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成长的底层逻辑:情绪、学习、思维

这篇文章是我对个体成长的思考。

我出生在80年代末,我们那一代人小时候常被教导:要好好读书,长大后才能成为一个厉害的人、有出息的人。

那时候由于太小,对厉害、有出息是没有概念的,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厉害、有出息应该就是有很多钱吧。现在回过头来看,不免感慨:时代的大格局(那个时代并不富裕)真的会在极大程度上决定一个人的认知上限。

如果把个体成长历程比喻为完成一幅拼图,读书是其中必不可少的部件之一,但并不是全部。要让人生变得更加富足、更有成效,我们就要构建完整的成长拼图。

我现阶段的理解,这个拼图至少有7块,分别是情绪、学习、思维、行动、人际、领导、体魄。

我将分两篇文章为大家解读,本文为第1/2/3块,即情绪、学习、思维。

1、情绪

产品大师梁宁曾说过过下面这段话:

如果把人看作是一部手机,那每个人穷尽一生学习的各种知识和经验,就像是手机里的各种App,不同的App发挥不同的作用。而情绪则是手机的底层操作系统,有的是安卓,有的是IOS。不管这个人有多厉害,只要情绪上来了,理智就会消失,整部手机就会瘫痪。
梁宁

我是在几年前第一次读到的这段话,当时非常不解,甚至抱着十分怀疑的态度:情绪为什么是人的“底层操作系统”呢?情绪只不过是进化不完全的遗留,人的智力难道不比情绪厉害?

现在看来,真是大错特错。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没有哪一个行为不是被情绪所驱动的。

我们以为我们能控制情绪或排除情绪的干扰,其实我们错了。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在情绪的作用下采取行动的。只不过,有些情绪很隐蔽或已经浸透到了我们的信念之中,没被我们觉察到而已。

以购买某样东西这种很直接的决定为例,我们会把这种决定看做纯理性的判断:我们会问自己,这个商品质量怎么样?是不是我需要的?使用这个商品频率有多高?我能不能负担得起?

我想,如果你能做到以上几点,就已经比绝对大多数人更理性了,但我们真的是在理性的控制下做出是否购买决定的吗?

斯坦福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认知科学家做了这样一个实验: 这些科学家给受试者真实的现金,列出一系列供他们购买的物品:无线耳机、电动牙刷、《星球大战》碟片,等等。科学家向受试者展示了每一件产品,然后展示了价格,同时扫描了他们的大脑。

结果显示,研究人员可以通过观察大脑的哪一部分更活跃或活跃程度变低,相当准确地判断受试者是否会购买某种商品。而且所有活跃的区域都不是大脑中主控理性的部分,反而是主控感觉的部分。

感觉会控制想法,情绪是更底层的行为驱动力,情绪的作用比我们想象的强大很多很多。

所以,不要试着去控制情绪,而要学着去观察情绪、接纳情绪。

如何才能做到观察情绪、接纳情绪呢?方法之一是冥想练习。

在冥想初期,当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呼吸时,要不了多久,各种思绪一定会纷至沓来,将注意力吸引走,这时候只需要重新将注意力拉回来,如此反复练习,我们能够专注当下的时间会越来越长。

此为情绪。

2、学习

这一点可能与读书/上学这件事情最密切。

对大多数人来说,从小学到大学16年的时间,随着一纸毕业证到手,所学到的知识也就全部还给学校、还给老师了。

另一方面,我们毕业以后,除了少数专业领域,对我们就业影响最大的就是毕业证书了,好像学到的知识完全用不上,我们还会因此怀疑大学所教授的知识的作用。

我们又错了。

我也是到如今也才明白过来,对于学习来说,“学会学习”比“学习什么”更重要,对于一个学科来说,搞懂这个学科的研究方法比学科里具体的知识更重要。

比如,政治学,在大学里,很多人都是为了混学分才会选修这门课。对这个学科的认知,也仅停留在一大堆名词概念上。

但如果我们将注意力放在:这门学科是如何产生的、是用什么研究方法得出它的理论体系的、这种研究方法对我的学习或生活有什么鉴意义等,一旦我们真正参透了这些问题,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政治学的逻辑架构,更是一套学科的思维体系。

这种思维体系一旦注入了我们的心智,就有可能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日后以我们觉察不到的方式让我们受益。

同样,对于职场人来说,具备出色的学习能力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在一个企业中,岗位是最小的单元,每个岗位都有对应的职责,在岗位上的人员,只需要将职责履行好就尽到了岗位责任

一方面,岗位层级越高,我们需要掌握的概念性技能越多。这种概念性技能往往没有固定的范式、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唯有以最快速度更新我们的知识储备才有可能应对外界的不断变化,而这考验的正是我们的学习能力。

另一方面,随着企业价值链的边界不断外扩,组织内各个岗位之间的边界也越来的模糊,传统管理主张的分工明确、各司其职难以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

在这个背景下,角色管理可能将逐渐取代职位管理成为组织关注的对象。未来,一人多角可能成为组织里的常态,员工需要不断转换身份、角色,可想而知,如果没有跨领域的知识储备,我们可能就无法胜任多重角色,这背后考验的还是我们的学习能力。

说了这么多,都在强调学习力的重要性,那么在学习这件事情上,有没有一些可以鉴的方法和步骤呢?

我根据自己的经验,总结出以下5个步骤:

确定目标—找到巨人—建立框架(逻辑架构)—完善知识要素—实践运用。

第一步,确定目标。

管理学大师中的大师曾这样描述他的学习经历:

我供职的那家报社下午出版报纸。我们早上6点开始工作,下午2点15分出版,于是我迫使自己在下午和晚上学习,学习的内容包括国际关系国际法社会法律机构的历史、普通史、金融,等等。就这样,我慢慢构建起自己的知识体系。

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个习惯,每隔三四年我就会选择一个新的领域例如统计学、中世纪史、日本艺术、经济学,等等。三年的学习当然不足以让我掌握一个领域,但足以让我对它有所了解。

因此,在60多年的时间里,我不断地学习,每次学习一个领域。这不仅让我掌握了丰富的知识,而且迫使我去了解新的学科、新的途径和新的方法,我研究的每一个领域,它们的假设不同,采用的方法也不同。

彼得·德鲁克

可以看到,德鲁克每个阶段性都有有着明确的学习目标,学好了一个领域再去学另一个领域。这一步很关键,很多人就是因为没有树立一个清晰的目标,导致精力分散、学习效率低下,在学习的源头上就出现了问题。

第二步,找到巨人

在学习这件事情上,我们一定要有巨人思维

所谓巨人,就是在某个领域的牛人,他们在某方面的见解远远超出一般人,甚至代表了人类目前的最高水平。但现实中,我们学到的大部分知识,都并非巨人的一手知识,而是二手、甚至二手的二手知识。

如何才能找到巨人呢?

方法之一是问中间的巨人。

我第一次接触到思维模型是通过成甲老师,读到了成甲老师的《好好思考》,在这本书中我发现成甲老师反复提到一个人:查理·芒格。后来才知道原来查理·芒格正是多元思维模型的提出者。这样我便通过成甲老师这个中间巨人找到了巨人。

有的人会说,我连这个中间的巨人都找不到怎么办?

知识获取如此方便的时代,如果你都无法找到某个领域谁是大牛,就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第三步,建立框架。

19世纪的最后一天,欧洲著名科学家欢聚一堂。英国理学家威廉·汤姆生发表新年祝词,他说,物理大厦已经落成,所剩的只是一些修饰工作。不过,它的美丽而晴朗的天空却被两朵乌云笼罩,一朵出现在光的波动理论上,一朵出现在能量均分的麦克斯韦-玻尔兹曼理论上。

这段演讲广为流传,物理学发展的历史表明,这绝非两朵普通的小乌云,正是这两朵小小的乌云,终于酿成了一场大风暴,物理学大厦都为之震颤,动摇着物理学的框架。

学习也是如此,不管学到什么东西,最后一定得归到一个框架之中,只有这样才能将知识串成一个整体,才能发挥知识的合力。

框架不牢,地动山摇。

建立框架的方法有两种:自上而下自下而上

一般来说,我们可以直接巨人的框架(自上而下),当然我们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实践总结出自己的框架(自下而上),并将自己的框架与巨人的框架进行对比优化。

第四步,完善知识要素。

搭建好框架后,接下来就是往框架里面填充具体的知识要素。

比如最近刚出版的一本书《福格行为模型》,这本书围绕一个公式展开:B=MAP。当动机能力、提示三个要素同时出现时,行为就会发生。这个公式就是全书框架。

但如果光只知道这个框架,我们还是不知道怎么用这个知识来指导我们的行动。

这时候就需要对这个框架进行进一步拆解,完善各个部分的知识要素。

比如能力这个要素。

如何才能提高我们在某个方面的能力呢?

可能的答案之一是划小圈,将要做成某件事情的能力划分为若干等级,在实践中稳步提升难度,这么做的最大好处是能够帮我们建立自信心

前面说到,我们的本质是被情绪驱动的,当我们对某件事情有了信心之后,我们才能克服更大的困难。

如此,对框架内的每个要素进行层层拆分,补充具体的知识要素。

第五步,实践运用。

在学习中,有两类人:一类是先干再说,在干中积累经验,一类是等学好了再干。

这两种方法,各有利弊。

第一种,速度快,但往往试错成本较高,第二类行动相对精准,但也可能贻误战机。但不管哪一种方法,都离不开实践。

我个人主张有了一定的知识框架后,马上投入到具体的实践中,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

对大部分人来说,也不要上来就拿“知行合一”来要求自己,纠结是先知后行还是先行后知还是知行合一。请先开始做一样再说。

比如上面说到的福格行为模型,你把理论研究地再透彻,但就是不行动,不在实际生活中去刻意养成一个习惯,那你的学习是无效的,因为你的行为没有任何改变。

此为学习。

3、思维

这里的思维指的是运用我们的思维解决实际问题,也可以理解为解决问题的能力

如果说学习是输入,那么思维则是输出,是运用我们所学解决现实中的问题。

在思维领域,我们首先要知道的是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思维不是对别人的批判,而是对自己的批判,准确地说是对自己思考过程的批判。

我们知道,完整的思考包括了三个部分,用公式表示:

完整的思考=论题+论证+结论。

批判性思考就是从这三个方面进行的。

比如,在论证环节,一个完整的论证包括前提、推理、结论三个环节。

要对论证环节进行批判性思考,就要评判:

1、前提是否成立。

如果一个论证的前提本身是不成立或有瑕疵的,这个论证的过程一定也是不成立或不严谨的。

2、从前提导向结论的推理是否有效。

常见的推理手法有归纳推理演绎推理两种形式。如果是采用演绎推理,那么就要去判断大前提是否成立、小前提是否成立、从大前提&小前提推出结论的逻辑是否成立。

篇幅所限,关于批判性思维,此处不再展开。

思维领域,我们其次要知道的是各种思维模型

成甲老师在《好好思考》一书中,将思维模型总结为四个层次:

第一类:经验技巧,往往出自实践经验总结,在我们处理具体问题时可以提供思路启发。

第二类:方法流程型,把很多常见问题的解决方案标准化、流程化了。

第三类:学科原理型思维模型,是各门学科中科学家们发现的重要的思考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型(用查理·芒格的观点就是,重要学科的重要原理)

第四类:哲学视角型思维模型,是指不同学科思考问题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和思想,是我们了解这个世界的不同角度。

这四个类型的思维模型,并不存在简单的“谁好谁差”的问题,而是各有所长,适用环境和条件不同。

大到企业战略、人生战略,小到我们日常琐事,如果能够掌握更多的思维模型,真正掌握各种思维模型的应用场景,将大大提高我们解决问题的效率

比如,公司启动战略调整,如何才能确保变革方向是正确的呢?如果只是靠老板拍脑袋,风险太大,搞不好全公司的人都被搭进去。

这时候我们不妨去学习下,那些先进企业都是如何做的。

华为举例,华为在一些列战略变革/业务变革中采用的最重要的模型BLM模型(业务领先模型)。

战略端:通过市场洞察(双差分析)导出战略意图,并在此基础明确创新焦点,进行业务设计。

执行端:从关键任务文化人才组织、协同等维度保证战略的有效执行

相较于个体经验,思维模型是范围更广、周期更长的经验总结,按图索骥,通常能大大提高我们的行动质量

此为思维。

写在最后

今天我们聊到了个体成长拼图的前三部分:情绪、学习、思维。

情绪是根本驱动力,是更底层的操作系统,极大影响着其它拼图的质量。

学习是输入,是对我们自身的武装,是资源的投入过程,让投入的ROI最大化是我们的方向。

思维是输出,是将我们所学进行统筹综合,对现实问提出解决方案。

思维只有转化为具体的行动才能真正发挥作用,而在行动中又势必会涉及沟通等人际问题。通过“人在事上磨”,我们逐步完善我们的心性,提升我们的领导力。当然,上面所说的这一切都建立在我们有一个健康体魄的基础之上。这些正是我们下一篇要和大家分享的,成长拼图另外四块:行动、人际、领导、体魄。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陈后圣

作者介绍:陈后圣,前世界500强职业经理人 、MBA智库&商业新知等知名平台签约作者、大愚咨询创始人&CEO、个人成长教练、目标管理专家。,微信公众号:陈辞令(ID:ccl2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