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去产能时间表设定 去产能进入“落地期”

  记者日前从国资委获悉,国资委决定中央企业要用两年时间压减10%左右的过剩产能,用三年时间基本完成345户大中型僵尸企业市场出清。这表明,围绕央企供给侧改革正在提速。记者同时获悉,作为国企改革重点,国资委已经对下一步化解央企过剩产能进行了部署,将在涉及煤炭钢铁产能过剩严重的行业实施试点,并建立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要求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企业进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

  “坚持以市场化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促进国有资本战略性、关键性领域优势产业集 聚,加快国有经济战略调整步伐。”一位权威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目前任务已经落实到相关行业的央企,第一阶段主要还是集中在钢铁、煤炭行业,企 业正在拟订方案并上报,争取今年实现既定目标,央企压减钢铁产能719万吨,压减煤炭产能3182万吨。

  “国有企业大多处于传统重工业行业,企业扭亏增盈、化解过剩产能、处置‘僵尸企业’等任务繁重,一些企业创新动力(310328,基金吧)不足、活力不够,缺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和知名品牌。”一位央企负责人对记者说,以钢铁行业为例,据了解,尽管近十年来国家对钢铁业产能过剩频频调控,但是收效甚微。

  据了解,6月29日,国资委曾召开中央企业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工作会议组织推进有关中央企业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处置“僵尸企业”和开展 特困企业专项治理工作。近期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建立法治化市场化去产能机制。会议同时提出要多措并举,确保完成今年化解过剩粗钢产能4500万吨左 右、煤炭产能2.5亿吨以上的硬目标。7月26日召开的全国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会上要求,各地要倒排任务量、倒排时间表,确保11月底基本完 成任务,中央企业和地方大型国有企业要发挥表率作用,与此同时召开的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现场经验交流会也提出,将落后产能、僵尸企业以及环保能耗、质 量、安全等方面不达标的产能作为退出重点。

  实际上,去产能已经开始提速。发改委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末全国累计退出煤炭产能已达全年目标的38%,7月一个月完成了全年目标的9%,去 产能明显在加速。根据工信部数据,上半年钢铁去产能的量达到1300多万吨,是今年目标任务的30%左右;全国17个地区和有关中央企业已全面启动煤矿关 闭退出工作,共退出产能7227万吨,为全年目标任务量2.5亿吨的29%,这意味着下半年将要完成全年任务的70%左右。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各有关省市区和国资委已经制定并报送煤炭、钢铁化解产能过剩责任书,其中对于下一步化解产能过剩的具体任务目标和措施等进行 了细化,提出了具体时间表。从操作路径来看,地方大多把去产能的重点放在推动兼并重组、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上,鼓励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并且 给予资金税收信贷政策支持。

  据本月24日新华社主办的《经济参考报》报纸头版及二版报道,除了上述压缩产能和处置僵尸企业的时间表,该报还获悉,国资委已经部署下一步化解央企过剩产能举措:

  •在涉及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严重的行业实施试点;

  •建立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要求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企业进行。

  该报援引一位权威人士的消息称,目前任务已经落实到相关行业的央企,第一阶段主要仍集中在钢铁和煤炭行业,相关央企正在拟订方案并上报,今年既定目标是压减钢铁产能719万吨,压减煤炭产能3182万吨。

  该报还获悉,各有关省市区和国资委已经制定并报送煤炭、钢铁化解产能过剩责任书,其中细化了下一步化解产能过剩的具体任务目标和措施,提出具体时间 表。地方去产能的操作重点大多是推动兼并重组、实现产业转型升级,鼓励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并给予资金、税收、信贷等政策支持。

  今年5月18日国务院会议提出,今明两年压减央企10%左右钢铁和煤炭现有产能。当月下旬,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表示,初步考虑用三年时间完成处置345户“僵尸企业”的任务。煤炭和钢铁的产量也想用两年的时间压缩产能10%。

  同在5月下旬,援引权威人士消息称,第一阶段化解过剩产能将主要在钢铁和煤炭产业“先行先试”,“钢铁首批试点包括山东、山西、河北,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煤炭则包括黑龙江、山西、陕西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

  上月末,5组10家中央企业重组工作正积极推进,还有几组重组工作正在酝酿。除去已进入公众视野的武钢宝钢中粮中纺,剩下的几组将很有可能率先落在装备制造业和煤炭领域,但暂未涉及航空航天。今年年底以前,中央企业户数有望整合到100家之内。

  本月17日,国投旗下上市公司*ST新集宣布与中煤集团签订协议,国投拟将其持有*ST78529万股(占30.31%)A股股份无偿划转给中煤集团。这是国资委推动央企加大煤炭去产能后,首例央企剥离煤炭业务案例

  中煤集团办公厅主任姜淳当时向媒体表示,此次转让是国资委主导的,两家央企协商而达成,“谈不上谁主动谁被动,更多是基于产业状况的一拍即合。”

  “国企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抓手,治理僵尸企业又是重中之重。”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供给侧发力,从根 本上和整体上提高国有资本配置效率,无疑是步入深水区后的国企改革必须要啃下的“硬骨头”,也是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的应有之义和必由路径。

  在不少专家看来,未来判断国企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准应当是,是否实现了过剩产能的有效化解、过高杠杆的明显抑制、经营效益持续改善以及国有资本配置效率的显著提高,而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一味做大规模,提高国有企业效率竞争力是贯穿国企改革的一个主线和灵魂。招商证券分析师指出,钢铁煤炭企业去产能的过程也是产业转型升级的好时机。在资本市场上,可以通过并购重组来完成产能出清,预计下半年钢铁、煤炭类国企改革进程也将明显提速。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