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管理咨询之有效管理

企业管理是一种实践,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其唯一权威就是成就。”-- 彼得·德鲁克

管理释义、汗牛充栋。能为企业带来经济效益的管理,才是有效管理。有效管理是能够正确解读自己企业历史,有效及时的掌握企业现状,依据企业战略愿景合理配置资源,排除障碍,不断纠偏。通过组织协调,使成员的努力凝聚于正确方向,高效率、低消耗的实现投资者盈利愿景的组织实施过程。

管理者是一个靠成果赚薪水的职业,而不是靠学问和说教赚薪水的职业,管理者的价值只能靠真金白银利润才能证实。

管理是一条线,组织通过这条线将所有的岗位职能、及所有成员的努力方向串联在一起,使其按照组织目标协调一致的发挥作用。管理的作用体现在从整体成果出发,对各环节的方向把握、对过程了解、约束、引导和评估上。任何一种功能发挥不足或者发挥超常都有可能会造成整体畸形,从而反过来对企业发展形成反制作用。

管理者必须具备通盘考虑问题的能力,了解企业的最终利益所在,而不是仅仅擅长某些特殊技能。专才,可以成为专业职能的骨干,但未必都适合做高层管理者,因为他们中许多人不具备使组织各功能协调发挥作用的知识和能力。

在笔者三十余年的职业生涯中,尚未亲眼见过猝死的企业。最为常见的是:诸多问题在不断沉淀的过程中没有得到关注,致使负面因素潜移默化而形成习惯性趋势,尾大不掉,直到难以纠治的时候才被正视,但此时企业已病入膏肓,无力回天

简单复制别人的企业管理模式而不求甚解,一味沿袭既有的组织记忆行为模式长期不做改变,是失败企业的共同特征。组织记忆和行为习惯往往是由企业创建初期由引进的外来业务专才养成的,在企业具有了一定市场基础后,如果不能及时培养或引进管理人才,仍然延续创建初期的行为习惯而不知变通,抱残守缺,固步自封,则组织机能必将逐步退化。

由于生存竞争需要,一般企业在创建初期的高层管理者往往是销售专才,这本没有什么错,但这同时为企业埋下了不计成本,不顾自身条件过度追求市场销售,忽视效益的隐患,许多企业在经营效益江河日下的晚期仍然保留着这种致命隐患,这是所有濒危企业的通病。

有效企业管理是注重细节的管理,它不容许企业存在隐患。隐患是指那些发挥不足的组织功能,或足以导致企业系统性风险,危害企业健康,甚至危及其生存的那些习惯性、连续性的决策偏差和行为偏差。任何组织或个人都不可能不犯错误,但他们更不能无视错误和不纠正错误。企业必须纠正那些已经使自己陷入困境但却仍然被保留着的存在严重缺陷的习惯性行为模式。

“菩萨畏因,凡夫畏果。”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真正了解因果关系的菩萨所注重的是眼下行为,因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果报的善恶,取决于当下造作的善恶。而凡夫们所怕的是恶果,而不注重引起这些恶果的因。看上去很简单的一句话,其实却是菩萨与凡夫境界上的差别。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是当下正在做的是什么。

管理的高境界是谨慎决策,避免因决策不当而可能导致的不良后果,好的管理是保健而非急救,不是日复一日重复解决由过去的错误造成的麻烦,同时保留着当下的行为习惯,不断地为未来制造同样的麻烦。有效管理是将一切可能危及企业效益的动机和行为遏止于萌芽状态,从源头上根除麻烦的管理。

要管理好一家企业,首先要熟知企业的历史和现状、了解它曾经发生过什么及其与现实状况的联系,从中获得经验教训以指导当下和未来的实践;其次要了解你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企业现在正在发生些什么,正在发生的与你想要的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差距,根据经验和基本管理常识来分析它们对目标愿景的作用,判断在现有条件下,目前的做法是不是最好的。第三,需要掌握一套有效监控业务流技术手段,无须依赖部门下属汇报就可以方便快捷的了解正在发生的事并得出正确分析结果。了解那些最经济的可以高效率达成目标的方法,并据以对当下的业务流做出修正,及时为下属提供帮助或为其纠偏。了解了以上三方面的知识也就基本具备了管好一家中小企业能力。必须记住的是:管理是否真的有效,是要用真金白银利润来证明的。创造不出利润,哪怕你口吐莲花,也只是样子货而已。

了解自己其实并不容易,多数人并不真正的了解自己的企业,这可以在企业困境的成因分析中得到证实。任何细小的偏差都可能使最终结果产生巨大偏移。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事屡见不鲜。

只有强健的企业才配在商战中叱咤风云。企业的强大不单指体量的大小和资本的雄厚,而在于管理成就。瘫痪的巨人并不可怕。企业的力量在于组织对自身目标的理解和达成目标的凝聚力执行力,在于它的核心能力创新能力,而核心能力和创新能力正是有效管理的成果。

竞争必然导致价格战,只要有本钱,价格战人人都会。不计成本价格竞争是最不需要创意的低素质的玩法。依赖价格优势攻城略地的企业比比皆是,看上去来势汹汹,但这类企业多半不会是盈利的企业,市场的成果不等于企业的成果。

企业管理粗放的企业大体都会在成长过程中快速的积累各种负面因素,在几波攻势之后疲态尽显,因积淀的大量矛盾逐个引爆而一发不可收拾,败亡在攻城略地的路上。“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时过境迁,接下来的是精细化管理创新的新时代。

禅诗有云:“赵州八十尤行脚,只因心头未悄然。及至归来无一事,始知枉费草鞋钱。”外求与内索是企业发展的一体两面,对于多数企业而言,目前已到了反思自身的时候。过时的理念和方法已不适应于眼下的竞争环境,亟待改变。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