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最不可能被裁员?

文:格总

这段时间网上一大波裁员新闻,看着就很伤感,还有些公司把裁员说成员工“毕业”了,简直叫人无语。

不过伤感之后,我们回归到个人层面,还得面对一个问题:

要怎么做,才能尽可能避免裁员?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最不可能被裁员?

我的答案是,成为:

哪怕困难大到天际,照样不灰心,不找借口,千方百计豁出去搞定的那种人。

这样的人,最不担心裁员,即使被裁,也不怕找不到下家。

厚着脸皮说一句,我觉得我就是。

今天这篇,我之前在粉丝群里分享过,是一件往事,我怎么搞定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

反响特别好,群里都说像看商业大片。

商业大片不敢说,反正是我的亲身经历,下面我讲述经过,也不讲啥方法论了。

有啥收获,你们一边看一边自己琢磨吧。

1

之前做投资,当时我是投资部总经理项目前期接触、高层互访、内部立项、项目考察……全都做了,进入合同谈判阶段。

双方主谈的,投资方是我,业主方是对方副总裁,一位年纪比我大将近十岁的女士张总。

张总很干练,很和善,但骨子里很桀骜一个人。

因为对方是个大集团,所以,虽然我们是投资方,还是在言语里对人家客客气气,很尊重,经常是我带着其他部门的人,一般四五个,去到对方总部。

偶尔对方也来我们这里。

在对方那边,场面上人家好吃好喝招待我们,酒桌上殷勤得不行,但是一上谈判桌,虽不能说强势,那也是一板一眼讲条件,要价钱,一个条款都翻来覆去讨论,很谨慎。

半年过去,差不多十个回合之后,除了最核心的价格留给双方老大来拍板,其他还剩20个左右的分歧点。

其中有10个点,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之前虽说是双方董事长共同约定的签约日期,但我们内部知道,这个日期主要还是我们需要,因为牵涉到后面的偿付,甚至公司财报

我们很着急。

作为投资部负责人,除了时间因素,我还考虑到第一次合作不光要,且必须双赢。

为啥呢?

通常,最好的谈判结果是我们占到“实际上”的便宜,再给对方一种占到便宜的“感觉”,就行了。

但这个项目不是,我还得考虑后面的第二期、第三期,乃至更多合作的可能性,所以得真正双赢才行。

不然就算第一期合作,人家后面也不跟你玩儿了。

于是谈判桌上,我一边要尽可能维护公司利益,不能让对方把节奏带走,一边又得时不时敲打在场的其他部门。

特别是法务。

法务的本职工作,是把“所有可能的”法律风险全部堵住,这个我当然尊重。

但是对方的法务也不是吃干饭的。

要是双方都完全按法务意见来,那合作基本上没戏。

2

还剩20个分歧点,我带着团队又飞过去了。

双方都知道,这应该是我们这个层面最后一次沟通,行就行,不行就只能卡在这里。

两边董事长只要有一个对这个进展不满意,很不爽,那这生意就黄了。

针对这个事,我之前专门给公司分管法务的副总发了邮件,抄送其他高层,询问对这些分歧点的看法。

结果没回应。

就很无语。

那天一早出发去机场出租车上,我又打开电脑,把邮件打开,跟副总电话,你不是不表态吗,那我直接电话你好了。

我跟他讲明利害,想让他跟法务部门老大说一声,有哪哪哪个条款,我绝对会保住,请他相信我的原则性,但是有些意义不大的条款,能放就放,没必要坚持了。

结果人家不接招,让我去找法务部门沟通。

而之前法务老大的说法是,“格总啊,我也没办法,要我们X总(就是这个副总)同意了才行……”

得,我一看没办法,只能祭出大招了,就给我的直接领导公司总经理电话,想请他帮着沟通沟通,结果总经理就来了句“兄弟,你整体把握吧,我相信你,没问题”。(后来才发现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中,高啊)

我当时想的是,天啊大哥们,这什么情况……我太难了啊啊啊啊……挂了电话万念俱灰,想死的心都有了。

心想我这整整半年的工作,难道就这么功亏一篑吗,没法接受啊……

一路上实在没心情睡觉,飞机上要死要活地想办法,直到快落地了,我决定孤注一掷。

我们是早上10点飞机,将近12点落地,计划下午3点开始谈判,然后7点晚宴。

飞机一落地,我就跟对方副总裁发了个微信,就是那位女士,“张总,下午谈判之前我想单独和您聊一下,您看方便吗?”

张总说没问题。

上了来接机的车子,我对同行的几个人包括法务老大说,“张总想约我单独聊一下,一会儿你们先回酒店休息吧,我晚一点到。”

接机的车子把我放到张总办公室下面,然后送另外几个人去酒店了。

3

张总秘书把我引进她办公室,我一屁股坐沙发上,一脸沉重。

“怎么啦格总,瞧您这一脸愁容的?”张总笑盈盈看着我,温暖的眼神背后全是精明,我也不含糊,紧锣密鼓,聊了一个多小时。

细节不多说,我主要谈了三点:

第一点,我感觉无比失望,无比挫败。

原因是项目沟通了大半年,我对他们公司感觉非常好,特别对张总非常欣赏,想交她这个朋友,想促成这次合作,所以在公司内部尽全力推动。

我列举事实,不光说服了谁谁谁,还说服了谁谁谁……

但是现在我心力交瘁,事到如今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第二点,主要问题,不在对方,在我们。

20个分歧点,主要的有10个,但公司对这10个分歧里面的只有3个,才非常敏感,是底线。

背后的原因是,我们之前在某个投资项目上有过重大失误(请张总保密)。

除此之外,另外3个分歧点公司领导根本不关心,是业主看重,但对我们又毫无意义的,明明简单让步就是,偏偏我们法务胡搅蛮缠。(我一边说一边开始破口大骂)

至于最后的价格,之前双方互相试探过,都知道项目这么好,中间能谈的空间很大。

虽然是要老大们来拍板,反而不会是问题。

所以只要解决了我们这个层面的分歧,合作基本上就稳妥了。

第三点,我在我们公司受罪,张总也一样。

我说,张总您虽然一直都没说,我相信跟我在公司里一样,一定也是一边做事一边受气吧?

像上次我看有个条款,内啥啥啥,你们内部就争得厉害(我列举了事实),我觉得啊您当时的心情跟我是一模一样的,咱们是同病相怜啊。

所以今天单独来找您。

要不这样:

其他部门的意见我们当参考就好,咱俩商量着,把这10个点先定了,怎么样?不然等下午上了谈判桌,两边法务争起来,一点儿意思没有,影响大家感情不说,双方老大不满意才是最要命的。

张总嘿嘿一笑:

“哎呀,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格总您不用这样啦,您电脑带了对不对,你打开,我们现在就来定好了。”

4

最后,这20来个分歧点中的10个重点,我坚守住对公司最重要的3个,又“出卖”了另外3个。

剩下4个,跟张总一人两个各自让步,对半分了。

谈完之后,我非常真诚的说:

张总,您真是太好了,我觉得咱们两家的合作我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您,今天晚上,我必须得好好敬您一杯,不过我现在得赶紧回酒店休息一下了,您帮我安排个车吧。

回到酒店,我把谈判成果发给随行的下属,说下午投影的时候,用这个版本。

下午3点,谈判正式开始。

一开场,看着投影的合同,双方团队都有点懵逼。

解释说:

“是这样,标黄的条款不必再讨论了,今天中午我和张总已经做了沟通,就按这个版本来定稿,我们讨论其他未决条款吧。”

张总点点头,对。

法务老大看了看我,没说话。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nnd,生米煮成熟饭了你还想咋样,难道站起来说反对吗?张总的面子你总要给吧?再说我拍的板,也不用你担责,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关键条款已经定完,接下来,剩余条款也没啥好争的,所以那个下午,我基本都靠在椅子上睡觉(互相也比较熟了),天啊我太累了,太困了……

等我醒过来,所有条款都谈拢了,大功告成。

那个晚上我又喝多了,又被人抬回的酒店。

最后的价格谈判,果然没啥问题,这个项目成了公司最大的单笔投资

再后来,第二期也顺利合作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
格总

作者:格总,白天上市公司高管,晚上原创公号号主,匿名写作400篇好文,抖职场秘密,解成长难题。微信公众号:格总在人间(ID:I-Gargamel)

取消收藏
公司  员工  谈判  利益  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