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与生活息息相关的经济现象,你知道几个?

经济,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样,它产生的现象也各种各样,今天,小编就想挑出几个和大家介绍分享。

1.渡边太太

渡边太太是指以借贷利率低的日元,兑换成外币后向海外高利资产投资的日本主妇。她们参与投机性极强的外汇保证金交易,会拆入低息日元,投资高收益率外债券或外汇存款,套取利差收益

20世纪90年代末的金融危机后,日本国内长期执行超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这一政策促使许多原本靠银行利息理财的日本家庭主妇,不得不考虑其他理财策略,其中一个看似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手里的钱换成外国货币,存到利息较高的外国银行里去。从那时起,日本的太太们就开始炒起外汇来。

随着21世纪的到来,东京外汇保证金市场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上午明明正处于某种市场行情中,但到中午突然进入拐点,大量资金同时进入或抽出,将下午的市场搅成一团乱麻。

经过一番调查,工作人员发现,是家庭主妇们忙活完上午的家务,吃了午饭,各自到最近的网点办理外汇业务。因为日本主妇的生活极其有规律,全国几百万家庭主妇不约而同地一起出动,造就了这一奇特现象。深入调查后才发现,这些家庭主妇已经占据日本外汇保证金市场近三分之一的成交量,已形成一支具有强大金融影响力的“太太军团”。

当时,日美利差曾在较长时间稳定在5%,日元与澳元利差在2007年8月一度达到6%,再加上日元贬值投资收益相当可观。日本主妇们喜欢卖出手中的日元,买进银行利息较高的澳元或新西兰元,并存入当地银行。新西兰人发现日本人账户中有许多姓“Watanabe”(渡边,日本四大姓氏之一)的,就称呼这些外汇市场上的日本主妇为“渡边太太”(Mrs Watanabe)。

由于日本妇女掌握着家庭理财权力,而且在日本,丈夫的工资往往是直接打到妻子的卡上,“渡边太太”成为了日本独特的现象。2007年,“渡边太太”大量抛售日元,买进他国货币行为,甚至成为当时日元持续走低的重要原因,这一绰号也随之名扬全球。战绩卓越的“渡边太太”鸟居万友美通过炒外汇,每月赚取100万日元(100日元约合1.15美元),投资回报率达200%,她还著有《炒汇王——卖在最高点》一书,激励同样需要照看孩子、忙家务的主妇积极投资

2.白银星期四

白银星期四是一起于1980年3月27日星期四发生在白银商品市场上的事件。当时价的大幅下跌引起了市场恐慌。

德克萨斯石油巨头H·L·亨特之子,尼尔森·B·亨特和威廉·H·亨特兄弟二人曾在1973年试图操纵白银市场,但无功而返。1979年,兄弟二人再次尝试,购入了约占世界白银总供应量三分之一(除去政府储备)的白银。受之影响,白银价格在当年从每盎司6.00美元(每克0.193美元)急升至每盎司48.70美元(每克1.566美元),涨幅高达712%。其他白银买家的业务因此受到了严重阻滞,蒂凡尼珠宝公司甚至专门在纽约时报上刊出整页广告,不具名的谴责兄弟二人“良心泯灭”。

到了1980年1月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出台了“白银规则7号”应对兄弟二人的囤积行为。这项新规定专门针对金融杠杆而制,大幅限制了使用保证金购买商品的做法。银价其后在短短四天内下跌超过50%,由于亨特兄弟是通过大量借贷满足购买白银的资金需求,两人此时已经无力偿还债务,从而引起了市场恐慌。

亨特兄弟此前已经通过包括Bache Halsey Stuart Shields(今日的培基证券)在内的多家经纪公司购买了大量白银期货。当银价跌破低保证金要求时,几家公司要求亨特兄弟追加一亿三千五百万美元的保证金。亨特兄弟手头已无足够资产满足要求,同时二人还面临着超过十七亿美元的可能损失。最终二人未能在1980年3月26日星期三的期限前提交保证金。消息金融、商品与期货市场上造成了恐慌。许多政府官员担心若亨特兄弟不能偿还债务,多家华尔街投资公司银行可能会瓦解。

为了挽回这一局面,数间美国银行联合向亨特兄弟提供了十一亿美元的信用额度以助其偿还对Bache投资的债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不久后对亨特兄弟发起调查,发现两人隐瞒了持有Bache投资6.5%股份的事实。

亨特家族虽在此事中损失过十亿美元,但保住了家族财富。他们将大部分资产抵押给了提供援助贷款的银行。不过,亨特家族的估值在1980年代持续下降:1980年家族估值约在五十亿美元,而到了1988年这一数值已经跌至十亿美元以下。

1988年,亨特兄弟二人在民事诉讼中被裁定需要对操纵白银市场行为负责。并被勒令向一间在此事件中遭遇巨大损失的秘鲁矿业公司支付一亿三千四百万的赔偿。兄弟二人就此宣布破产

3.奥林匹克景气

奥林匹克景气是指日本1962年11月至1964年10月由于夏季奥运会的举办而带来的经济高速发展。

196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东京举办。奥运会使日本大大加快了交通运输网络和体育设施的建设,交通网将东京首都圈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东海道新干线和首都高速道路都在这一时期建成。体育设施方面,国立竞技场和日本武道馆等作为比赛场馆建起。许多民众也为了收看奥运比赛而购买了电视机。房地产市场因为奥运蓬勃发展。

日本为了东京奥运的直接场馆投资为295亿日元;而间接投资公路、地下铁等交通建设、上下水道铺建等)则达9,600亿日元。

奥运过后,基础设施建设停滞,建筑业萧条,电视机等生活用品的需求也饱和,到1964年底,日本经济开始出现短暂的不景气证券萧条或昭和40年萧条),一些大企业倒闭

4.恶名市场

所谓的恶名市场是美国用来形容那些存在大规模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海外网站和实体市场。“恶名市场”名单由国际知识产权联盟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起,自2006年开始每年发布年度名单。

“恶名市场”名单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目的是为了协助有关机构加大力度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从2011年2月首份恶名市场名单发布至今(2016年),百度淘宝搜狗迅雷、狗狗搜索、腾讯拍拍网等都曾不幸入选。

从打击侵犯知识产权、保护消费者利益的角度看,恶名市场名单有一定的价值。不过,因为这份名单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站在美国相关法律和执法环境的立场、单方面所发布的,因此并没有在其他国家得到足够的认可。

2011年12月,新华社就曾发表评论,认为美国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名展开所谓“维权”行动,以“美国标准”单方面发布“恶名市场”名单,有失公允。事实上,中国公司在这份”恶名市场“名单上的比重着实不小。

5.饿死野兽

饿死野兽是美国保守主义者的一项财政手段,目的在于通过削减税收来剥夺政府收入,刻意造成财政预算危机,意图减少联邦政府支出(而非恢复税收水平)。这种手段短中期的效果,增加了美国国债而非减少开支

“野兽”一词是指美国政府和投资项目,特别是社会项目福利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公立学校;通常与军费,执法或监狱的开支无关。

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政府的减税与赤字开支则是企图“饿死野兽”。 布什在2001年说“我们计划减税,这对于财政刺激十分重要,外加限制社会保障(紧急情况除外)。这会对国会造成财政紧缩。它利于纳税人,若你还在担忧一个在过去八年里都保持增长的联邦政府,这无疑是一个正面消息。”奥巴马总统延续了减税政策,对此,奥巴马声称是与国会共和党的“妥协”。

1978年7月14日,经济学家艾伦·格林斯潘给美国财政委员会的证词:“让我们记住,减税计划,在目前环境下的基本意图,是通过限制可用税收的总额来抑制支出增长的势头,并且希望这将对赤字开支有所政策性限制。”

当选之前,当时的总统候选人罗纳德·里根,在1980年美国总统竞选辩论时预示了这个策略,说:“约翰·安德森说,首先我们得减少支出,我们才可以减少税收。那好,如果你有了一个奢侈的孩子,你可以随你所愿来训斥他的铺张浪费。或者你也可以减少他的零用钱,并且这样达成目的快得多。”这种比喻过分简单,无法解释没有近中期借贷限制的孩子的花费。

意指政治中的财政手段(而非它概念上的假设),“饿死野兽”一词最早出现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记者在此引用了一个不透露姓名的里根成员政治活动家格罗弗·诺奎斯特撰写了一个宣言,由279位参议员和众议员签署,名叫"纳税人保护承诺"。本宣言声明,在任何情况下,对于对任何人的税收增加,签署人均不会投赞成票。一些未签署的人视之为对共同商议财政以造福国家的绊脚石。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