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不平等的国家,越是只能靠拼爹

这几天,大家的新闻关注点都在娱乐圈的那点事情上,小编作为热忱的吃瓜群众也是微博连连几日游。

但是这个事件不止带出了我们正义的“六大部门”,连同几个富二代公子都现身了,王公子生日“被上热搜”,还发微博大骂,让事件更是高潮迭起,看的小编更是精神十足。富二代们的加入,让事件发展更赚足人眼球,这样的现象,小编不由就想起了我们MBA智库百科的“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条目。

01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是由加拿大经济学迈尔斯·克拉克提出,它说明了这样一种社会经济现象: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具有较低的代际流动性—社会越不平等,个人的经济地位就越由其父母的地位决定, 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将该曲线命名为“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是源自著名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该小说讲述了美国底层人奋斗而最终梦灭的故事,象征“美国梦”的破灭。

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格里高利·克拉克曾专门研究过“富二代”现象。他发现,家族史的影响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而且其作用时间也持续更久。父亲很关键,但祖父、曾祖父同样很重要。事实上,可能要花上三五百年,才能使上流家庭与普通家庭的后代在收入上持平。

为了解决可靠数据不足的问题,克拉克选择从瑞典名门望族的罕见姓氏中收集信息,那是些非同寻常的17世纪贵族姓氏,以及18世纪某些有家学渊源的拉丁姓氏,比如像“林奈”,这在瑞典社会中非常稀有。克拉克发现,这些家族的子弟在今天的精英阶层中仍然占有很高比例。直至2011年,这些贵族姓氏的子孙仍频频出现在律师这样的高阶层队伍中,且出现的比例是普通姓氏的六倍。

克拉克通过查阅英国自1800年以来的人口普查记录,挑选出诸如巴扎尔格特、莱斯查莱斯这样的家族,并对他们各自家族中在像牛津剑桥这样顶级学府里学习过的后辈做了比较。按理来说,当今社会拥有广泛的平等机遇,父母在收入阶梯中的位置对儿女的影响应微不足道。结果却表明,这些罕见姓氏家族在1800年的财富社会地位仍然影响着今天的后代们。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阶层的收入不均现象日益加剧,收入较低的阶层对收入的悲观程度也随之增加。克鲁格曼认为,美国社会正趋于阶级化,其中一个突出特点是出身变得至关重要,来自社会底层的人几乎没有机会升入社会中产阶层,更不用说爬进上层社会。也就是说,个人出生时的阶级地位,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其未来的经济前景。

02

在美国,这条曲线更多地用来讨论“美国梦”的幻灭与否;在当代中国,或许论证了所谓的“屌丝逆袭”到头来或只是一场黄粱美梦。

 为什么越不平等的国家,越是只能靠拼爹

图像的横轴是以各国基尼系数表示的社会不公平程度,其中基尼系数越大,表示社会越不公平;纵轴为“代际收入弹性”,即父辈的收入水平对下一代收入水平的影响,该数值越大,表示收入的代际流动性越低,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从图中21个国家数据可以看出,“社会不公平程度”与“代际收入弹性”基本成正相关关系(一条直线),即一个国家的社会不公平程度越高,其“代际收入弹性”越高,代际流动性越低。

总结一下可以看出,这条向上倾斜的直线说明了这样一种社会经济现象: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具有较低的代际流动性——社会越不平等,个人的经济地位就越由其父母的地位决定,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最后,小编只是想说,这条曲线只是参考理解,如果越不平等的国家越是只能靠拼爹这样的事情谁能说个绝对!小编还是觉得,努力不确定有没有用,但不努力一定什么都没有。

如果你对“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有什么见解的,欢迎留言和小编一起讨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