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公布财务数据,三位数的营收增长和147亿亏损该咋看?

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互联网巨头可谓是层出不穷,除了大家熟悉的BAT这三大巨头之外,如果说有人有机会跻身这第四把交椅的话,那么字节跳动无疑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作为中国互联网的潜在巨头,字节跳动最近公布了属于自己的财务数据,三位数的营收增长和147亿的亏损,我们到底该怎么看待字节跳动的未来呢?

一、字节跳动首次公布财务数据

根据界面新闻消息,前不久,字节跳动披露了财务情况,2020年实际收入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毛利润增长93%至1330亿元,不过经营亏损达147亿元。与之对应的是,去年,百度的营收为1071亿元,净利润220亿元。按照去年互联网巨头的营收来看,字节的收入约等于二分之一个腾讯,4倍于快手,2倍于百度和美团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作为全球月活跃用户达到19亿的字节手握抖音今日头条TikTok、西瓜视频等多张王牌产品,已成为巨大的流量分发机器,广告收入节节攀升。据中信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2019年字节广告规模已超过腾讯,成为仅次于谷歌Facebook的互联网第三极。

根据AI财经社,字节跳动披露的消息显示,截至2020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9亿,覆盖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支持超过35种语言。目前,字节跳动在亚洲、美洲、欧洲等30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全球正式员工数有11万人。

而在不久前的5月20日,张一鸣发布内部信宣布梁汝波将担任字节跳动CEO一职。他在信中提到,希望有比他更合适的人来改进日常管理,保障公司的健康发展。他选择卸任CEO,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

而字节跳动在2021年也有大动作。6月10日,字节跳动宣布全面进军云计算基础设施市场,和HAT(华为阿里、腾讯)三朵云同台竞争。还宣布将把智能算法、数据中台等原本用于自家产品上的智能技术,通过“火山引擎”这一平台包装对外输出,介入行业数字化的竞争中。

当然与字节跳动的财务数据一同披露的还有字节跳动的大小周消息,在字节跳动公司的openday上,面对员工的疑虑,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公布了调研结果,他表示,经过调研,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三分之一的人支持。目前,关于是否取消大小周,高层暂时还没有结论。有字节跳动员工透露,取消大小周一直是字节员工最关心的事情之一,“之前每个月脉脉上都会有帖子讨论,每次公司openday也有人提,但一直没有执行”。

二、字节跳动的未来到底该咋看?

说到字节跳动不少人可能还不太熟悉,但是要说字节跳动旗下的各大APP相信大家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对于中国人来说最熟悉的抖音今日头条都是字节跳动旗下的巨头,而对于外国人来说Tiktok影响力更是自不必说,这么多让人熟悉的产品,大家不禁都想问对于字节跳动的未来到底该怎么看?其实,之前由于字节跳动是非上市公司,对于字节跳动的很多消息大家都是通过零星的一些渠道获得,如今字节跳动首次公布财报,让我们得以从财报的视角好好看看字节跳动,更能够更容易窥探字节跳动的未来。

首先,得流量者得天下的逻辑依然没有改变。在前文的一个数据非常重要,这就是手握19亿月活用户的字节跳动可以说已经堪称世界上最强的互联网企业之一了,相比于传统的中国BAT三大巨头其实在国际市场发展的都相对有限不同,字节跳动可以说实现了墙内墙外都很香的强大成绩,按月活用户计算,字节跳动是用户规模最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接近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矩阵月活用户的70%。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之前说腾讯是中国的流量王者的话,现在这个王者的位置至少字节跳动有了问鼎的能力,虽不能说完全取代腾讯的地位,但是两微一抖在中国三分天下的格局其实已经形成,这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之前腾讯多年的积累已经帮助字节跳动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流量变现手段,海量流量变现对于不少单工具公司来说可能是问题,但是对于字节跳动这样的流量富矿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难题,能看到的变现渠道就有多个:

一是广告成为了最直接的变现手段。据彭博社消息,字节跳动2020年广告收入1831亿元。全年峰值是双十一,中国区广告主在字节投放广告产生的费用高达11亿元。这样的广告费相比于字节跳动的海量流量来说其实还有相当大的空间,特别是从4月份开始,字节跳动集中进行巨量引擎业务架构调整,对电商广告、穿山甲联盟进行业务优化,如果字节跳动未来的流量变现进一步多元化的话,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还有增加的空间。

二是电商也已经后来居上形成了自己的优势。相比于流量广告这种成熟的商业模式来说,电商无疑是字节跳动的新业务,但是字节跳动无疑是后来者居上的,2021年1月,抖音电商GMV相较20年同期增长超50倍,据中信证券的研究,中性预计抖音电商GMV在2021年将达到7000亿元,乐观情形下有望挑战万亿。

三是游戏领域同样也成为了字节优势所在。腾讯从流量到广告再到游戏的逻辑字节跳动可谓是学的炉火纯青,目前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板块已经设立至少6家工作室,据Sensor tower数据,2021年字节跳动在海外市场斩获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45亿元)游戏流水,如果字节的游戏能够进一步布局的话,未来游戏也将成为字节跳动最重要的收入提供渠道

所以,从这些角度来说,字节跳动已经坐稳了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位置,甚至有财经研究机构根据快手11倍的静态PS来估计,预估字节跳动的估值能够达到2.6万亿,如果估值再高点的话,还有可能进一步提高。

其次,字节跳动的风险同样不能忽视。其实互联网公司的角度来说,我们已经反复说了,对于一家尚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即使是上市初期,有亏损也是很正常的现象,相比于2366亿元的营收,147亿的亏损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不过相比于其2020全年经营性现金流入727亿元,年末现金859亿元,这147亿元的亏损的确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不过字节的风险也必须要认识到:

一是字节跳动算法为王但同样算法风险也要考虑到。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最成功的无疑是其强大的算法,但是问题也往往来自于算法,在字节跳动的算法中通大数据分析用户标签无疑是一种最常用也屡试不爽的玩法,但是随着消费者信息保护的日益完善,世界各国对于此类玩法都颇有微词,在这样的情况下其算法优势也同样成为算法风险。

二是内容饱和流量触顶也开始出现。我们说字节跳动可谓是流量为王,但是这些年无论是字节还是其他的互联网渠道其实或多或少都出现了流量触顶的现象,这在字节身上就是字节极速版也开始大规模采用阅读新闻给钱的玩法来拓展下沉市场了,不是说这个玩法有什么不对,但是这种趋势出现也必须值得我们关注。

三是版权问题正在成为达摩克利斯之剑。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抖音短视频无疑是其最强大的市场优势所在,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各大长视频巨头所推出的版权大战其实也正在蔓延到短视频市场,之前短视频的内容版权其实是一个灰色地带,一旦短视频版权问题被不断放大,字节的风险也在不断上升。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坐稳巨头的宝座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只是这样的巨头我们也要同样看清其面临的风险,只有这样才能客观地评价字节跳动。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