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不要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

  • 文稿 | 儒风君原创

苏轼在20多岁的时候,就中了进士。

年纪轻轻,金榜题名,加上有个声名显赫的老师,他在京城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

他有太多的应酬,太多的奉承。

以至于他有一种错觉,觉得此生最不缺的就是朋友。

1、患难识真心

想看清真朋友假朋友,落一次难就知道了。

乌台诗案爆发。

苏轼被枷拿进京,一方太守,跌跌撞撞,一路示众。

听说他是因言获罪,身边的朋友纷纷烧掉和他来往的书信和诗稿。

在漫长审讯中,他一度留下遗言。

“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

除了苏辙,竟没有一个朋友来看他。

妻子王弗曾说他心眼实,太容易轻信别人。

每每有宾客来访,总要在屏风后面旁听。

他当时还觉得多此一举,如今患难,方知人心。

他被贬到了黄州。

听说是章惇为他和同僚吵翻了天。

太后也开了口,皇帝才饶他一命。

和他相熟的,基本都被贬黜。

受牵连最重的是王巩,被贬到宾州,遥远的广西,当时几乎没有人烟的地方。

苏轼觉得很对不起他们。

他写了很多信,表达自己的愧疚之心。

茫茫多的信件发出去,好几个月,没有一封回信。

2、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懂得

很久之后,他收到了一封来自南方的信。

是王巩。

王巩受他牵连,两个儿子病死,自己也差点病死。

但他对自己被贬,却毫无怪罪之意。

为了让苏轼放心,他大谈岭南养生之术,告诉苏轼自己一切安好。

两人书信往来,探讨养生之道,吐槽苦闷情绪,相互寄送书法诗稿。

苏轼留下的文章,大多豁达通透。

但是面对王巩,他却常常大倒苦水。

吐露朋友背叛的伤心,被贬的痛苦,有志难施的遗憾。

只有面对朋友,苏轼才能毫无顾忌。

王巩和苏轼一样,一生夹杂在党争之中,难以自拔。

二人却彼此慰藉,相互扶持,二人友谊,几十年不曾改变。

因为他们是一类人,懂得彼此的不容易。

朋友,不必太多,彼此知心,彼此懂得,一个就足够了。

3、三观不同,不必强融

苏轼几次复起,几次与新党相争。

政见上的不同,让章惇的心态渐渐失衡。

他开始站在苏轼的对立面。

得势之后,他把苏轼贬到了儋州。

只是因为“瞻”于“儋”形近的恶趣味。

那个仗义执言的朋友,就这样变成背后插刀的敌人。

苏轼想了很久,最终宽谅了他。

相识免不了人在风中,聚散终由不得你我。

既然三观已不相同,那也不必强融。

4、朋友在精,不在多

如今的海口,有座五公祠。

里面有三个人,一个是苏轼,一个是苏过,另一个是姜唐佐。

苏轼在儋州很是寂寞,有很多人来拜访他,但是能说的上话的,却没有几个。

姜君便从琼州赶来,和苏轼住在一起

俩人谈诗论词,游山玩水,一起度过了半年时光。

姜君走后,苏轼说:除了读书饮酒,再也没什么方法打发这百无聊赖的日子了。

朋友在精,不在多。

宾客三千人,可言无二三。

孤独,并非身边没有朋友,只是心里无人做伴。

不要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

因为越喧哗,越孤单。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儒风大家

儒风大家(ID:rufengdajia) ,传承经典、经世致用,中国传统文化当代价值传承者。

继续阅读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情绪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