含量来评价麻黄的质量,麻黄的茎是发汗解表的,麻黄的根是止汗收敛的,用麻黄碱不能说明药物不同部位的功能。

此外,现行药典没有能够反映炮制后的变化,如生麻黄和炙麻黄炮制过就不一样,生麻黄发汗作用强,用蜜炙过以后就成了止咳平喘的作用了;首乌有小毒,对肝肾有损害,但通过传统炮制方法,用黑豆水浸泡过,再九蒸九制,就没有毒了,反而使滋补肝肾、乌发的作用增强了。中药炮制是个大学问,有的炮制是用来增效的,有的是用来解毒的,有的是用来改变归经的。如干姜、生姜、炮姜、当归头、当归尾、当归身有效成份相同,作用完全不同。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