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南飞武汉,“迁都”南京,逃离北京的小米在怕什么?

小米跑了,这基本是最近朋友圈最热门的话题,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重要代表,小米从2010年创业,到2018年上市,用短短八年不到的时间,构建起了中国互联网的神话,也和百度京东一道成为了中国互联网新经济企业在北京的一张名片,然而小米真的跑了?

一、小米真的跑了?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10月12日,一份小米集团《搬迁员工相关福利政策》在网络上流传。文件显示,在2019年3月底前从北京迁往武汉、南京的员工,将获得不小的奖励,包括基本工资不变、3万元搬迁福利费、不受当地限购政策影响可立即购房等等。

根据上述文件的说法,员工可通过邮件自主申请搬迁。北京小米员工搬迁到武汉、南京之后,将享受到与原有同样的基本工资,并继续按原有的餐补标准进行发放。在搬迁时,小米还将提供15天酒店住宿补贴,标准为400元/天。同时还有3万元的搬迁福利费,此福利并非一次性发放,而是在12个月内分批完成,且领取了搬迁福利费的员工必须在新工作服务满2年。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小米在住房方面开出的条件可谓“诱人”。小米称,向当地政府申请了一批人才公寓,搬迁员工可根据个人实际情况就行申请,其中武汉的人才公寓租金为1000元/套,南京人才公寓租金为2000-3000元/套。同时,从北京搬迁到武汉、南京的小米员工,不受当地限购政策,可以立即获得购房资格。小米还将与当地有实力的开发商洽谈合作事宜,争取以优惠的价格购入。

2017年6月,小米即开始了建设湖北总部的步伐,与武汉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同年11月18日,小米、金山、顺为在光谷金融港B24栋举办入驻办公仪式。今年6月份,小米科技金山软件、顺为资本与武汉市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小米武汉总部正式揭牌。据雷帝触网报道,截止今年7月,武汉光谷已落地了小米、金山、顺为第二总部,以及小米产业基金、西山居、金山办公等一系列项目员工规模已超过600人。位于光谷金融港的小米武汉总部办公点,今年将有近千名员工,约七成是从武汉本土招纳。目前,小米武汉总部大楼正在加紧筹建。

今年7月19日,小米香港上市10天后,雷军在前往武汉高新区进行答谢时曾表示,小米武汉总部“是以万人规模来规划和思考的”,并将“以研发为核心”。

二、逃离北京的小米在怕什么?

一般情况下根据总部经济学的观点,企业总部选在什么地方,代表着企业对于业务发展需求需要,为什么大城市往往会成为知名企业的总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城市所拥有庞大的资源体量,中国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之所以成为一线最重要的就是其巨大的资源优势,北京拥有政策、人力、资本等方面的巨大优势,上海拥有金融、资本的强力支持,广州是外贸商业的集散地,深圳更是改革开放的一面窗口

小米在北京五彩城的成功主要来源于北京最顶尖互联网科技人才和资本的支持,然而,正如薛兆丰教授在其新书《经济学讲义》中的论述,所有的企业家其实都在充当中间人的角色,他在猜有没有消费者愿意为他的经营活动买单,如果猜对了,他就赚钱,如果猜错了,他就赔钱。

小米在创业初期选择北京,最大的原因就是北京是一个最容易让别人看到的地方,作为中国的首都,作为中国互联网经济最重要的中心之一,北京聚集了中国老牌的互联网企业新浪搜狐网易,也有着中国新兴的互联网巨头百度京东,这些企业让全中国都会把自己的目光盯在北京,这个时候把企业放到北京无疑会是一个非常正确的举动,因为这样才能找到消费者为小米的经营活动买单,无疑雷军做对了,在北京的小米远比它的老师在珠海的魅族做的更好。

但是,时间放到了现在,2018年的今天,小米已经在香港成功上市,无论是资本实力还是品牌声量都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这个时候当社会都已经认可小米的时候,小米也就不再完全需要在北京这个大家都能够看得到的地方了。正像薛兆丰教授论述的那样,企业成本其实是由别人所决定的,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可谓是寸土寸金,在这里雇佣一个员工所需要支付的潜在成本是一个极其高昂的费用,除了企业需要支付的货币成本之外,员工的通勤成本、时间成本,以及企业的运营成本,这都是实打实的的成本。

小米还没上市的时候,由于运营资金都是来自于风险投资的金钱,相对而言使用起来的心理压力并不太大,而上市之后,用投资人的钱的小米,就必须要认识到自己所支出的每一分钱,都要成为财报上的数字,成为支撑自己股价的关键,所以对于上市之后的小米,如何能够保证财报数据的好看,这让承诺硬件利润不超过5%的小米来说,可谓是压力不小,这才是小米怕了的事情。

去年开始,二线城市抢人大战升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除了在购房、落户、创业等层面对人才提供优惠政策以外,对于企业的吸引力度同样不容忽视。2016 年,武汉光谷即推出了引进企业的优惠措施,《楚天都市报》曾报道,长飞光纤光缆股份三年累计节省所得税1.59亿元。

这样的诱惑力,即使是小米这样的上市巨头也都是难以忽视的事情,然而不仅是小米,无独有偶华为手机制造基地迁往东莞,中兴通讯生产基地迁往河源,都是这样的原因的。

对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四大一线城市来说,正如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先生说的,一个城市的发展潜力是由这个城市的企业以及企业家决定的,当一个城市由于居住、生活成本不断上升,从而赶走城市的企业的时候,城市未来的根基也就有可能动摇,这才是城市最危险的事情。当年伦敦正因为城市成本不断上升让企业不断迁移,城市的年轻人不断地被赶离城市,最终引发了严重的城市问题,这实在不能让人小觑。

小米跑了,下一个会轮到谁?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