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相亲被嘲“郊区房”:我不贵,而你未必相配

朋友小蕾从老家回来当晚,微信上以一个哭脸表情开头。

“没办法,谁让我回去参加表弟婚礼。”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垂头丧气。“你不知道那场面,明明别人的大喜日子,搞得我是全场主角。每隔一小会就有许久未见的叔伯婶娘飘过来,反复问有对象没?为什么不结婚?是不是要求太高?接着掏出手机展示他们手头的未婚男资源。“

她飞快地发来大段大段。

“当着父母的面我还不好意思怼回去,憋屈死了!整晚假笑,脸TM都笑僵了!”

实际上,喝完喜酒回来家里气氛也没好到哪儿去,爸妈第800次地苦口婆心“开导”她:终身大事最重要、年纪大了不好生小孩、别人会指指点点…(以下省略5千字)

好好的经济独立女白领Jessica,瞬间变成老家大龄嫁不出去的王翠花。

“可老实讲,别人用看廉价货的眼神瞅你时,说心里没感觉是假话。”过了许久,朋友发来这句话。

01

想起前不久田馥甄被记者问,什么时候结婚?田馥甄直接甩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问这种问题?记者被说得哑口无言,最后只能连连点头。

干。得。漂。亮。

经济学角度有个观点:交易的前提,是彼此认可某个价格体系

你去菜市场买菜,若有人卖胡萝卜100元/斤,你绝对扭头就走;老板给你发薪水,若认为你的工作成果不值得每月工资,也不会给你好脸色。

But,有些时候,要想“不贬值”并不是在坐标系上拼命往上跳,而是,彻底抽离出那个坐标系。

哪怕4C全部最优的钻石,你把它放到小商品批发市场,你觉得能卖几个钱?价值体系不同,没啥好掰扯。

02

我的婚恋价值观经历过几次变革。

第一阶段,着急实现KPI

好吧,太嫩时容易被外界轻易染色。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我越听越焦躁。诶对了,色调与之前上奇葩大会的考研大神张老师有几分类似。

在婚前40天,张雪峰和女朋友分手了。按照一般人的逻辑,女朋友没了,那就再慢慢找。但张雪峰为了完成自己“在三十岁之前必须结婚”的目标,如期成婚了,只不过新娘换了一个人。

女朋友没了,婚还是要结的,毕竟日子都定好了。

传说中的“40天的结婚KPI”…

坦白讲,自己还蛮喜欢恋爱冒粉红泡泡的感觉,可一旦套上“XX岁之前要结婚”的紧箍咒,那感觉就类似,你明明爱吃咖喱牛肉饭,结果有人指一张KPI绩效表说:“给你30分钟,必须把30盘咖喱饭给我吃喽!”

你说难不难受?你说想不想吐?

第二阶段,“破罐破摔”。

排斥各种显性or隐性的相亲局。别人一说“周末你有空吗?”我内心OS自动点燃:难道相亲?什么鬼?我才不要被人评头论足?哼~不去。

彼时的心态搁现在,看到《34岁海归女成“贬值郊区房”》之类文章,岂止转发朋友圈,必须转发到宇宙星辰啊!

随手从公园相亲角视频截几张图,都值得燃起满腔怒火:

美女相亲被嘲“郊区房”:我不贵,而你未必相配
(一位阿姨知道她年龄后,说了5个字“噢,勇气可嘉”,转身走了)
美女相亲被嘲“郊区房”:我不贵,而你未必相配
(这位大叔对她说了句“你看她读硕士,就没什么用”,补充了以上这句)
美女相亲被嘲“郊区房”:我不贵,而你未必相配
(还有个爷叔对她评价是:“长得还行,又没结过婚,这房型还可以,但她年纪大了,所以她这房子在郊区”)

没几天,又在相亲角诞生“月薪一万是讨饭”的金句热搜。相比之下,职场博弈啦家庭纠纷啦算个P啊,相亲角才是角斗场!你说,何必冲进去一不留神还弄得灰头土脸?

第三阶段,与不同的价值观和解

说装逼些,你有你的红玫瑰,我有我的白月光。说实在些,视角不同罢了。

你用标准衡量,择偶就是择条件,学历工作品位佳不如年轻貌美会做饭。我不认同不等于非得把你diss到地上。

你鄙视人广相亲角是个知乎精英聚集地,复交遍地走,海龟是标配,美加澳绿卡,几房加高薪,然而它们对你的生活也没啥影响。

与其黑白分明,不如求同存异。

只是,王尔德说: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自私,要求别人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才是。你看到个东西觉得值1000元钱,自个儿掏钱买就好,死命要求别人也掏腰包,这不添堵找骂么?

03

跳出这种不舒服的怪圈,我有几个掏心掏肺的建议。

1、请把注意力放自己身上

最近和一个朋友聊天,他说,如今半点儿找女票的心思都没有,尤其养猫之后。

“真的,能玩的东西太多了。是电影不好看了?游戏不好玩了?游泳水不好喝了?还是猫崽不可爱啦?”

你的世界多彩,外界就难以对你上色; 你的世界匮乏,他人的神情就容易成为行动指南。

2、take it easy

因为一些叨逼叨而排斥认识异性挺得不偿失。一上来就聊结婚固然可怕,但谈谈恋爱也蛮好啊,春暖花开的。

有看对眼的,尽管大步走上前勾搭呗。真的,有的人一开始就揣着一箩筐担心,怕对方父母不好相处,怕人家工作性质太忙顾不上自己,怕一个像春天一个像秋天…

妈呀不带这么吓唬自个儿的。开始了,才有资格说以后。你拿着密密麻麻的择偶checklist按图索骥,那才叫绑架未来。

3、生活有两种状态

对有的人而言,生活有两种状态:结婚or没结婚。

对有的人来说,生活同样有两种状态:幸福or不幸福。

这种幸福,是穿着舒适柔顺的睡衣在家撸猫时的治愈感,是行动高效地置身于职场中的成就感,是无论恋爱与否、结婚与否,都能善待自己、努力活出花样的劲头。

一样东西,万般侧面。你选择从哪一面看,决定了它在你眼中的样貌。

对“贬值”的判断大抵如此。

《老友记》里,Rachel过30岁生日吹灭蜡烛的时候说,“I Am 29, again.”第二年,31岁生日,她又说,“I Am 29, again and again.”

惶恐或许是对自身不确定的暗示。

一方面,我们不想按部就班地按照时间表逐一到点打钩,另一方面,却也缺失力量和底气对抗。用看过的一句话说,那些担心自己过了30岁会贬值的人,恐怕他们30岁之前的人生也没有多少价值

过好自己的日子永远是头等大事。至于其他的,别理他们,你有你的果实。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9+1
临公子

微信公众号:临公子的后花园(ID:hi-lingongzi)这是个工作、理财和自我修炼的公众号.我是临公子,LinkedIn中国专栏作者,秋成社区签约作者,一枚不正经的工科产品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