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开启新一轮“探底”之路 美元理财大受欢迎

  继10月10日人民币美元中间价意外跌破6.70重要关口后,人民币仿佛开启了“跌跌不休”模式。中间价连续下跌时间之长,人民币汇率连续突破重要关口势头之猛,在去年“8•11”新汇改后并不多见,一时间各种言论喧嚣尘上。

  业内普遍认为,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主要来自美元的一路走强。“要不要换点美元?”再次成为个人投资者关心的话题。“最近咨询美元理财产品客户明显增多”,招商银行理财顾问张女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本报记者发现,几家大型银行的热门美元理财产品都存在“产品剩余额度不足”的现象。

  “贬值不可怕,可怕的是个人投资者贬值预期的不断累积”,北京某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王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企业购汇行为较为可控,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于居民购汇。“积少成多,一旦人民币贬值预期变得根深蒂固,明年初每人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重新发放时,人民币恐面临更大下行压力。”   

在岸人民币一路跌破6.74关口

  此轮人民币贬值持续时间之长引发越来越多业内人士关注。

  9月27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连续走低,尤其是十一假期后首个交易日——10月10日中间价报6.7008,一举突破保持近3个月的6.70市场心理“底线”。10月14日,中间价终于结束七连跌,市场看到一丝反弹希望。

  然而,本周一(10月17日)人民币美元中间价再次出现大幅下调,报6.7379,较上一交易日中间价贬值222个基点,较上周五收盘价跌超百点。

  中间价的低开导致在岸人民币加快贬值速度。17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开盘跌破6.73关口,随后在6.7330附近波动。直到午盘后,人民币持续走贬,接近16:30收盘时,再次突破6.74关口报6.7405,跌逾200个基点,幅度为0.22%。最终16:30收盘报6.7396,创2010年9月15日以来最低收盘价。夜盘开始后,人民币虽有小幅回升,但仍逼近6.74。


  (年初以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走势)

  当在岸人民币跌破6.74时,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则跌破6.75,报6.7502,成为今年1月7日以来盘中最低价。


  (10月17日 离岸人民币对美元走势)

  美元方面,受10月14日美国最新发布的经济数据向好,美联储加息预期强化的有利推动,美元指数17日继续攀升至7个月高点。

  广发证券分析师糜韩杰认为,随着美联储加息及国内资产价格上涨的压力,人民币仍有贬值的趋势

  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则认为,中国未来几年经济内生动能较弱,人民币可能会持续出现较大贬值压力,需要加快汇改,一旦贬值预期过高可能触发资本流出和金融风险

  “一次性贬值本来是比较好的方法,但是人民币加入SDR后汇改估计会偏向渐进的贬值。” 陈世渊预期,如果经济偏离基线大幅度下行至5-6%,人民币汇率会冲破SDR约束,最快可能在明年完全放开。  

人民币贬值对各类资产影响几何?

  对于人民币未来走势的不确定性催生了居民购买美元热情。《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30天美元理财产品年化收益在0.75%左右,90天为1.05%,180天为1.85%,起购金额大多为8000-10000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产品大多不保证本金且不保证流动性需求

  不乏业内人士认为,“换美元最佳时机已过,目前美元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一方面,利好美元的因素仍存在诸多变数,一旦美国大选结束,若12月美联储再次让市场失望未能加息,美元或出现快速下跌;此外,与美元、欧元英镑等大部分货币相比,人民币波动性仍然较小,因此持有人民币“按兵不动”不失为一种投资策略

  德国商业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认为,虽然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汇率已经突破6.7,但人民币的一篮子指数已在94附近企稳,上周甚至出现较为强劲的反弹,很有可能成为两个月以来的最高点。

  “人民币看似输给了美元,却一篮子货币,看似一失的背后,也有一得(指数终于在94附近企稳。” 周浩认为,换个角度来看,打破6.7这一市场共识,创造波动性,也并非一件坏事。

  中金固收研究团队此前提出,人民币汇率短期看大妈,中期看美联储,长期看自己”。尽管人民币汇率波动很大程度上由外部市场变化引起,但归根结底,国内经济表现以及市场信心才是支撑人民币汇率的根本动力。

  目前来看,颇受关注的房地产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了一定影响。中金固收团队认为,房地产泡沫及其引发的经济后续下行预期对人民币带来了内部压力。

  “在房地产泡沫膨胀的过程中,或有资金回流内购房,某种程度上降低了贬值预期。但随着中美资产价格水位差拉大,好比高压锅又加了一把火,无疑会导致国内资金有更强的流出或全球再配置冲动。”

  中金固收认为,在房地产财富再分配的过程中,资产的所有者是赢家,但也是移民或全球资产配置倾向最明显的一类群体。在这些群体心中,美元而非一篮子货币才是“锚”。

  上述几方面因素叠加,导致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相对美元汇率预计仍将承压。

  对于债券市场股市而言,相对于人民币在“8.11”汇改以及今年年初的两轮贬值,投资者对于人民币出现无序贬值的担忧已明显弱化,因此目前的贬值对债、股市场的冲击较为有限。

  具体而言,对于债券市场,中金固收认为外汇占款流出压力仍大,央行货币政策受制于金融去杠杆、房地产泡沫和汇率压力而难于放松,资金面扰动仍值得关注,加上息差较窄,不建议过度承担杠杆风险

  “债券市场开放日见成效,但在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中美利差缩小的背景下,资金流入预计阶段性减弱。”从更间接的影响来看,民众的贬值预期会否升温值得关注,这可能影响到银行理财需求并适度冲击其配债行为。当然,外汇占款流出,存款派生难度加大,对M2存贷比等影响值得关注,但难于判断。

  对股市而言,人民币贬值或带来小幅压力,“8.11”和年初“熔断”的阴影仍在,资金流出不利于股市资金面,板块方面几家欢喜几家愁。此外,由于海外市场波动加大,风险偏好或有降低,前期H股上佳表现支撑A股的情况有所弱化。

  对于黄金投资而言,中金固守分析称,如果外汇管制加强,且美联储加息预期充分消化,全球定价黄金有望得到增持机会。需要提及,所有市场的影响因素均颇为复杂,且人民币贬值幅度有序、可控,不应夸大这一单一因素的影响。

  • 来源|第一财经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