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是一场反人性的游戏,如何避开投资中的12个陷阱?

在加入重阳投资之前,我有10年的一线媒体从业经历,自认为是一个“有点见识的人”。但是,来到投资界之后,我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这种冲击主要来自“思维”和“认知”层面。我发现投资家的思维方式以及背后的心性修养与常人有明显的不同。同时,我也终于明白了以前投资股票却总被套牢的原因。总的来说,不管你是博学的杂家还是精通某个领域的专家,都无法确保投资成功,因为知识是知识,投资知识是投资知识,两者不能直接划等号。投资有自己的一套认知体系,如果没有掌握这套体系,那么你便是“有知识的小白”,同样不免沦为“韭菜”。

重阳投资创始人、首席投资官裘国根先生说过:“投资是一场反人性的游戏。”要想通过投资成功积累财富,必须改造自我,其中核心的一条便是改造自己的认知。

幸运的是,我开始重新检视并构建自己关于投资的认知。这一方面是通过阅读大量投资大师的经典著作。我仍然记得2014年第一次阅读查理·芒格的《穷查理宝典》时的情形。那是一种少有的醍醐灌顶式的阅读体验,让我认识到原来看问题竟可以有如此不同的角度。所以,本书的写作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受到查理·芒格的启发。后来我又读了沃伦·巴菲特、霍华德·马克斯、彼得·林奇约翰·邓普顿安东尼·波顿乔治·索罗斯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杰西·利弗莫尔伯顿·马尔基尔等人的著作或文章,无不进一步加深了我对投资认知的好奇和探究之心。

我的创作灵感的更重要的一个来源是,在重阳投资我可以通过亲身观察和参与团队的投资实践,对投资大师们的理论进行验证,从而明白他们所讲的并不是纸面上的虚言,而是真正对财富创造以及人生有益的宝贵智慧。事实上,裘国根先生就是一位具有明显逆向思维特点的卓越投资家,他从不盲目从众,始终保持独立思考,所以能够取得业内罕有的投资业绩。

这本书的创作同样得益于我的跨界经历。我发现不管古今中外,顶尖智慧之间都是相通的,比如沃伦·巴菲特、查理·芒格的智慧与中国道家鼻祖老子的思想就有许多异曲同工之妙,所以我创作了一系列专栏文章“老子对话巴菲特”,这种跨时空的虚拟对话受到了投资圈内不少读者的喜爱。

在此基础上,我对与投资认知相关的一些最核心的认知原则进行了条分缕析,逐渐形成了一个带有某种跨界特色的认知系统。在这个梳理的过程中,我自己受益匪浅,它让我从一个“有知识的小白”逐步走向了专业。继而,我也希望将这个认知体系分享给更多对投资理财有兴趣的朋友,这就是这本书的由来。

投资是一场反人性的游戏

投资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投资的科学指的是宏观大势研判、行业企业基本面研究和估值这些可以“计算”的方面,投资的艺术则有关于认知及心性。这两方面同等重要,但是在投资实践中,很多人更注重科学的一面而忽视艺术的一面,导致出现一些不该发生的悲剧。

检索投资史,我们不难看到,成功的投资家往往也是认知及心性的大师,比如沃伦·巴菲特查理·芒格约翰·邓普顿等。而曾经辉煌一时,后来却一败涂地的投资家往往不是败于科学,而是败于认知,比如著名的华尔街股票作手杰西·利弗莫尔以及由多名诺贝尔奖得主组成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甚至连牛顿这样的科学巨匠也在股票投资中巨亏,最终发出那句著名的浩叹:“我可以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难以预料到人性的疯狂!”

我们每个人都有认知和心性的缺陷,这是由我们基因进化的进程所决定的。进化的第一法则是基因的传递,为了完成这一目的,进化给人类制造了许多的“奖励”机制,它体现为各种感官的快乐,通俗地讲,就是所谓的“七情六欲”。这些感官的快乐都是很短暂的,正因为快乐易逝,所以我们永不满足,贪求一旦过度就形成了“贪婪”。

这些“七情六欲”不仅是短暂的,而且很可能还是“虚假”的。科学实验发现,不管是猴子还是人类,预期将吃到自己最喜爱食物时的快感甚至多于真正吃到时的快感。这种预期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幻觉”。事实上,焦躁、绝望、仇恨、贪婪……这些情绪都具备“幻觉”的成分,甚至我们心心念念的“自我”可能也是一种“幻觉”。这些“幻觉”可以理解为自然选择为了实现基因安全以及多产而给人类制造的某种认知漏洞。不过,这并不是说“七情六欲”都要摒弃,“无情何必生自序 财富是认知的变现,破财是认知的沦陷斯世”,恰当的情感和有节制的欲望可以使人生的过程更加丰富多彩。只是在投资这样需要高度理性的领域,我们需要对情感和欲望多一份深层的审视。

在瓦特发明蒸汽机之前,人类文明的演进非常缓慢,这导致了我们基因结构的固化,也导致了我们认知的迭代非常缓慢。但是,进入现代以来,在科学和器的层面,人类文明已经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这种变化要远远领先于我们基因的进化。

同时,自然选择并非人类进化的唯一路径,在自然选择之外还有社会选择。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早已摆脱了先祖们所面临的生存繁衍的困境,社会选择的权重越来越高。社会选择要求我们超越仅仅作为基因传递工具的动物性,变得不那么自私、狭隘、短视,不那么贪恋短暂的愉悦,而是更加乐于协作、理性、包容,更加愿意追求长久的幸福,也就是变得更具有“人性”,甚至有的人可以超越人性而展现出某种“神性”。

我们在自然选择进程中形成的认知显然与我们生活的现代环境发生了严重的错配,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虽然我们的身体已经处于21世纪,但是我们的大脑还停留在丛林社会,这无疑极大地阻碍了现代的我们走向真正的成功以及获得长久的幸福。

股市是人性的放大器,无论是贪婪还是恐惧,种种认知的缺陷都在其中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无疑是成功投资的大敌。

查理·芒格曾说:“即使握有全世界最锋利的刀,如果你自己的心性存在缺陷,那么它也会成为自残的工具……如果你拥有最精于计算的头脑,但始终无法克服欲望的纠缠,那么在巨额财富的重压之下,你注定将粉身碎骨。”

芒格擅长逆向思维,他的理念是,人们如果想取得投资成功,首先要思考的是如何避免投资失败。清楚地认识到认知的先天缺陷,然后建立科学正确的认知,正是避免投资失败的前提。

所以,财富是认知的变现,破财是心智的沦陷。

汲取成功的智慧,穿越认知的迷雾

许多非专业的投资者朋友可能都经历过这样的炒股五阶段。

第一阶段:在火热的市场气氛中买进股票,一开始股价随着大盘天天涨,你非常开心,经常请朋友吃饭或者唱卡拉OK。

第二阶段:好景不长,股市从高点回落,你买的股票的价格也随之下跌,这时候你仍然信心满满,觉得这不过是暂时的回调,股价肯定会涨回来并再创新高。

第三阶段:事与愿违,某天,股价终于跌破了你的成本线。你仍然不信邪,咬牙坚持,不过这时候你的信心已经没有那么坚定了。

第四阶段:市场气氛进一步转冷,甚至都没有人再谈论股票了。你买的股票价格也跌到了新低,可能比你买入的价格低50%甚至更多。这时候你终于心灰意冷,放弃了抵抗,但是你并没有割肉斩仓,只是任由股价雨打风吹去,再也不看股票账户。同时内心深处依然抱着侥幸的希望——“守得云开见月明”,只要没卖,只要我等,总有希望。

第五阶段:现实比预想的更残酷,这一等可能就是3年、5年,甚至8年、10年。你望眼欲穿,回本无望,终于在内心承认了投资的失败,或者另有着急用钱之处,不得已割肉出局。

在这个过程中,投资者既亏了钱,也亏了时间,却不知道为什么。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是一个又一个认知误区让你掉进了陷阱里。在第一阶段,过度自信、贪婪与嫉妒、急于求成迫使你不断追高入场;在第二阶段,禀赋效应锚定效应让你无法灵活变通;在第三、第四阶段,损失厌恶、被剥夺超级反应及无为综合征迫使你一步步被套牢、深陷;在第五阶段过度悲观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迫使你不得不斩仓出局。而在整个过程中,线性思维、盲目从众故事思维火上浇油,助长着你的贪婪和恐惧,将你绑定在追涨杀跌的怪圈当中。不仅如此,股票市场还是一个“黑天鹅”满天飞的世界,一不小心就可能踩雷。最后,交易程序与生活程序其实紧密相关,即使你通过投资实现了财富自由,如果“财不配位”,也可能反遭其害。

所以,买卖一只股票看似简单,其中却有这么多的认知误区等着你。这些认知误区说起来并不复杂,但背后却有非常深刻的进化学根源,因此改变起来并非易事,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财富是认知的变现》一书便是希望总结投资商业史上失败的教训,并从成功的投资家那里汲取成功的智慧,以带领投资者穿越认知的迷雾。应对12个认知误区,本书给出了12个破解之道:

1.以“自知者明”破解“过度自信”;
2.以“理性自律”破解“贪婪与嫉妒”;
3.以“长期主义”破解“急于求成”;
4.以“安全边际”破解“禀赋效应”;
5.以“变亦不变”破解“锚定效应”;
6.以“未来思维”破解“损失厌恶”;
7.以“逆向思维”破解“过度悲观”;
8.以“独立精神”破解“盲目从众”;
9.以“周期思维”破解“线性思维”;
10.以“概率思维”破解“故事思维”;
11.以“谨慎小心”破解“黑天鹅”;
12.以“财富善念”破解“财不配位”。

行为金融学专家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教授的概念,12个认知误区是“投资者的敌人”,而12个破解之道是“投资者的朋友”。当然,这12个认知秘诀远远不是投资智慧的全部,但或许有益于破解一些最常见的认识误区。希望本书对这些投资认知常识的科普能够帮助朋友们避免在财富积累的道路上犯下一些最初级的错误。

投资问道:老子对话巴菲特

一边读老子一边读巴菲特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它让人感觉到顶级智慧之间竟是如此异曲同工。老子和巴菲特、芒格虽然年龄相差了约2 500岁,从事的是完全不同领域的工作——图书管理员和投资家,但是他们所讲的道理却高度相通,毫无时空的隔膜。

不信,我们就先来拉清单罗列一番。

1.巴菲特和芒格恪守不熟不投的原则,绝不做跨越自己能力圈的投资决定,巴菲特说:“我只做我完全明白的事。”芒格说:“承认无知是智慧的开始。”老子则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2.巴菲特和芒格都极为自律,哪怕在小事上也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巴菲特说:“如果你不学会在小的事情上约束自己,你在大的事情上也不会受到内心的约束。”老子则说:“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3.巴菲特和芒格喜欢长期投资,巴菲特说:“时间的妙处在于它的长度。”芒格说:“如果既能理解复利的威力,又能理解获得复利的艰难,就等于抓住了理解许多事情的精髓。”老子同样反对速成,他说:“大器晚成;大音希声。”

4.巴菲特和芒格十分注重给投资留有安全边际,巴菲特说:“我建一座能承重3万磅的桥,但却只让通1万磅的车;这样就算我大意了失算漏放了一辆1.2万磅或者1.3万磅的卡车过去,也不至于桥毁人亡。”芒格:“河水淹死会水人。”老子则说:“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

5.巴菲特芒格善于变化,芒格说:“当条件变化了我们也要变化。”老子《道德经》通篇都在讲变化:“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万并作,吾以观复”等。

6.巴菲特和芒格在投资中善于抛弃面子、情感等因素,总是从内在价值出发选择投资标的。老子则说:“不失其所者久。”

7.巴菲特和芒格喜欢逆向思考,巴菲特说:“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芒格说:“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老子则说:“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

8.巴菲特和芒格喜欢集中持股,他建议每个投资人都给自己一张卡片,上面只允许自己打20个小洞,每次买入1种股票时,就必须打1个洞,打完20个,就不能再买股,只能持股。老子则说:“少则得,多则惑。”

9.巴菲特和芒格深知辩证之法,芒格说:“在有限的世界里,任何高成长的事物终将自我毁灭。”老子则说:“反者道之动。”

10.巴菲特和芒格从不被故事所迷惑,总是安静地等待机会,巴菲特说:“诀窍是当没有合适的事情可做时,就什么也不做。”芒格说:“我的系统总是坐下来静静地思考几个小时。我不介意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老子同样喜欢以“致虚极,守静笃”保持头脑清醒。

11.巴菲特芒格以极其谨慎小心的态度防范不确定性的“黑天鹅”,巴菲特说:“有些时候我们过于谨慎,但我宁可100次的过于谨慎,也不愿1%的不谨慎。”芒格说:“所有的投资评估都以衡量风险开始”。老子则说:“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

12.巴菲特和芒格具有很高的道德标准,巴菲特说:“你给别人的爱越多,你获得的回报就越多。”芒格说:“要得到你想要的某样东西,最可靠的方法是让你自己配得上它。”老子则说:“上善若水。”……

这个阅读体验使我产生一种创作冲动——将老子和巴菲特拉到一起做个跨越时空的对话。我们假设老子复活了,好学的他对投资这门显学产生了浓厚兴趣,又恰好在奥马哈小镇遇到了巴菲特和芒格,就向这两位当世投资“大神”问个究竟。恰好巴菲特和芒格也知道老子是东方的得道高人,于是热情延请老子至家中做客,探讨智慧。

于是将近2 600岁须髯尽白的老子,91岁仍然喜欢喝可乐、吃甜食的巴菲特,以及97岁少言而犀利的芒格之间发生了一场巅峰对话,他们一聊便是12日,每日一个话题,场面可以说精彩纷呈,智慧爆棚。

在这场对话中,笔者有幸被邀请作为聊天助理。为了便于称呼,老子还给笔者起了个昵称:“舒姓拆开,左舍右予,不如就称呼你‘小舍’吧,小舍小得嘛!”笔者欣然接受这助聊的角色。

在做完这一系列梳理之后,我的一个深刻感受是投资之道最终是做人之道。人生无论是致富,还是成名,抑或是登高位,都不易,但是更不易的是发现自我并实现自我。成功的投资家正是这样一类人,他们不仅成功地通过投资积累了财富,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成就了自我,而失败的投资家却往往在这个过程中迷失了自我。所以我相信,这些由投资衍生出来的智慧,也将有益于我们体悟为人处世之道,最终提升我们的生活幸福

作者:舒泰峰,来源《财富是认知的变现》,重阳投资合伙人舒泰峰投资专著。带你穿越认知的迷雾,避开投资中的12个陷阱 。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