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TCL业绩这么好却股价这么低?李东升的疑问该怎么解?

说起TCL相信大多数朋友都不会陌生,TCL是曾经中最重要的家电制造企业,最近TCL的掌门人李东升却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TCL各项经营指标都那么好但TCL的股价却这么低?这个问题到底该怎么解?

一、TCL的世纪之问?

2019年8月13日,TCL集团2019年半年度业绩交流会在深圳举行,李东生董事长管理团队分享集团经营情况。李东生表示,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分析一下,为什么TCL和同业比会低那么多?PE只有同业三分之一,分红率是同业三倍,各项经营指标都比同业优异。我就是想不到为何股价会那么低?如果大家知道,或者发现我们发展有任何问题,欢迎给我发邮件。

那么,TCL的业绩真的很好吗?从公开的数据来看,的确不错,8月12日晚间,TCL集团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这是TCL集团剥离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资产,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以来的首份半年报

2019年半年报显示,按照备考口径(注释:2019年4月,TCL集团正式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交割,TCL集团2019年上半年实际营收中包含被剥离业务在1~3月份的业绩,2018年上半年营收则包含了被剥离业务在2018年1~6月的业绩,两期数据不具可比性。为剔除被剥离业务的数据影响,TCL集团按照重组合并范围编制2019年上半年和2018年上半年财务报告),2019年上半年TCL集团营收为261亿元,同比增长23.94%,净利润为26.43亿元,同比增长69.92%。

目前,TCL集团的主要业务架构包括半导体显示材料和产业金融投资,其中半导体显示材料的业务主体主要包括TCL华星光电、华睿公司和聚华公司,产业金融与投资则主要包括TCL金服和TCL资本

据TCL集团CFOCOO杜娟的介绍,TCL集团的产业金融与投资,主要还是围绕着半导体显示业务进行投资,一来帮助上市公司产业布局,二来投资业务收益帮助平衡半导体显示产业的周期波动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TCL集团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收益达到3.68亿元,同比增长76%。

看到这个业绩的确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但是股价呢?根据启信宝的数据显示,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019年8月13日收盘的股价为3.23元,总市值437.7亿元,市盈率10.46倍,这么看的确不高。

二、李东升的疑问该怎么解答?

其实,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TCL集团可以说是资本市场的熟客了,从2004年TCL在深交所上市以来,TCL已经在资本市场沉浮了15年的时间,那么,对于资本市场这么熟悉的一家公司来说,其股价和市盈率其实就是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的判断,疑问也就可以从资本市场的判断来说。

首先,TCL到底应该和谁比?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大家对于TCL的印象基本上都来自于家电市场,所以如果在资本市场上随便找一个股民来问,TCL是什么公司?相信基本上所有人都会和你说,家电公司。问题就来了,如果我们把TCL作为一家做半导体企业来看的话,我们去看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板块就会发现,这个板块的企业的基本上股价都在十几元到三十几元之间,市盈率也至少在30以上,那么这么看TCL的确是有股价、市盈率都很低的问题。但是,我们如果换个角度看,我们拿出TCL的老竞争对手康佳作为参考系的话,就会发现8月13日深康佳A的股价为3.73元,市盈率为12.73倍,可以看到TCL和康佳基本上属于同样的水平,我们如果把香港上市的创维再拿出来看看的话,就会发现创维的股价为1.94港币市盈率为9.5。其实到这里大家也就一目了然了,对于TCL来说,资本市场依然没有把它当做新兴科技企业,而是作为传统家电企业来看待,因为TCL是做家电出名,所以这种约定俗成的印象已经在大多数人资本市场参与者当中形成了,其实股市就是一个选美的过程,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这样的,那么就会是这样。

其次,资产剥离之后的TCL依然没有改变大家的印象。2018年底,TCL集团公告称,将其直接持有的TCL实业100.00%股权、惠州家电100.00%股权、合肥家电100.00%股权、酷友科技55.00%股权、客音商务100.00%股权、TCL产业园100.00%股权、格创东智36.00%股权以及通过全资子公司TCL金控间接持有的简单汇75.00%股权、TCL照明电器间接持有的酷友科技1.50%股权合计按照47.6亿元的价格向TCL控股出售,TCL控股以人民币现金支付对价。其实,从这个时候开始,TCL已经不是大家熟悉的家电巨头,TCL集团在公告中指出,公司相关多元化经营转为聚焦半导体显示产业,并以产业牵引,发展产业金融投资业务

但是正如同最近最流行动画片《哪吒》中申公豹的那句经典台词“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搬动。”这句话放在TCL身上其实同样适用,因为TCL名字没有改变,所以投资者只会把TCL当做一个传统的家电制造企业,而不是新兴的高科技企业,更不是强大的金融企业,这就是经济学上的路径依赖,投资者其实都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特别是中国其实依然是一个投机氛围浓厚的散户市场,散户心中的成见往往比机构投资者更为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TCL想要改变自己形象实在是太难太难。

第三,半导体市场的不确定性。虽然半导体市场本身前景非常广阔,如果TCL把自己华星光电分拆的话,说不定都能在科创板注册上市,但是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半导体市场是一个具有巨大不确定性因素的市场,特别TCL的金融业务又都投资于TCL产业上下游的相关产业、新材料、医疗健康等行业有发展潜力的公司,以及新三板VIE回归和上市公司定向增发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这就导致TCL的前景出现了较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可以用半导体产业的代表企业京东方、奥维云网、LGD三星等知名企业为参照系,例如京东方,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为34.35亿元,同比下降54.61%。此外,奥维云网数据显示,LGD上半年净收入亏损35.7亿元,三星显示2019 Q1营业亏损32.33亿元。整个市场都不算好,所以虽然TCL有相对较好的概念和业绩表现,但覆巢之下无完卵,TCL未来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

综上所述,TCL的股价不高其实也是正常现象,能否真正改变TCL的形象,可能还需要TCL相当长时间的努力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

取消收藏
TCL  李东生  产业金融  投资  资本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