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理性思考的“七宗罪”

人们的思考模式可以分为“理性思考”与“非理性思考”两种模式。传统经济学的论断大部分都先假设研究对象是“理性人”是绝对理性的决策主体。但事实告诉我们,人在决策时并不是完全理性的,有很多时候人们往往凭直觉办事,。这也导致了现在有很多商家利用了这人性的漏洞,从而赚的盆满钵满。那么我们就来说一说人们经常遇到的七种非理性思考现象,我们称之为非理性的“七宗罪”。

这七宗罪包括三种偏好、四种效应。

一、三种偏好

1.典型性偏好

典型性偏好,就是人们会过度关注典型事件,而忽视了典型背后的概率。有这样一个实验,先告诉你,一个人在纽约地铁里阅读《纽约时报》,然后让你猜测她的学历,她是有博士学位,还是连大学文凭都没有。实验结果显示,大多数人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博士学位这个选项,这是基于典型性偏好做出的判断,但从概率来说,这个答案肯定是不明智的。因为在人群里,有博士学位的人和没有大学文凭的人,相差的是很多的。而人们对于看报纸这个典型特征的过分关注,很容易让你忽视基础概率,这就是典型性偏好导致的偏见。

2.可得性偏好

如果一件事情更容易出现在大脑里,人们就认为这件事情更容易发生。比如,你看新闻,发现上个月发生了一起飞机相撞事件,那你出远门就容易选择开车或者坐火车。如果依靠理性,你应该去认真计算各种交通工具的事故概率才对。有意思的是,把可得性偏好的效用发挥到极致的,不是科学家,也不是政治家,而是恐怖分子。

在以色列,恐怖主义活动猖獗,但是在恐怖活动中死亡的人数,也远远小于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但是,新闻媒体更关注恐怖事件,经常报道恐怖事件,这就导致公众更容易联想到恐怖事件,而不是去计算背后的概率。这样,即便是袭击规模不大的恐怖事件,也能引起社会的巨大恐慌。

3.因果性偏好

人在思考时一有个特点,喜欢对事进行因果关系解释。它的解释是合理的吗?不一定,这在两种情况下特别容易导致偏见。第一种情况,是对随机事件进行因果关系解释。比如二战期间,德国发射V型火箭袭击伦敦,伦敦人发现,在不同地区,爆炸点不一样。很多人相信,在没有爆炸的地点一定藏着德国的间谍。但是严谨的统计分析显示,爆炸点的分布只是典型的随机事件。

二、四种效应

4.光环效应

光环效应,是指你先接受了事物的一些信息之后,这些信息就会影响你对事物的整体判断和理解。美国心理学家所罗门·阿希做过一个非常经典的实验。他假设有两个人,一个叫艾伦,另一个叫本,用一组词语对他们进行描述,然后再要求志愿者对这两个人的个性进行评价。对艾伦的描述,把褒义词放在前边,比如聪明、勤奋,把贬义词放在后边,比如冲动、挑剔、固执、忌妒心强;对本的描述,还是这些词,但是顺序掉了个个儿,贬义词放在前边,褒义词放在后边。结果,志愿者都认为艾伦是个好人,本有问题。而且,你还会在大脑里做解释,你会认为艾伦首先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有理由固执,甚至这种固执还是值得尊重的;本首先是个忌妒心强和固执的人,这种人越聪明,你就会觉得他越危险。其实,两个人唯一的区别,只是你对他们的了解顺序不同,人们对先了解的信息先入为主了,这就是光环效应导致的偏见。

5.锚定效应

锚定效应,指的是你评估某一个未知事之前,先会估计一个参考答案,这叫锚定值,然后再来调整。问题是,你在估计参考答案的时候,会受到各种外部因素的影响,往往并不准确,即便是你再去调整,也会出现巨大的评估误差。再讲一个实验,实验人员向参观博物馆的游客提两个问题:第一,最高的那棵红杉树是高于1200英尺还是低于1200英尺?第二,你认为最高的那棵红杉树有多高?第一个问题里提到的1200英尺,会对游客的头脑产生影响,成为游客回答第二个问题时的锚定值。在这个锚定值下,游客对第二个问题的平均答案是842英尺。而如果把第一个问题中的数值改成180英尺,游客对第二个问题的平均答案变成了282英尺。正是锚定值的改变,让游客的判断发生了巨大变化。

6.框架效应

框架效应,指的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描述,会导致你做出完全不同的决策判断。比如说,在描述某个手术术后病人生存情况时,有两种方法,第一种说手术后3个月内的存活率是90%,第二种说手术3个月后会有10%的病人死亡。这两种描述只是说法不同,其实含义是一样的。但是,实验证明,无论是医生这样的专业人士,还是一般社会公众,都觉得第一种方法更好。

7.禀赋效应

禀赋效应,是指当你拥有某个品之后,你就会觉得它价值更大。来看看著名的马克杯实验,实验人员把马克杯作为商品在学生之中随机分配,然后让学生自由交易,结果发现成功完成交易的没有几个,因为马克杯买家和卖家对于马克杯的估价差得特别多。卖家估价中位数为5.25美元,但买家的估价中位数只有2.25美元。

禀赋效应可以用前景理论解释。按照前景理论,大多数人在面对得失时,会产生不同的风险偏好。在面对获得时,你会小心翼翼,不愿意冒风险;相反,在面临损失时,你会不甘心,变得容易冒险。比较起来,你对损失和获得的敏感程度是不同的,在损失时遭受的痛苦感,要大大超过获得时收获的快乐感。用一句话来解释,你捡到100块钱获得的快乐,不能抵消丢失100块钱带来的痛苦。

三、总结

主流经济学关于理性人的假设,在很长时间里,都被认为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公理,它让我们相信,我们做的每一个决策都出于理性计算,都符合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目的。但行为经济学告诉我们,理性其实不那么可靠,我们的决策过程其实充斥着偏见和谬误,甚至是自欺欺人。这“七宗罪”简单地总结出了我们在非理性思考的时候常遇到的问题,提醒我们在日常的思考过程中尽量避免出现类似的偏见和错误,让我们有意识的地去理性思考去弥补,提高决策质量。毕竟直觉有时并不靠谱。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