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小妹月薪过万:那些体力劳动者,正在碾压“更得体”的工作

伏案太久,肩颈酸胀。我打开APP,搜了附近的一家按摩店,预约了一个90分钟的精油SPA。10分钟后,我已经走到了店家门口。

“已经为您安排了6号技师,前面右拐第一个房间就是。”顺着指引我推开了房间门,一个小妹已经站在里面等候着我了。我看不清她的容貌,因为浅蓝色的口罩遮住了她的半张脸,我不知道她的名字,6号技师就是她的名字。

对不起,我已经不由自主的将她和社会底层的体力劳动者形象对号入座,他们收入低、工作内容机械重复、没有成长……

90分钟后,我想收回刚才我说的所有话。

01

按摩小妹一边捏着我的肩膀,一边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习惯了他们这种开启聊天的方式。理发店小哥爱这么问我,出租车司机爱这么问我,熟悉了的煎饼摊大妈也爱这么问我。

“在企业上班。”这是我总结出来最好用的回答方式。因为在不在企业上班,已构成一道分水岭,可以完美将我们划分两侧。而我也从不怀疑我站的一侧是高地。

一般这时,我就会开始看手机,或者闭上眼睛,关闭之后的所有交谈。但是今天这个按摩小妹,捏的我舒服极了,我决定礼貌回应:“那么你做这行多久了呢?”

“其实不算太久,我是凑巧入的这行。”按摩小妹认真回答我,“我以前是做收工作的,做收银的时候我就看着他们做按摩,看着看着就看会了。有一天顾客特别多,实在忙不过来了,他们就让我上,我上了。顾客说捏的很舒服。从那之后我就正式转行做按摩了。”

“可你为什么要从收银转行做按摩呢?”上班族的惯性思考——收银听起来要比按摩工作体面的多,而且收银可以作为学习的起点,去学习会计财务,考证进企业,还有机会去改变命运。可按摩,难道要做一辈子的按摩吗?我的心中开始泛起浅浅的褶皱。

“按摩挣钱呀!”小妹的说话就像她的按摩手法一样有力,将我心中的褶皱一把推平,“做收银工资很低的,一个月只有几千块。但是做按摩可是一分钟一块钱呢。”

“所以你帮我按了90分钟,就是90块?刚才听你说,我是你今天的第9个客人,那么,你今天可以挣到大概800块钱的样子?那一个月可要将近2万块了呀!?”我停不下来我的计算。

按摩小妹笑了:“可没有,每天做9个小时,把我累死算啦!今天是特殊情况,你们都约好了似的全赶在一天来。一般来说我每天可以做到四五个客人,每个月1万块多块钱吧。”

“那也很不错!”按摩小妹的收入比我想象中的要高很多。

我想起来上段时间我遇见的一位上班族,她坐在我的对面,精致的小西装,拎着小皮包,手里捧着一杯咖啡,告诉我她的英文名字叫Susan,她对我说:坐办公室5年了,每年薪水就涨那么点儿,现在月薪还没到八千,老板事儿还多,每天加班到很晚,还老挨骂,同事间也是勾心斗角。人累,心也累。

我轻轻叹了口气,按摩小妹打断我的思绪,继续说道:“其实我有很多老家的朋友都是上班族,每个月工资三四千块钱,我做一个月就顶他们两三个月了。”

“相比一些个上班族,我更愿意做按摩。”这是按摩小妹的原话。

我想了想,也对。

02

“可你有想过以后做什么吗?”我承认按摩小妹的收入确实比有一部分的上班族要看起来可观,但我依旧不认为这是一份有长远性的工作。十年后,上班族的收入、成长、眼界,肯定不是按摩小妹所能企及。

“打算再干上一年攒够钱,回老家也开个SPA店。”按摩小妹很轻松的回答我说。

“也开一家像这样子的店吗?”我指指这家店的墙面问道。

“嗯,差不多。我觉得这种网约店的形式很好。”按摩小妹明显错会了我的意思,今天之前,我并没有了解网约按摩店和按摩店之间有什么差别。

且听小妹接着说,“我想做网约店不想做门店的原因,是我觉得传统门店的形式不好,为了保证客人来了就能做上,一般每个门店要放二十来个技师,实际上每个人的工作都是不饱和的,资源浪费程度高,而且门店的盈利方式是会员,但顾客其实都挺反感被催着办会员卡的。”

“而网约店就不同了,订单从网上来,交易也在网上进行,我们只需要找个方便地段的小楼里的几个小房间,放四五个技师就够了。租金低,管理成本也低。而且对于你们来说,体验是不是也更好?你们不用担心按摩技师没完没了烦着你去办卡了,特别对于出差的人,更是方便了。”按摩小妹一边熟练的捏我的肩颈,一边缓缓道来。

“嗯,成本是低了,但是利润好像也并不丰厚。”我已经被带入了节奏,略带认真的思考起来,“你看,我今天团购其实花了不到200块,你拿了90块,所以我理解你和你老板差不多是五五开。你一个月收入1万,你老板如果有4个像你一样的技师,那她的收入就是4万左右。但她还要负担租金,水电煤、精油这些产品的成本,还有员工宿舍…所以粗略算下来,你的店老板一个月到手的钱可能没比你多多少呢。好处就在于人轻松些了。”

“确实没有多多少,甚至在刚开始做的时候,像我们店几年前还是亏钱的。但是,”按摩小妹接下去说的话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互联网下,做店有时候也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做品牌,品牌才值钱!你看我们老板娘,品牌打出来了,这两年一下子开了20多家连锁,一家店的利润就被乘以了20,收入一下子就变的可观起来。而且有了品牌以后,就可以衍生做更多的事情,像我们公司除了做网约店,还有自己的精油加工厂,给我们自己还有一些小按摩店供货。现在SPA的市场大环境很好,我们现在已经有投资人了呢。”

听完这些,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可能是遇见了一个假按摩师。这该不会是某互联网公司微服私访的产品经理吧!但我又感受了下她没几年下不来的熟练按摩功夫,我相信是我恍惚了。

再想,倒也不觉得那么惊讶了。

我看到的只是她日复一日机械重复的工作内容,但是我没看到的是:她一直真正浸淫在一个行业之中很多年,行业过去小10年的奔涌变化、互联网带来的影响与变革,还有那个脚步迈在她前面的老板娘……

所有的这些都沉淀进了她的思想里,再带入了很多她自己的分析思考。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她一直在积累与成长,并且这份积累与成长,很有可能让她成为一个比我们都要成功的人。

03

“所以你是打算回老家也做出个连锁品牌,像你老板娘一样吗?”

“不想。”我发现我没有一次可以正确猜出这位按摩小妹的心思。

经营连锁店很辛苦的,压力肯定和开几家店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们老板娘每周一早上都要开董事会,是叫董事会吧?反正就是领导在一起开的那种会。他们要讨论怎么把公司经营的更好,不同店铺之间怎么更好的调换人和货。对于我来说,我可能还是想开两三家自己的小店,再固定下来一些老客户收入就保障了,”按摩小妹接着说,“其实我还想过,能不能做SPA的同时把美容美甲都做了,反正这几样手艺我都会,女客户也都喜欢这些东西,一个客户身上做三个项目,时间上就值回来了。”很明显的,她也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这时,立在一旁的闹钟嘟嘟响了,按摩时间到。

我真诚的问她:“做你们这行的人都像你一样有想法吗?”她突然笑了,说她哪里有什么想法,她不过是想到了自己以后要是结了婚有了小孩,要怎么样才能既顾的上家庭,还能挣到钱,还可以不放弃自己喜欢的手艺,其他真的没有想太多。

没有想太多,反而让一个人坚守住了一份内心的真诚,这份真诚可能会带来超预期的回报。

无数的上班族,他们看起来精明能干,每天思虑万千。在应对完公司的KPI老板的严苛责骂、同事的勾心斗角、以及在团队氛围中被催生出的危机感与上进心、来自社会判评体系下的各类达标考核下的压力……之后,他们只想用下班后的一顿聚餐或是一场Party来疗慰辛苦的一天,用各种APP来麻醉无聊的时光。

每个人都对职场交出自己的答卷,从收入、到成长、到眼界,到被职场影响下的整个人的心智与状态、甚至到更大更远的机会,按摩小妹交出的答卷,似乎并不比上班族交出的差。

04

你可能会说,这个按摩小妹是个特例。

我相信,她一定是与众不同的一位。从她自学成才后的转行,到对行业观察得出的自己的分析,到从老板娘身上偷学来的经验……她一定是爱学习、爱观察、爱思考的,并且对新鲜事充满兴趣也有很好的接受能力,而且对自己的人生很有计划

但是各行各业都是如此,并未因按摩行业而有所特殊,金字塔处处存在。我看到了聪明努力的人在这份工作中的机遇,我也看到了这个行业在短期甚至长期,在各个方面,也确实碾压了另一些看似“更得体”的工作。

问题是,如果我看见我的工作真的在各方面都可能比不上按摩小妹的工作的时候,我会选择更换吗?

我想99%的人的答案都是:不会。

理由很简单。月入3万的煎饼大妈不会成为我们想要效仿的对象,她只会出现在朋友圈转发的文章里;北大猪肉哥,我们不会关注他一年卖6亿,我们只会笑着讨论为什么高材生要去卖猪肉…

因为有一些工作,我们在心底深处,已经将它们划去了。

我有时也在想,在未来,当AI足够智能,它打破了所有信息和算法上的壁垒,足够理性的为每个人制定出最优路径、为整个社会分配到最优资源,但是阻碍完全流动的最后一个因素,也许只剩下人思想上的禁锢。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2+1
阿宝

阿宝姐,草根逆袭的职场达人,玩转跨界的神奇女子。不鸡汤,不说教。有干货,有温度。这里是带有文艺气质的职场新青年聚集地。 LinkedIn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阿宝姐(ID:wojiejie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