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增速持续疲软战略价值趋弱,未来该如何避免边缘化

5月8日晚间,京东公布了2018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京东核心经营数据延续疲软态势。

京东营收同比增速33.1%,已连续四个季度走低,2017财年Q2、Q3、Q4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43.6%、39.2%、38.7%。经调整每ADS收益0.71元,低于市场预期的0.82元,而去年同期数值为0.92元;EBITDA为15.96亿人民币,比预期的19.13亿低17%。

利润方面,虽然京东宣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达到10.474亿元人民币,但比预期的12.96亿低19%,且同比下跌21%。

京东仍然回避直接公布GMV增速,根据测算,京东Q1的GMV增速为30.4%,而2017财年Q2、Q3、Q4分别为46%、32%、33%,连续四个季度走低。尤其自2017Q2以来,GMV增速显著下跌。而这一增速更明显低于京东主要竞争对手,体量比它大得多的天猫,后者稍早前公布的2018财年(2017年4月到2018年3月)全年实物GMV增速达45%。由此,京东市场份额也在走低,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Analysys易观日前发布的 《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1季度》,该季度京东市场份额下滑至25.3%,创下四个季度以来的新低,和天猫的差距扩大到近35个百分点。

2014年京东上市前,腾讯战略投资京东,成为了后者的第一大股东,虽然刘强东仍然通过AB股制度保持了对京东的控制权,但腾讯在京东的影响力却是不争的,外界普遍将京东作为腾讯在零售领域对抗阿里的关键棋子,而腾讯也乐于将对京东的投资,作为阐释自身“有所为有所不为”,“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战略的最佳例证。然而,京东在收入利润上持续疲软的表现,可能要让腾讯失望了。

腾讯入股京东后,京东获得了微信支付的九宫格入口。腾讯通过京东抢到一张电商门票,京东通过腾讯获取流量,然而马化腾和刘强东绝非像乌镇饭局推杯换盏那样的亲密无间。

对于腾讯而言,京东不过是电商领域的一枚棋子,而绝非腾讯在电商领域的唯一代言人。同样由腾讯投资的拼多多,依托微信的社交生态,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获得几何级数的爆炸式增长,据36氪今年3月爆料称,2018年开年两个月,拼多多的GMV已达到400亿,即使按照京东有注水的GMV口径,拼多多的体量已经达到京东的三分之一。而在拼多多持续快速增长的大背景下,同为所谓“腾讯系”企业,这两家电商在腾讯眼中的地位也在此消彼长。

腾讯至今仍不理解电商的本质,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就曾分析,腾讯对电商的理解是流量×转化率=GMV,而这一套流量逻辑在电商领域是无法成功的。正因为腾讯不擅长电商,把这个领域明确交给了“合作伙伴”,这就意味着被腾讯投资的电商企业没有谁能够得到腾讯的持续背书。在季报公布后的分析师会上,刘强东针对投资者关于拼多多是否挑战京东的问题时,解释称京东主要针对中产和拼多多的用户定位不同,这其实也间接反映一个事实,京东已不是腾讯在电商领域唯一的关键伙伴,至少在高度下沉的市场里,京东的地位已经弱化。

而对京东而言,腾讯也只是自己想要利用的资本伙伴。面对阿里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腾讯无疑是个好的“弹药提供者”,然而刘强东的野心却绝不仅仅在于做一个腾讯的棋子。从电商物流金融再到战略投资,京东绝不仅仅从腾讯引流,更想挖走腾讯流量的墙脚。从这个意义上说,腾讯和京东注定是“同床异梦”。

2017年上半年以来,京东的增长持续放缓,利润也不及外界预期,这已经让京东的“铁粉”怀疑其模式。曾在2010年投资以2.65亿美元投资京东成为后者战略股东高瓴资本,从2016年以来持续减持京东股票,截至2018年2月28日,高瓴资本终于退出了京东主要股东序列,这意味着高瓴对京东的持股比例已降到5%以下。高瓴资本自2005年起就投资腾讯,被视为腾讯重要的资本伙伴,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和刘强东同为人大校友,更是腾讯2014年投资京东的主要推手。当高瓴都在持续抛售京东之时,腾讯对增长陷入瓶颈的京东,恐怕也不会再有多大信心了。

而今,早已转型为中国最大投资机构的腾讯,对其已投企业态度变化之频仍,早已不是秘密。京东一度有腾讯第一小弟的地位,而现在美团似乎明显得到腾讯更多的垂青。腾讯的务实主义让被腾讯投资的每一家企业都不可能获得绝对的安全感,即使拼多多被普遍认为是微信电商生态的大赢家,黄峥也在回应媒体时直言“因为我死了腾讯不会死,腾讯有千千万万个儿子”。而京东在持续低迷的业绩表现下,恐怕只会越来越边缘。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