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腾大战”的实质:“流量霸权主义”的还魂

2018年的互联网领域快速发展的背后暗潮涌动,各类的“互黑”、“二选一”、“封杀”不绝于报端,关于各类传闻的心思也在网络平台铺天盖地。

近期,“头腾大战”等一系列互联网大事件,表面看无非是在争夺流量,但是其实是争夺的互联网最终“话语权”,也就是精英管理层抢夺网民权利让渡下的公共利益。个人观点未免浅薄,不足之处望批评指正,纯当抛砖引玉。

移动互联网再现“流量寡头

从2018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开始,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风波不断。先有“东兴局”的反阿里联盟,再有沃尔玛步步高腾讯系封杀支付宝的“二选一”大戏,然后是腾讯所谓封杀抖音之后引发的“头腾大战”。

看上去是企业面对进犯之敌在防御策略中的“战略防守”,可是在企业防御性战略中,针对模仿和类似技巧的竞争对手的方式简单的将就是在关键领域安排特定的职员或者加深在关键领域的核心能力,同时倾注公司资源资产以快速的再分配来应对整个市场的调整,从而使公司敏捷的应对竞争对手。

而通过资源的把控用户使用一定的规则和手段限制竞争对手在公众平台上的展现形式,造成用户使用和体验的差别。这就不仅仅是防守那么简单。

因认为对方利用技术手段屏蔽和拦截用户访问头条网,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将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腾讯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4000万元。6月1日,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其实仔细推敲这一连串的事件,可以发现这背后都藏着“腾讯”“垄断”、“封闭”这几个词。互联网领域接二连三的出现“封闭”、“垄断”官司,反映出来的事实可能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格局固化了,“流量寡头”开始出现,与“流量寡头”相对应的“流量霸权”确立。

“流量霸权”思维下的俢昔底德陷阱

在互联网世界里,每一个人都是“艺术家”,可是互联网领域能够牵引用户的除了文字就是语音,还有一个就是视频和直播。

而文字和语音以及直播的形式,传统的电视、报纸杂志以及广播等渠道的人员已经通过几十年的经历,积淀一定的基础,如今活跃在新媒体自媒体领域的“意见领袖”其背景都脱离不了传统媒体的印记,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传统媒体中不太安分的因子。至于短视频,这个新兴的领域,大家都是陌生的,就看谁是其中最会“玩”的。所以机会就在这里。

个别媒体分析认为,抖音的火热第一,当我们刚进入抖音之后,非常震撼的视频流映入我们的眼帘,这也是抖音今天能成功的原因之一,算法会把一些热门的视频推荐给用户,在第一时间抓住用户的眼球;第二、大量明星和企业都入驻抖音,变成一个新的商业战场。既能带来收入,也能吸引用户;第三,就是部分网红入驻,直接带了大量用户,如冯提莫。

随着四月份抖音的爆红,让头条感受到了巨大流量带来的震撼的同时,也让流量寡头腾讯感受到了威胁。而在此之前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东兴局”上,头条的CEO张一鸣也在坐中,因此当时头条也被外界视为腾讯系。然而,一旦涉及到腾讯流量的大本营后——内容领域后,身为流量寡头的腾讯的霸权思维便开始作祟,挑战者和守成者间的“俢昔底德陷阱”爆发了。这也是外界认为“头腾大战”是“3Q大战”在移动互联时代的翻版。

平台精英掌控网民权利的让渡”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就是“流量寡头”腾讯的家天下时代。腾讯凭微信QQ掌握了整个中国互联网流量的总阀门,这种局面下百度已经掉队,阿里这样看起来同样体型巨大的互联网巨头也只能用尽各种办法想从腾讯手中抠得一些流量,当然也难逃被封杀的命运,之前有支付宝被 “二选一”,近期淘口令在微信中也被封杀。 凭借“流量 资本”,中国互联网的大半壁江山都在腾讯手中。今天的巨头们嘴上口口声声都在喊着开放,行动上却总是不经意的走向垄断和霸权。某种程度上互联网的流量是一种公共资源,掌握在这些大平台手上时,就需要社会权力让渡,把权力关进笼子,放弃霸权思维。

当前几大平台相互扯皮的资本就是“流量”,不过流量是一个数字记录,这个记录确是每个网民的ID和时间的印记,也就是说,平台之所以能从容的面对竞争对手,做出任何举动,都是网民权利的让渡。

虽然互联网开放性让网民突破区域限制形成扁平化的参与,而网民文化水平和认知等却局限了参与度,网络平台利用技术手段在信息传达等方面制约和阻碍着网民的参与,某些时候,也会引导网民在多元化选择的路径的边缘,按照既定的设计模式前行。犹如进入游戏一样被操控。最能参与的就是那些平台的权利精英们,因为他们占据了互联网某一些领域的主导地位,这是极其危险的信号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