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次元基地到学霸名站,市值近百亿的哔哩哔哩是怎么出圈爆火?

2020年对于中国各大产业来说都不是一个容易的年份,大量企业努力应对复工复产,很多公司积极推动自救求生,不过有一家企业却在这样的大趋势之下疯狂逆生长,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很多人都在问这个被人戏称为小破站的企业到底为什么那么火?

一、逆市大火的哔哩哔哩

说起哔哩哔哩大部分人可能都不是特别熟悉,不过如果要问二次元圈子的朋友的话,哔哩哔哩作为中国二次元的主要阵地,在中国二次元圈的地位不可小觑,大家如今非常熟悉的弹幕就是B站引入的。不过,哔哩哔哩上市也有挺长时间了,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直到2020年,这个对别的企业不容易的时候,对于B站却是一次疯狂地逆生长。

这一切都要从B站的跨年晚会说起,作为一家视频网站,竟然主动杀入了各大卫视混战的跨年晚会市场,然而让人意外地是,不仅各大卫视无论投入巨资还是大牌明星云集都没能比过这个小破站,甚至于成为了跨年晚会的一股清流让无数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年轻人为此种草。相比较于各大卫视高大上、正能量的常规性晚会,B站气息浓郁的二次元晚会是真正给年轻人制作的晚会、经典重新演绎、情怀高浓度释放、弹幕深度互动,都给这个晚会带来了极大的关注度,也可以说真正带来了出圈的效应。

跨年晚会之后,B站似乎走上了一个超级快车道一发不可收,新年之后的黑天鹅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切弄的措手不及,不过B站却一路高歌猛进,当品牌为营销苦恼时,小米联合B站策划的发布会让人眼前一亮,直播间被大量涌入的流量弄崩了。当所有人被疫情困在家时,B站将音乐会移到线上,带领众人开启“云蹦迪”模式。当大家认为年轻人不看纪录片时,B站《我在故宫修文》火了,这把火一直烧到《人生一串2》,且还会继续烧下去......

2月27日,上海市教委发文宣布,自3月2日起,全市中小学生将全面开启“空中课堂教学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作为上海市教委指定的网络学习平台之一,上千名市教委组织的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和骨干教师,将助B站“直播+点播”为全市中小学生提供大量免费优质课程。一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以不务正业的二次元动漫为核心的小破站如今竟然成了大学霸?截止2019年上半年B站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已有近2000万人在B站学习。被B站用户称为#study with me#的学习直播,已晋升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

受到这么多的利好,截取1月20日到2月17日区间的股价计算,B站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超过了25%;如果时间线放的更长一点,自2020年以来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里,B站的股价涨幅已经达到54.8%,盘中屡创新高。如果不是因为美股暴跌引发了连锁反应的话,B站说不定已经站到了百亿美元市值的高位,那么B站凭什么那么火?

二、B站凭什么那么火?

不了解B站的人,可能会认为二次元即B站,其实ACG(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 是B站的底色,然而上市之后的哔哩哔哩已经不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也许你还是在哔哩哔哩看番,但是哔哩哔哩能做到的事情已经远不止二次元那么简单。据统计B站81.7%的用户是90后和00后,中国4个Z世代Generation Z)中就有1个活跃在B站,且平均每天在这里花费一个多小时。B站的火也就是火在这几个地方:

首先,B站成为了青年流行文化的聚集地。我们之前专门提到了弹幕,这个东西几乎已经成为了大多数视频网站必备的产品却是从B站起源的,弹幕一词属于舶来品,它起源于日本视频共享网站Niconico,川上量生从自己与家人围在一起看电视的场景中获得灵感,发明出弹幕功能,希望同一时间观看视频的人能够随时交流当前观点和感受,用户既是观看者,也是参与者和分享者。之后哔哩哔哩与A站一起将弹幕引入中国,很多中国年轻人逐渐形成了一种“关上弹幕看一遍,打开弹幕再看一遍”的风潮,2019年B站用户总共发送超14亿次弹幕,AWSL(啊,我死了或者阿伟死了) 以超329万次荣登2019年弹幕热词榜首。这种弹幕已经成为了哔哩哔哩特殊的青年文化,甚至成为了B站专属社交的一部分,可以说为什么B站火因为这个平台拥有了90后、00后抒发自己心声的渠道

其次,B站永远跟在流行的最前沿。对于B站来说,由于有了大量的年轻用户,以及用户每天产生的海量弹幕,这让B站可以轻易地进行大数据分析,通过人工智能判断出用户到底喜欢什么?正如同今年的跨年晚会,那些所谓制作精良的卫视跨年虽然说不上差,但是大多数都是一些所谓专家自以为了解了流行时尚,然而B站却不是这样的,而是通过大数据分析真正分析出用户喜欢的东西,最终才成为了我们看到的出圈B站跨年晚会。正如有媒体所说:B站把用户真正当成一个平等的人来看待,这一点在“最美的夜”跨年晚会上体现的尤为淋漓尽致,满屏“补课”弹幕的背后是年轻人对这场晚会的认同、肯定和自豪“小破站出息了”。之后B站无论是云发布会还是云蹦迪其实都是深谙年轻人心理的产,这就是B站之所以能够站在流行最前沿的核心原因。

第三,B站没广告反而成就了学习学霸。谁都没想到一个动漫站会成为国家官方认可的学习主阵地,这一点估计哔哩哔哩运营们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不过这一切都要从2014年哔哩哔哩宣布新番坚决不发广告说起,由于没广告大多数人都会愿意来哔哩哔哩看东西,也正是如此大量关于年轻人的学习分享就这么出现了,2019年,VLOG、泛知识内容成为B站播放增长最快的细分内容,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泛知识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相当于2019年高考人数的5倍。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B站没有广告也没有大多数压迫的学习内容,是一个相对轻松的学习平台,拥有弹幕和评论的互动属性让年轻人更愿意在这样的平台学习。

不过我们虽然看到了哔哩哔哩的红火,但是也不要忘了,这是一个至今还没有盈利的平台,虽然有大量的UP主,也有大量的年轻用户,但是哔哩哔哩颠覆了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传统的视频网站盈利模式,到现在为止哔哩哔哩除了那个他最不喜欢承认的“被游戏养活的视频站”的称谓外,始终还没找到最赚钱的盈利模式,缺乏盈利的哔哩哔哩虽然坐拥阿里、腾讯双料巨头的投资支持,但创新还是需要钱,所以在我们看到哔哩哔哩红火的同时,怎么在保证质量内容的同时保证盈利,这还是摆在哔哩哔哩面前最大的问题。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