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不理和同仁堂竟是一家人?天津同仁堂IPO:老字号之间的恩怨情仇

今年上半年,一家名为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监会提交了招股书,但同仁堂不是早就上市了吗?仔细一看,1997年上市的是北京同仁堂(600085.SH),和天津同仁堂是完全不同的两家企业。据了解,除了天津同仁堂外,还有南京同仁堂、台湾同仁堂、成都同仁堂,这些同仁堂和北京同仁堂又有什么关系呢?

同仁堂的恩怨纠葛

老字号是数百年竞争中留下的极品,经历了艰苦奋斗的发家史而最终统领一行,其强大的品牌背书代表着极高的社会声望。

同仁堂是闻名遐迩的老字号,创始人为乐氏家族第四代——乐显扬,其祖辈为针药独特、治病求速效的游方郎中,乐显扬进入清太医院为官,接触太医院的许多宝贵的医书和清室秘方后,结合祖传医术创办了同仁堂,同仁堂牌匾落款是康熙八年(1669)。

其子乐凤鸣接过同仁堂招牌后,将店面迁至北京前门外大栅栏路南现址(1702)。乐凤鸣精通医药,提出“遵肘后、辨地产,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力”。此时同仁堂名声大振,被皇帝钦定为御药房的供奉(1723年),独办官药,直至清朝被辛亥革命推翻,历经八朝188年。

经过乐家几代人的苦心经营,同仁堂凭宫廷御药供奉殊荣受到同行尊敬,但发展过程也经历很多波折和坎坷。

同仁堂要按宫廷需求自筹资金采购药材,面临承担药材涨价、垫付货款等问题,逐渐造成资金周转不灵,资不抵债。随后一场大火让同仁堂陷入困境,外强中干的同仁堂由官方出面招商接办,接办人使用乐家老铺招牌,乐家以铺东名义收2分红利。

这时,乐家姻亲张家—张益堂出面接办,形成乐家铺东,张家药商的局面。但面临尚无法扭转亏损局面,同仁堂的当家乐家十世祖乐平泉不得不对外招股,张益堂入股乐家老铺,开始统领经营、分管制药。

道光二十三年,乐平泉成功地将同仁堂收回自营,结束乐家招牌外姓经营的局面,同仁堂成为北京药业会首,一时鼎盛无二。老乐家为了防止假冒,一直不开分店。

同时,张益堂从北京同仁堂赎股后,便到天津另立门户,经营“张家药铺”,是北京同仁堂在天津的代理商。1852年,张益堂将自家“张家药铺”更名为天津同仁堂。

乐平泉育有四子:孟繁、仲繁、叔繁、季繁,是电视剧《大宅门》里四大房的原型,乐氏四房管理北京同仁堂直至解放初期。随着时代发展以及乐家人口日繁,各支相继在外开办药铺,但只能用“乐家老铺”招牌,不能用“同仁堂”店名,乐家铺遍地开花,合计约三四十家。

民国期间,北京同仁堂和天津同仁堂打了官司,投诉天津同仁堂侵权。但因张益堂是乐家女婿的原因,判决天津同仁堂只能使用“天津同仁堂合记”名称(合记即股份公司),不能再销售北京同仁堂的药,也不能使用北京同仁堂的商标,时至今日天津同仁堂没有与北京同仁堂相同的药品,其商标也为“太阳”、“红花”等。

1956年,天津同仁堂走上公私合营之路,按照国家对民族工商业的赎买政策,张家可领取股息。此后,天津同仁堂更名“天津市第四中药厂”。1988年,“天津市第四中药厂”想恢复名号,遭到北京同仁堂反对,但当时工商局只保护商标不保护字号,天津同仁堂恢复了名号。

建国后,乐家十三代传人乐松生留京担任同仁堂掌门人,随后根正苗红的北京同仁堂收归国营,也就是1997 年登陆上交所的北京同仁堂。北京同仁堂以祖传秘方为基础,研制了几十种世界名药,许多外国人远涉重洋到北京大栅栏购买。如能使病人起死回生的急救药“安宫牛黄丸”,还有牛黄清心丸、大活络丹、六位地黄丸等。

如今,除了赫赫有名的北京同仁堂和此次IPO的主角天津同仁堂外,民间还有三家同仁堂:南京同仁堂、台湾同仁堂、成都同仁堂。南京同仁堂,是乐家十三代乐笃周,受命筹备北京同仁堂南京分号,是同仁堂唯一一家正宗分号,与北京同仁堂共承祖业;台湾同仁堂,是乐家十三代传人乐崇辉南迁台湾后,私自开办的同仁堂;至于成都同仁堂,原名“陈同仁堂老铺”,其创始人陈发光曾在成都挑担贩卖膏药丹丸,和北京同仁堂名号相似“纯属巧合”。

不过北京同仁堂、天津同仁堂虽都是老字号,却同名不同命,如今两者规模已经不在一个量级。2015-2017年,天津同仁堂的营收为5.15亿元、5.77亿元、6.2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4亿元、0.63亿元、1.14亿元。而北京同仁堂同期营收分别为109亿元、121亿元、13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75亿元、9.33亿元、10.02亿元。

其实,无论是北京同仁堂的名正言顺,还是天津同仁堂的女婿分羹,发展至今,这些“老字号”都已具备现代企业特征,和家族的关系也越来越远,甚至分道扬镳。

天津老字号收割机

如今,天津同仁堂已经和张益堂一系已经毫无关联,它的实控人是张彦森。 张彦森曾是天天“头顶地”练功的杂技演员,90年代开过餐饮公司

张彦森利用国企改制的机会,张彦森家族逐步拿下天津同仁堂控股权,又将天津市另外两家老字号——宏仁堂与狗不理,悉数收入囊中,是当之无愧的天津老字号收割机。

2002年,天津同仁堂历经了8次股权转让,在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转让过程中,国有股东全部退出。取而代之的是张彦森家族(60%)和第二大股东民营药企天士力控股集团旗下的产业基金天士力投资

随后,乐家老铺(北京同仁堂)第13代传人乐笃周创立的宏仁堂”老字号,当时的“天津市第五中药厂”也进行了改制,天津同仁堂在2005年收购了这家药企老字号,是其第一大股东(51%)。

2005年,收归国有的“天津三绝”之一狗不理,在机制资金人才上都出现了“瓶颈”,欠着8000万的企业负债,故挂牌出让。经过一百多轮拍卖,天津同仁堂以1.06亿元的价格买走了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国有资产产权

每10人中有1人患病,毛利率超高

尽管规模上不如北京同仁堂,但是天津同仁堂也是一家很赚钱的企业

天津同仁堂主要生产销售中成药,拥有 114 个药品生产批准文号,包括 22 项独家品种, 34 种药品被列入国家医保目录。但其目前主要收入来源于三种产品,肾炎康复片、血府逐瘀胶囊、脉管复康片,三种药品均具有较大市场前景

肾炎康复片主要预防和治疗早期糖尿病肾病,医学专刊《柳叶》杂志发表调查表明,我国慢性肾脏病患病率达 10.80%,知晓率仅为 12.50%,也就是说,每10个人中有1人就患有慢性肾脏病。

血府逐瘀胶囊主要针对心脑血管疾病,根据《 2016 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统计,脑血管病高居 2015 年城市居民死亡病因的第三位。

脉管复康片主要针对周围血管疾病,《2015 年版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诊治指南》70 岁以上人群的发病率在 15%~20%。

而这三大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均在85%左右。

狗不理和同仁堂竟是一家人?天津同仁堂IPO:老字号之间的恩怨情仇

这么高的毛利率主要是由于产品生产成本很低。

以肾炎康复片为例,每盒生产成本仅为2.83元,该产品每盒为45片,也就是说一片药的成本仅为0.063元, 而其中的中药原材料仅为0.035元,就是不到4分钱。

狗不理和同仁堂竟是一家人?天津同仁堂IPO:老字号之间的恩怨情仇

但是根据招股书,2017年肾炎康复片销量为59,509.09万片,销售额25,191.69万元,通过简单除法计算可以得出,天津同仁堂对外销售价格为每片0.423元,相对于原材料成本翻了12倍。

但是根据某知名购网站,X东大药房数据,同仁堂肾炎康复片 0.48*45片每盒售价30元,即每片售价0.667元。到了消费者手里这药相对于原材料已经涨了约19倍。

狗不理和同仁堂竟是一家人?天津同仁堂IPO:老字号之间的恩怨情仇

天津同仁堂主要以经销为主,招股书显示,经销收入销售收入比重高达99 %以上。

从整个产业链来看,对于一片中成药终端售价,中药材厂分5%~10%,中成药分55%~60%,经销商和药店分35%~40%,可见天津同仁堂的话语权还是很高的,一方面由于老字号品牌影响力导致其不至于对销售终端渠道有过多依赖,同时中成药厂掌握着核心的独特配方和炮制工艺,影响药品的主要疗效,技术附加值高。

销售费用占一半收入

狗不理和同仁堂竟是一家人?天津同仁堂IPO:老字号之间的恩怨情仇

报告期内,该公司的销售费用为2.6亿元、2.7亿元、2.8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0.79%、47.46%、45.05%,约占一半销售收入。而同期的研发费用仅占3%~4%,在2000万元左右波动。

公司销售费用主要包括推广费、差旅费职工薪酬广告费等,其中推广费金额较大,占销售费用比例超过 70%。还曾在天津广播电视台、济南电视台发布关于公司风湿寒痛片(非处方药)的电视广告

2012年开始,狗不理食品曾先后两次冲击A股,在狗不理冲击 A股失败后,2016年,狗不理食品正式挂牌新三板,同时挂牌的还有天津同仁堂。如今天津同仁堂意欲冲击主板,这一次是否能如愿呢?

【原文标题为《巨赚!每10人就有1人患病,一片药翻19倍卖,狗不理和同仁堂竟是一家人!》,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如需转载请自行联系作者,谢谢合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