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八字诀:高、远、厚、实、勇、毅、坚、卓

“高”指有高深的见识。

曾国藩说:“凡办大事,以识为主,以才为辅。”

做事情,见识是首位的,才能还是次要的。曾国藩自己承认“乏才”,别人也评价他只是“中人之资”,但是这中人之资,却成就非凡之功,靠的是他高明的见识。

见识从哪里来?通过学习,不学习肯定无见识,所谓“人不学,不知‘道’”。

学习不外乎“读书”与“做事”,曾国藩认为“读书可以变化气质”,又要求子弟学习技艺,“磨练筋骨,困知勉行,操心危虑,而后可以增智慧而长见识。”

“远”是长远谋划的意思。

曾国藩说:“凡成大事,人谋居半,天意居半。”又说:“凡行公事,须深谋远虑。”

太平军刚开始壮大的时候,曾国藩就意识到绿营兵(国家的正规军)严重腐败,军纪败坏,根本不可用,所以他组建湘军时,在招募和训练方面有长远谋划,一直要等到军队成熟才出兵。

尽管皇帝一再催他出兵,而且被太平军围困的是自己的好友和恩师,曾国藩仍然坚持,以还需要训练为理由抗旨不从,为湘军成熟赢得了时间。

“厚”指厚道。

曾国藩说:“见得天下皆是坏人,不如见得天下皆是好人”

曾国藩在京城做官时,不少同乡会去找他,一旦找他,难免会是一些危急的事情,事情一旦危急,自然会有几分棘手。

曾国藩遵守他祖父的教导来应对,“钱则量力相助,办事则竭力经营”,钱财方面量力帮助,办事则尽全力。

曾国藩掌握大权时,难免身边有沽名钓誉的人,比如宣称对美女、对官位不动心的假道学,曾国藩也能容纳,给予礼遇。

“实”指诚实务实。

曾国藩说:“守笃实,戒机巧。”

他认为“一味浑厚,绝不发露”,乃是载福之道;坚决反对投机取巧,算计别人。

曾国藩最不喜欢经常空谈、发牢骚、怨天尤人的做法,提出“天下事在局外呐喊议论总是无益,必须亲身入局,才能有改变的希望”的原则。

曾国藩教导后人也是要学习实用的技能,而不是热衷于做官。

“勇”指勇往直前,绝不退缩。

曾国藩说:“凡人心之发,必一鼓作气,尽吾力之所能为。”

曾国藩一生多有挫折,也有灰心丧气的时候,因为吃败仗,一时激愤,想一死了事,但是始终没有退缩过。

他曾经说自己“死生早已置之度外,但求临死之际,寸心无可悔憾,斯为大幸”,正是这种精神使他在艰难的情况下坚持了下来。

“毅”指刚毅,或者是曾国藩的另一种说法“倔强”。

曾国藩说:“至于刚毅之气,决不可无。”

曾国藩在给三弟曾国荃的家书中又说,“至于倔强二字,却不可少”,认为功业文章,都需要有这两个字贯穿于其中,不然软弱无力,一事无成,孟子所说的“至刚”,孔子所说的“贞固”,就是从这两个字上下功夫。

有一次,曾国藩和一个幕僚聊天,谈到自己的几个部下气性大,幕僚说:“做事的人总有脾气,不然也做不成。”曾国藩表示赞成这个说法。

“坚”是坚忍的意思。

曾国藩说:“好汉打掉牙,和血吞,此二语是余平生咬牙立志之诀。”

坚忍的人从不叫苦,不是没有苦,而是有苦不言语,只往肚里吞。

每个人在漫长的人生旅途当中,都将遭遇到各种不顺心的事情。面对小人的无端攻击,面对事业或感情上的挫折,我们可以选择愤懑、恼怒,甚至绝望,也可以选择坚忍、迎难而上。不同的选择体现着不同的人生境界。

曾国藩年轻的时候,也是年轻气盛,面对别人的质疑和排挤,往往反唇相讥,显得很不成熟。

1857年初至1858年夏,曾国藩利用在家守丧的机会,全面总结过往人生,最终得出了“柔弱胜刚强”的结论。

自此以后,曾国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面对清廷的猜忌,同僚的排挤,属下的背叛,他不再愤世嫉俗,而是默默地选择“打掉牙,和血吞”,凭着超乎常人的韧劲渡过难关,最终取得胜利。

“卓”指卓然自立,有所为,有所不为。

曾国藩在给李元度的书信中说:“我辈办事,成败听之于天,毁誉听之于人,惟在己之规模气象,则我有可以自主者,亦曰不随众人之喜惧为喜惧耳。”

意思是我们这些人办事,成败只好听天由命,毁誉也随别人的便,只有自己处事的方法,靠自己来决定,也就是说,不随众人的喜惧而发生变化。

卓然自立,也就是本色做人,一个人最重要的是拥有坚强的信念与操守,并且坚持这样的原则,方能走得更远。

不为防范他人而丧失做人的乐趣,不为取悦他人而丢掉做人的风骨,不为名缰利锁而矫揉做作,仰不愧天,俯不怍人!

  • 作者:儒风大家
  • 来源:微信公众号|儒风大家(rufengdajia)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9+1
取消收藏
曾国藩  气质  意识  技能  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