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荣格:我宁愿做一个完整的人,也不愿做一个丢了自我的好人

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现代西方著名心理学家精神病医生,西方文艺心理学的著名代表人。1961年6月6日逝于瑞士,他的理论和思想至今仍对心理学研究产生深远影响。荣格的许多著作,已成为国际许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材,并为研究生必修课程。

1、荣格的童年

1875年7月26日荣格生于康斯坦斯湖畔一个乡村的自由主义的新教牧师的家庭,荣格的童年生活是孤独的,他有两个哥哥,但都在他出生之前夭折了;他的父母不和睦,经常吵架,母亲的性情反复无常。荣格的父亲是路德教派的牧师,过着严谨的清教徒生活,几乎把信仰当成他生命的全部。他家中一共有9个牧师(除了他的父亲外还有8个叔伯),家庭中浓厚的宗教气氛很大程度上培养助长了荣格的神秘主义倾向。

到了6岁之后,除了父亲开始教他拉丁语课外,也开始他上学的生涯,藉着和同学们的相处,荣格慢慢发现家庭之外的另一面。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他将自己分成了两个人格——一号和二号。一号性格是表现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此时的他就如同一般的小孩,上学念书、专心、认真学习;另一人格犹如大人一般,多疑、不轻易相信别人,并远离人群,靠近大自然。

十二岁左右,他找到了他自己,开始摆脱了以别人的意志来过生活,对自己有绝对的权威,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学校和都市生活则是占去了他的大部分时间。渐渐地,他越来越认同一号人格以及所发现的新自我,二号人格的世界则慢慢地消逝,二号人格容易让他感到沮丧,他从二号人格的先入之见中解脱出来。他亦开始接触西方哲学史,系统性的探讨自己所拟定的问题,深深为柏拉图、毕达歌拉斯、恩培多克勒所吸引。

2、伟大的求学时光

1900年获得巴塞尔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02年又获得苏黎世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05年任该校精神病学讲师。

大学生活对荣格而言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他结交了许多和一样对叔本华康德有兴趣的朋友,在几次兄弟会会议中,他亦发表了关于神学和心理学的演说。

毕业后,荣格选习精神医学方面的课程和临床实习,但课程内容却不是那样的让人感兴趣。在当时的医学界中,精神医学并未有完整的发展,医生们和门外汉差不了多少,精神疾病就犹如无药可治的绝症一般。就在一次参加国家考试的经历中,他掀开了由埃宾所编的教科书,映入眼帘的序言大概是由于精神医学的发展还未完全,精神医学的教科书或多或少被贴上了主观的烙印。震撼了他的心灵,作者将精神病患归类为人格方面有问题,在这一闪即逝的启示中,荣格获得清晰的概念,认识到精神医学是一生中唯一的目标。1900年的12月,他在苏黎士的伯戈尔茨利精神病院谋得了助理医师的执照,离开充满腐朽传统气息的巴塞尔。

3、遇见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1907年3月,荣格和弗洛伊德第一次在维也纳会面,并长谈了足足13个小时。对荣格而言,弗洛伊德是他所遇见最重要的人,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比;对弗洛伊德而言,荣格非犹太人的背景正好可以破除只有犹太人才关心心理分析的偏见,他很器重荣格,称荣格为“我亲爱的儿子”。希望他继承自己的事业,认为“当我所建立的王国被孤立的时候,惟有荣格一个人应该继承它的全部事业”。1911年,弗洛伊德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推荐荣格担任了国际精神分析学会的第一任主席。同时荣格也是该协会第一本心理分析期刊的主编。

慢慢的,他们两个人的思想出现了差距,除了对心理学的看法不同之外,弗洛伊德有如父亲式的权威亦让荣格受不了。在一次的交谈之中,弗洛伊德说:“荣格,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是永远不要放弃性的理论,我们要让它变成一种教条,一种不可撼动的堡垒。”但荣格对弗洛伊德的性的理论抱持着许多疑点,更无法认同“教条”及“堡垒”这样的字眼,彷佛要压下所有对性理论的怀疑,而这一切和科学判断扯不上关系,只是个人的权威的扩张罢了。在这次的谈话过后,荣格便知道两人的分裂是不可避免的了,弗洛伊德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能毫无保留的接受他的理论,但荣格需要的却是一个能和他切磋琢磨,将心理学发扬光大的伙伴,并且他不想牺牲自己思想的独立性。直到桑德·法兰兹发表了著名的声明:“荣格正式不再信仰弗洛伊德。”,分裂方告公诸于世。

4、他的危险历程

跟弗洛伊德决裂之后,荣格开始了他的危险历程。此时39岁的他,犹如走入一条死胡同,朋友和同事们背弃了他,他也对科学书籍不感兴趣,在1914年时,他辞掉了职位,开始了一连串的旅行,并专心的去探讨自己的潜意识。1918年,他踏上面对潜意识的道路,竭力寻找历史人心路历程的资料,以避免因自身的个人偏见对病人产生误判。

慢慢的,他将心中的思绪结合,合成了他分析心理学的大纲。他的意识心理学研究的是心灵的结构和动力,分为意识和潜意识两部分,后者扮演补偿意识型态的角色,如果意识太过于偏执相对的,无意识便会自动的显现,以矫正平衡。潜意识可以透过内在的梦和意象来调整,也可能成心理疾病,它的内容可以外显出来,以投射作用的方式出现我们的周遭生活。找到心灵力量的动向则是心理分析人员最重要的工作。他指导许多前来求诊的人,让他们接受并学习他的方法,成为心理分析家。但是他常告诉他的学生们:“分析是面对面的参与,每一个病人都是独特的例子,而且,只有受过伤的医生才知道要如何助人。并且记住,不要追问病人婴儿时期的记忆,不要忘了灵性方面的问题,更不可忘记病人的秘密故事。”

5、荣格的晚年

晚年的荣格继续为寻找现代人面临的精神矛盾找寻答案,他隐居于在苏黎士湖旁,完全按照自己设计规划塔楼式住屋中。他在这个安静、能和大自然合而为一的地方默默的思考着,陪伴的是在1925年前往东非途中所遇到的英国女人露丝.贝利,太太艾玛早在1955年就过世了。

1961年6月5日,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他饮下最后一瓶葡萄酒,这位当代思潮中最重要的变革者和推动者,安然的病逝于湖上的家中。

【本文为MBA智库百科综合整理,如需转载,请申请授权,否则违者必究】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