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2016跨年演讲回顾:我一直试图找一个词形容创业者的处境

2016年的最后一天,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在深圳湾春茧体育场如约举行。

罗振宇以22号台风海马为例,引出了2016年发生了太多的神转折,而我们并不知道一系列事情,到最后到底是好是坏。在罗振宇眼中,现场1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来听他的演讲,“是在时间的长河当中给自己找一个时间的标识,这是你们独特的跨年的方式。”

他归纳了2016年三大黑天鹅事件

3月15日,AlphaGO击败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李世石;

6月24日,英国举行全民公投,决定脱出欧盟

11月9号,一个谁都不会相信他当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紧接着,罗振宇开始谈论“创业者关心的那些事情”,他首先从马云马化腾今年的发展,驳斥了5月初“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中国经济将且走出一个“L”型”言论。罗振宇从市场细分资产、人三方面阐述,认为“很多人因为宏观环境不确定,感到茫然失措,但是有一类人绝对不会,那就是我们的创业者。”他说:“创业者的世界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叫待解决的问题,一个叫正在尝试的方法。这两个东西合起来就是一个词,叫“机会”。甭管环境怎么样,创业者总是在找机会。”罗振宇在演讲中,以自己的观点重新定义了“创业者”:“创业者不是指那些拥有一家公司,融了资,准备上市的人叫创业者。我觉得符合三个条件都叫创业者,只要他试图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认知,达成更新式的协作,开拓人类文明的新边疆,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所有这样的人,不管他是一个打工者,还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也不管他是为了公司在打拼,还是为了他个人在奋斗,这样的人我们都称之为叫创业者。我一直试图找一个词来形容创业者的这种处境,后来我想,也许我们小时候听过的那个故事最合适,这个故事我们都快忘了,叫“小马过河”。小马过河的处境就是,你不用听老水牛的,你也不用听小松鼠的,他们的情况跟你不一样,他们在那条河里是浮是沉,是成是败,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你问王健林,王健林先让你挣1个亿,这经验对你有毛用?”

罗振宇认为,创业者吃瓜群众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用一颗吃瓜群众的心,其实我们也都难免,在关心着一切消息。但是我们身为一个创业者,我们心里知道,好也罢、坏也罢,它只是我的含量,我的任务很简单,适应环境,找到机会,然后活下来。”对于当前四大创业投资方向:消费升级内容创业普惠金融虚拟现实,罗振宇认为所谓黑天鹅,就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一提出来之后,每一个创业者都觉得有一次财富自由的机会,大家都可以当风口里的猪,结果迎来了资本寒冬。”同时也表示,“当黑天鹅起飞的时候,所有的战场格局、地形、河流、山川全部在发生变化。我们今天给大家提供的第一个答案是,有一个战场,全新的战场正在摆开,叫时间战场。”

针对2016年起飞的五只黑天鹅——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税和共同体危机,罗振宇展开了具体的叙述,以下为关于“五只黑天鹅”的部分演讲内容

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战场

2016年对我来说,有一个时刻特别震撼,那一天我看到了一句话,这句话是万维钢老师说的,后来我找他要这句话的精确表述,他给了我这么一个公式,估计都看不懂,我把它翻译成人话,“以有限的时间除以无限的信息,结果是零。”一条信息在未来的互联网的世界里,它能传播出去的命运基本上趋向于传播不出去。这件事情特别残酷,为什么?因为和我们原来对互联网的认知完全不一样。原来我们觉得,互联网来了,最大的便利就是让每个普通人拥有了传播信息的便利啊,一个人发一条微博,结果就天下皆知,一个人做一场演讲,没准手机就卖得特别好,我们老罗家就特别擅长干这件事。但是2016年我们发现,这一招不对,每个人都缺流量,为什么?因为一个人只有24个小时,每天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通过手机或者互联网工具,去关注其他的世界。时间是一个固定的池子。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是一个战场。

任何一个人想通过做内容、想通过秀自己,再来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迹,这件事情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难。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临的时候,许下给我们一个假象,好像世界无穷大,几年运行下来,结果就是,就这么点儿大。这要成为我们观察下一个阶段商业的一个全新的角度,首先时间会变成终极战场。什么意思?就是所有的行业,不管是电影、游戏、休闲、度假,还是什么直播,还是什么新近兴起的短视频,不要以为还有什么行业的壁垒,每一个行业都是在这个时间战场当中要自己的一杯羹。现在所有的新兴产业本质上就是既要你的钱,还要你的命。什么意思?就是还要获取你生命当中的一段时间。一个咖啡馆和一个出版社,一个度假酒店和一个游戏,本质上它们都是竞争对手

每一个行业都知道,消费者为你支付的不仅仅是钱,还有时间。

未来,在时间这个战场上,有两门生意会特别值钱:第一,就是帮别人省时间。第二,就是帮别人把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在那些美好的事上。

第二只黑天鹅:服务升级

现在商业界摸索出来的办法无非是两类。第一类叫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第二类就是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优化他的时间。

有这么一句话,技术当然没有价值观,但是技术可以实现一个价值观。这个世界其实道理不是一边说了就算的,有无数种对立的价值,在我们的人生中都会起作用,就像我们会同时承受父爱和母爱,就像我们的价值观当中同时会追求自由派和保守派,就像我们的天性当中既要追逐舒适又要去追逐刺激,这是一样一样的东西。所以,在刚才我们说的成瘾性设计在谋夺你的时间的同时,还有另外一种商业价值,我坚信它在这个世界上存在,那就是给你有价值的东西。这好像是一句片汤话,一句政治正确的话。但是我觉得,这句话的价值会放得越来越大。

我们来看一个人叫乔布斯。他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至今我们怀念他。可是扪心自问,我们怀念他什么呢?其实你不觉得吗?我们有一种受虐的情节,我们怀念他对我们的粗暴。他公然说,消费者不知道我们要什么,我们做出来了,拿给他看,他们就知道他们要什么了。太不尊重我们的需求了!但是,在乔布斯身上,其实我们感知到了一种东西,这个东西我说出来大家可能会不承认,但是我心里有,在乔布斯身上,我感知到了一种叫父爱的东西。他站得高,他像山一样那么高,他看到了远方,他知道什么东西好。然后他一转头对我说,孩子,把你手中的那个破玩意兒给我丢了,爹告诉你什么是好东西。这个世界在呼唤这种粗暴的态度

过去三十多年,中国所有的企业,我们所熟悉的前提是什么?是匮乏。所以我们假定,企业干好三件事就可以了,第一,你的产能不够大,你能生产出更多的东西。第二,你的品质管控不够好,你的产品服务质量是过硬的。第三,你把价格给我降下来。我们以为这样的企业就是好企业。真的吗?匮乏到丰裕时间,中国人用三十年左右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们现在更需要创业者,或者说未来的伟大企业是,你告诉我我需要什么。

在一个消费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世界里创业,这是2017年的大机会,2017年你等着瞧,一定会出现这样的企业。它们不会以低价来诱惑市场,因此可以轻松地盈利。他们提供你原来用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营销难题。他们不相信什么认知盈余共享经济。扯!好东西、好服务,就应该挣钱,凭什么免费分享?专业人员在专业分工中提供专业的服务,其中的佼佼者应该获得有尊严的收入和满意的利润

第三只黑天鹅,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在2016年的时候,几乎在硅谷的所有大公司,什么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全部投入重兵,不管这些公司的主营业务有多么不一样,大家都押注在人工智能上。

作为一个文科生,说实话面对这样的课题,我本来是选择躲的。但是2016年既然要做跨年演讲,这个话题无论如何也躲不过,所以我从年中开始就访问遍了我能找到的人工智能专家

人工智能是什么?作为一个文科生,我有一点优势,就是如果我稍微听懂了一点,我会用人话把它说出来,这就是下面我要干的事情。人工智能和我们通常理解的不太一样。

我简单说这么几点:第一点,人工智能,它不是复制人类,不是,它跟人一点都不一样,它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存在。我们人的思维方式是什么?我们人的思维方式总是想尽可能去简化,为什么?因为我们太脆弱,我们用的是这个肉脑袋。虽然有的人是脑黄金,有的人是肉丸子,但是本质上我们都在运行一个肉身的东西。人工智能是一个机器,机器和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它精力无限。

第二,2016年大量的人工智能的领先公司正在把自己的基础设施、把自己辛苦研发出来的算法向社会公众免费公开,随便用。为什么?就是我刚才讲的,数据才重要,算法不重要了,所以你们随便用,只要把数据留在我这儿就OK了,这是大公司的算法。

人工智能其实还有第三个误解,很多人觉得人工智能还是人的延伸,是一次过去意义上的技术革命,其实真的不是,人工智能是人的替代,这个趋势是前所未有的。所谓人的延伸,是过去一万多年技术史的常态,弓箭是我们手的延伸,车轮是我们腿的延伸,电视、广播是我们耳目的延伸,互联网是我们人脑的延伸,我们人类不断地通过技术扩大我们的世界和能力

但是人工智能这一轮,好象有点不一样。吴伯凡老师告诉我一个洞察,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就是你看谷歌逻辑,谷歌最开始的逻辑是什么?就是延伸,给你更大的世界。谷歌的名字其实就是这个字,就是1后面100个0,这个数字就是谷歌,但是后面拼错了。谷歌是试图把世界更丰富、更多元、更广阔的塞给我们的用户

世界正在发生这种分裂,谁都搞不懂谁,都觉得别人的行为方式很古怪,这个世界正在飞速地脱离我们的掌握,一地鸡毛,千奇百怪。互联网刚刚起来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假设的认知,叫世界是平的

什么意思?万千世界,都像一颗鸡蛋一样打在晚里,我们拿互联网这根筷子搅啊搅啊,越搅就越匀,但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们蓦然回首,陡然发现,世界哪是平的?世界是碎的,碎得你根本不知道另外一个颗粒里的人在搞什么鬼东西。 人们互不理解、互不认同、甚至互相不知道,这才是现在的真相。

第四只黑天鹅:认知税

我们人性的一万的深处深不见底,你别觉得自己了解自己,也别觉得自己了解大众

世界在分裂,这是个趋势,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力挽狂澜,这是我们一代人的宿命,因为我们在从实体世界迁移到虚拟世界,那是一个可以拉黑的世界。所以,对我们创业者商人来讲,有一个判断至关重要,叫这个世界最值钱的东西是啥,是所有能够达成共识的东西。只要能够达成共识,它就是支离破碎世界的力量,它就在商业上变得价值连城。

我们想法不一样、职业不一样,目标不一样,但是我们人人都认得范冰冰,你说范冰冰不值钱?治愈这个世界的破碎,这就是值钱的商业价值

就是共识极其珍贵。共识极其珍贵之后,这就像地皮一样,只有那么多,所以谁圈住了一小块共识,就相当于圈住了一块地皮,然后再说。特朗普房地产商人,他玩政治逻辑就是房地产商人的逻辑,先把地圈下来再说。你可能会说,给小鲜肉那么多钱,给广告商那么多钱,这不是很悲摧吗?

对,这一代商人没办法,我们必须交,缴纳共同认知税。这是第四只黑天鹅,什么意思?就是我刚才讲的,你的任何商业、任何创意项目,就像房地产一样,你不仅要支付砖头瓦块的成本,你还要交一笔地价,那才是决定你成本的根本因素。

现在所有的创业者也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交这笔认知税,第二个选择,就是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这牵扯到我们对商业本质的理解,其实商业就是认知。

过去我们认为,认知源于事实,但是认知现在本身就是一个事实,它不是我们从事实当中抽取的,它就是我们必须和它打交道的那些实体的存在,它就是事实。

第五只黑天鹅:共同体危机

当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道理,在我们身边杂存的时候,你会发现,第五只黑天鹅正在起飞,叫共同体危机。过去人类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强韧的纽带形成的共同体,但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紧接着的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会发现,这些纽带正在一个一个地弱化,甚至是崩断。

建立共同体,本质上就是定义什么是“我们”。

但是“我们”这件事情越来越难定义啊。只有定义了什么是“我们”,协作才能展开,财富才能增长,安全感才能建立,个人的尊严才能获得,但是定义“我们”越来越难,有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谁是“我们”。

共同体是人类文明的一块基石,我们和人类历史上所有代的人都不一样,他们生下来就有共同体,你可以叛逆,你可以逃出,你可以重建,但是你心理是有矛的,你的命是稳定的,我们这一代人会被抛入一种时光和历史的急流,你需要自己建构共同体。别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我们一开场就重新定义了创业者,我在我两年半的创业的时间当中,我深刻地认知到一件事情,就是创业者应该主动担负起建立共同体的责任

为什么?因为我们和大航海时代的哥伦布是一样的,我们手中连一张海图都没有,我们就要奔向自己构想的那个目标,我们都是探险家,我们都在扩张人类文明的全新的版图,我们都是丛林中迷路的那些探险者,遇到另外一个同样的人,不管我们的目标是不是一样,我们的种族是不是一样,我们什么都不一样,仅仅因为我们在共同探险,我们都应该结成共同体。

所以,这个社会的共同体的重新打造,我们这一代人重新找到自己的生命之矛,创业者这个身份,正如我刚才强调的,不管你是不是有公司,只要你试图提升自己的认知,试图达成更新的协作,试图干一件全新的事,只要你属于这样的人,不管你是不是在打工,还是当自由职业者,不管你是为公司,还是为你自己,你都是创业者,只要你怀着这样的目标、这样的行为方式,我们应该结成一个共同体。

我们创业者其实有很多被社会误解的地方,今天2016年的最后一段时间,我稍微梳理一下。首先,创业者是永远的犯错者,我们这一生都不可能对一次。

为什么?不管你的生意有多好、多大,你都知道,眼下我处理这个创业项目的方式绝对不是最好的方式。就在今天,就在此刻,就在这个现场,就在深圳的湾区,就在这个体育馆里,你说此刻,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想法,一年之内做到十亿美金的生意?这个机会就在我们现场,只不过我们就坐的人傻得没有办法知道它而已。

这件事情不是没有在创业史上发生过。不管你多对,永远有更对,这是创业者使命。我和我的合伙人脱不花、快刀青衣,我们经常在面对一个选择的时候,我们即使做了,我们很满意,但是我们互相提醒,一定有更好的做法。一生永远错呀,这种折磨不是创业者,怎么能够理解?

再来,我们创业者是在真空中,没有人告诉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该往哪里去。我们的传统教育给我们灌输了一生应该臣服于什么道理,应该讨好什么人,所有这些过去习得的道理在创业者的生涯中完全没有用,你必须孤独地做一个决定,然后以自己的生命和全副身家对他承担结果。

创业者是永远的逃亡者。两年多前,我们糊里糊涂地融了资,然后变成了必须以上市目标的一家公司,今天我们现场有好多我们的投资者

融完资之后错知道,原来资本市场是这么一个东西,原来我只觉得,我们做生意嘛,挣点钱嘛,后来发现不对,资本市场找你要的不是钱,也不是生意,甚至不是很大的生意,要的是两个字叫“增长”,你那个钱必须越挣越多才行,挣很多不行,后来我又发现,原来他找你要的不是增长,是持续的增长,增长速度还要越来越快。到后来我又发现,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他要的根本不是增长速度,他要的是你的增长速度要超越预期。老天爷,我现在不管有多好,他们都要求我更好,而且比他们想的还要好,这是一个什么日子?所以我就突然想起来伟大的前辈创业家王永庆先生,九十多岁,死在了去美国考察项目,获取超越预期增长的路上。这份痛苦没人能理解,自己选的路怨谁?自己曰的,做完它。

凡是不赚钱的企业,都说自己在创业;凡是赚钱的企业,都说自己在做生意。你发现,做生意、做买卖这事实,好象不太高大上,为什么?因为我们只有现在,没有未来。而创业者不挣钱,理直气壮,我有未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再来,红舞鞋。这哪里是创业啊,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这是我们创业者的命。

还有,我们是永远的挫败者,任何其他行业,你人生的高度是用什么标定的?是用你人生当中最得意的那一刻标定的,那个高峰。但是我们创业者,是以你的终局来标定的,换句话说,你在死的时候,或者你退休的时候,你的企业是不是上升期,决定了你在商业史上的地位。我们来看一系列的品牌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惠普雅虎,人们记住的不是这些伟大公司最辉煌的时刻,而是他们终局时落魄的样子,商学院教授心狠着呢,不管以前多么夸你,把你列入教案,在你死去那一刻立刻把你改了叉叉,教训,你就这样被标定在商学院的史册上,我们是一个终身的挫败者。

在这儿,我特别想由衷地插一段话,我们创业者这个群体,结成共同体的意思是什么?不是让你帮到彼此,没必要,看见别人死了,吸取他的教训,把他埋了就完了,自找的。

但是我们至少应该有一种能力吧?这种能力叫做感受这个群体当中其他创业者的苦乐和悲欢的能力吧,这跟别人无关,这是对我们自己好的事情。但是,在现在的创业者共同体当中,我看不到这一点。真的。

(结束)

在2016年还剩最后的一分多钟,罗振宇用了莎士比亚名句《暴风雨》里写的:“凡是过去,皆为序幕”,推荐现场的人许一个愿望:“2017年老天爷给我们所有人一次努力的机会,因为对于创业者来说,有这个机会,我们就拥有一切。”

  • 来源:罗振宇演讲(有删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5+1
取消收藏
罗振宇  创业  事业  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