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投资者给企业家的7个建议

文/王国斌

资本从来都不是免费的,资本有它的纪律性和原则性,资本市场只会给那些资本利用效率高的企业高估值。”

资本市场的长远发展,取决于真正为市场创造价值的企业的发展,资本市场的发展空间最终取决于企业的空间,而企业发展的核心就是企业家。从全球化城市化不断加剧和科技飞速进步的角度来说,中国目前为企业创造了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而这个空间能不能实现,取决于大量企业家能不能涌现。我认为供给侧改革非常重要的成果之一,应该是涌现了一大批企业家。

作为投资者,我想基于20多年的投资经验与实践,给企业家提供一些个人视角的建议。

投资者与企业家不同,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资本市场主要发挥两个功能:一是给投资人带来回报;二是为需要风险资本的企业找到风险资本。企业家天生具有冒险精神,不断追求变化;而投资者尤其是价值投资者是不太喜欢变化的,甚至是厌恶风险的,他们间的关系很微妙。

哈佛大学的一位教授说过:“投资者就像坐在摩托车上的人,他越相信驾驶人的品格和能力,这项投资就越有吸引力。”

获得财富需要冒险,而守住财富需要近乎偏执地规避重大风险,让复利发挥作用。凯恩斯曾经说过:“随着时间推移,我越来越相信正确的投资方法是把相当大的一笔钱放在自认为了解且完全相信的企业管理者手中。”

建议一:高度关注风险

乐观是企业家非常重要的品质。我去见何享健先生的时候,他说:“如果不是乐观主义者,就不该当企业家。”丹尼尔·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这本书中说过:“乐观主义者对塑造生活起到了或大或小的作用。他们的决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这些乐观主义者是发明家、企业家、政治和军事领导人——总之不是普通人。他们寻求挑战,承担风险,最终获得了成功。”

作为投资者,我希望企业家非常乐观、非常自信,但不希望他们的乐观、自信是过度幻想。乐观的益处只属于那些有点偏见、能够突出正面但又不至于脱离现实的人。查理·芒格也说过:“永远不要低估那些高估自己的人。”

乐观也容易给企业家带来重大风险,让他们没法理性面对杠杆。巴菲特说过:“真正的风险来自从事你不懂的事情。”由于波动比较容易通过杠杆冗余短期应付,短期并不会带来风险。但长期而言,盲目自信将会带来过高杠杆、连环收购、摊子铺得太大,等等,此时企业家将经受不住波动。

2017—2018年时我常说,很多企业创始人会因为过高的杠杆破产,或者他个人先于企业破产。企业家经营成功的时候,应该像保守的投资者一样防范两个最大的陷阱:高杠杆和高集中度。面对一些新项目,不仅要看它的成功概率,更要看它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如果无法承受,不管概率多少都不能做。查理·芒格曾经说过:“聪明人因为酒、女人和杠杆破产。”我认为其中最多的破产原因是杠杆。

建议二:注重短期与长期的关系

经济学上有一个效应叫双曲贴现效应,指的是人们面对同样的问题,相较于延迟的选项更倾向于选择及时的。我们总是过多地关注短期问题,认为今天的选择对应的后果离我们越远,与当下关系越小。

任正非提到他的女儿,说不会选择她做接班人,原因是一个领导人必须能够预见未来10~20年的技术趋势,而他的女儿没有技术背景,没有能力预测未来的趋势。

这里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不能短视。投资者炒作香港股市中的仙股就是短期的侥幸行为,认为不会轮到自己接最后一棒。金融行业的人更倾向于短期,认为今年拿到奖金就行了,至于明年、后年还做不做这个行业,没关系。资本市场从来都是只注重短期效应的名利场,因此,企业家容易把昙花一现的好消息市场竞争优势混为一谈。对于企业家来说,这样的短期行为也会带来巨大风险

建议三:专注

资本市场更加青睐细分市场的龙头和专业企业多样化经营的企业的估值一定比细分业务的企业的估值更低。

作为投资者,我喜欢这样的组合体:专注自己的行业,同时以开放的心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特别是在成功的前提下,积极进行各种试验,一旦成功便可产生巨大回报。

我觉得专注的同时,偶尔分心是可行的,分心有时候会产生很多意外收获,盘尼西林、伟哥、化疗的诞生都是这样的意外收获。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保持竞争力需要百分之百的努力,但是持续的竞争力也需要一个企业家偶尔停下来,看看其他的可能性。不过在资本市场,专注一定会比多样化带来更高估值。

在美国,多元化公司和主业集中公司呈现不同的状况:主业集中公司平均持有的现金是多元化公司的两倍。而在中国资本市场,像美的格力海尔伊利这些主业非常集中的公司,它们的现金储备都非常充足。

建议四:资本从来都不是免费的

资本从来都不是免费的,资本有它的纪律性和原则性,资本市场只会给那些资本利用效率高的企业高估值。

对于企业来说,与资本收益无关的任何事情,都只是达到最终目标的手段,企业的最主要目的是要提高股东权益内在价值

任正非考虑得最多的事情之一,就是收益员工和资本之间的合理分配。这是一个非常长期的问题,企业家们从马克思对资本市场进行了客观科学的分析开始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任正非选择不上市,不愿意被资本市场裹挟,就是考虑公司长期战略短期利益的平衡。

建议五:延迟满足

关于延迟满足,1966年至1970年初,有一个著名的棉花糖实验,这个实验是斯坦福大学一位心理学家做的,目的是考验儿童耐心和意志力。十几年后,研究者发现那些在实验中表现出较强耐力和意志力的孩子成年后更加成功。卡尼曼对《棉花糖实验》一书的评价是,读过之后“你对人性的看法会深深地改变”。

所以一个人的成功不仅仅是靠智力,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对未来的耐心。企业家们应该经常问问自己:那些额外的利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吗?你的生意是时间的朋友吗?

很多企业比如滴滴美团微软亚马逊,你可以比较它们,哪些是想快速获得利润的,哪些是为了获得更大的护城河,宁愿牺牲利润的?获得护城河和获得利润二者之间要有一个权衡。

长期来说,只有不断建立可持续的东西,对企业家、投资者才是最有好处的。最典型的失败案例是李自成,他没有选择延迟满足。

建议六:回避投机暗示

不要置长期经济结果于不顾,花高价收购公司以追求多元化。不要盲从投机思维的机构和顾问发出的暗示,要考虑什么是重要的,而不是什么被认为是重要的。

现在,很多企业家经常被充满投机思维的投资者围绕,受他们影响。查理·芒格巴菲特曾经引用过林肯的一个例子,林肯曾提出过一个问题:“如果你把一条狗的尾巴称作一条腿,那么一条狗有多少条腿?”然后,他自己的回答是:“四条腿,因为把尾巴叫作腿并不能真的把它变成一条腿。”查理·芒格说,像林肯这样的人去华尔街的话一定很孤独。

企业家需要和那些真正有知识的人,而不是那些假装有知识的人打交道。我强烈呼吁所有企业家,如果你希望你的企业长治久安,尽可能回避那些充满投机思维的人给你发出的暗示。

建议七:诚信

好名声得之难,失之易。一个对他人坦承自己错误的管理者员工更可能会从错误中获得教训。公开欺骗他人的管理者最终会私下误导自己。如果一个管理者总是把自己的失误怪罪到别人头上或者归咎于外界环境,那么面临其他重要事情时他也更倾向于自欺欺人。

所以,诚信应该成为贯穿企业家职业生涯的根本要素。在商业世界里,诚实的管理者就是企业的一笔宝藏。如果企业确立了诚信、理性、公平的好名声,股市最终会给它很高的奖励。

在上述给企业家的建议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三条。

一定不要有太高的杠杆。
一定要专注。
一定要诚信。

如果企业家能够具备以上良好的品质,在目前这个时代,优秀的企业一定会不断涌现,资本市场一定会走得越来越好。

王国斌 著
湛庐文化 出品

本文选自《投资中国》。泉果基金创始人、君和资本联合创始人东方资产管理创始人王国斌力作;近30年金证券投资从业经验积淀而成的投资札记;完整展现王国斌始终看好中国、看好资产管理背后的思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