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被清退的农民工染黑头发,我仿佛看到了每个人的60岁

文:古典

从过年开始,有一群人偷偷加入了染发大军。

不是爱美的广场舞大妈,而是被清退的超龄农民工

在天津,一名“被超龄”的农民建筑工张伯无处可去,情急之下,他染黑了头发,谎报年龄,拿着自己儿子的身份证,找认识包工头试试看能不能混过去。看能否继续赚每天200的泥瓦工工钱。

毕竟,这是自己在农村一个月的养老金

事情的起因是在年初,上海、天津、广东深圳、江苏泰州、江西南昌、湖北荆州等多地发文,对建筑企业招录和使用超龄农民工做出限制。

比如上海,就明确禁止60周岁以上男性及50周岁以上女性进入施工现场从事建筑工作业。

01

这个政策,出发点是好的。

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是安全。

年龄大了,活动能力不好,在工地上常年高强度劳动,很容易出事。

上海市建设工程安全质量监督总站安全科科长崔勇介绍,2018年全年建筑业安全生产事故造成死亡的人员里,超过60岁的占比达到15%,而当时建筑从业工人中,超过60岁的占比仅有1%。

另一方面,建筑工程行业技术更新很快。

机械施工,数码孪生建筑,新型材料等,都在提高建筑行业的技术含量,让这些超龄的手艺人无所适从。建筑行业也在逐渐开始“机器换人”的阶段。

但很少有人站在“个体”的角度,思考这件事的带来的连锁反应

这群当年为我们盖起高楼大厦的人,因为一个限制令,带来的命运改变。

而这样一群60岁以上的建筑工人的离场,又是未来许多正在跑向老龄化、面临科技升级的人群——35岁的程序员,40岁的快递员,甚至30岁的网红……的未来图像。

02

首先大概盘点一下,全国到底有多少超龄的农民工

根据《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全国农民工总数是2.85亿左右,其中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26.4%,每四个就有一个。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章铮进一步调查指出:在2016-2020年,全国农民工人数从28171万增加到28560万,其中50岁以上的占比从19.1%增加到26.4%,人数增加了2150万,而其中超龄农民工的总数估算为1322万。

建筑行业占农民工的比例最大,19.1%,如果按照这个估算,被“清退”的超龄农民工,会超过250万。

当然,不允许上施工工地,并不意味着完全剥夺劳动机会,因为保安、仓管、厨房等领域还可以参加,但是收入比过去少多了。

原本只是工资比较低,但出来这个保护性的政策以后,连同工同酬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当你更深入看数据,你会发现一件更加难过的事。

这不是这250万人的事,是未来3-5年会越来越厉害的趋势

以陕西省数据为例,2020年的超龄农民工比2016年增加了一倍(104%),数量上几乎占到了全省农民工增量的一半。

也就是说,就在过去5年里涌入城市农民工里,有一半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

老龄化社会的扑面而来,没有比这个数据更真实,又惊人的了。

03

在同龄人逛公园、跳广场舞的年纪,这些人为什么要染黑头发,跑到城市打工,从事高强度的日复一日的劳作?

第一个理由我想你肯定能猜到:能赚钱。

除了北京、上海等地的农民到一定年龄后,有800-1000元的养老金,大部分地区的农民月均只有100-200元,这相当于他们在城市一天打工的工资。即使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每个月的补助是300-1200。

为什么不去种地呢?

种田一年的收入,也就两三千块,城里打工一个月,相当于地里干一年。

为什么不考虑社保呢?

老一代人的社保意识很差,很少有建筑工地农民工愿意缴纳社保。加上跨省转移非常麻烦(连很多自由职业者、数字游民都缴不明白……)很多人被迫中断、甚至弃保。这个保护伞也被中断。

也许你说,即使这样,农村生活成本也低啊,现在农村生活也好了。为什么不回老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呢?

第二个理由是,他们想替孩子分担成本

很多家庭一辈子努力,就是为了把孩子送到城市里来,送到大学毕业,以为就可以安枕无忧,不求孩子报答,至少也可以自力更生,心里踏实了。

但这一代的年轻人,面临自己无法对农村的父母诉说,很难被理解的难——大学毕业也不灵了。

今年的大学就业率(现在换了叫做去向落实率,就业太敏感),截止4月17日,是23.61%,其中低收入家庭是21.47%。5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读完大学以后,近4个还没找到工作

面临刚刚踏入城市的这群人,未来他们面临的挑战还多着呢,就业、户口、买房、生娃……

这群我们的叔叔伯伯们,于是决定“再给孩子帮一把”,收拾行李,入城打工。变成我们家里洗碗做饭,路边工地上刷墙,和敲响你的房门,递给你快递的人。

我的一个朋友父亲,65岁从河南老家来北京,在大兴里做玻璃生意,每天从家具城骑着电动板车,给各个装修队送玻璃,干到晚上十点多。突然有天吃不下饭,肚子疼。回家里一查才发现是肠癌晚期,60天就过世了。

我这个小朋友学的社会学,在社区做工作,不到30,他哭得撕心裂肺,觉得自己太没有出息,书都白读了。

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专业——自己家人都照顾不好,还搞什么社会工作。他也不敢生孩子,不想再给家人任何负担了。

最后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建筑行业,也需要这些人。

很多包工头私下说,60岁以上的农民工很不错。一方面是因为“稳定”。年轻人不爱干,又经常跳槽,老年人只要薪酬还说得过去,就能从项目开始一直干到结束。

“他们很敬业,来工地干活几乎不会迟到,但毕竟年纪大了,反应也迟钝,还容易磕磕碰碰,体力又跟不上,只能做些拉车、搬砖的活儿。他们的工资一般是每天200多元,日结。”

“用超龄农民工也是无奈之举。年轻人不愿来,有的宁愿在家打牌也不愿来建筑工地打工。”

04

清退令”初衷是保护农民工的利益,但真实执行下来:

要么他们流向其他技术含量更低的领域,(最近能见到很多女性的快递外卖员,这也是进一步内卷,导致女性被卷入重体力劳动的领域);

要么自己也“违法”,偷摸上岗,但因为没有了薪资话语权,收入会更低。

他们当年希望的攒钱养老、帮孩子一把的希望,会越来越远。

你以为是在保护他们权利其实剥夺了他们同工同酬的权利。

能否为他们关上一扇门的同时,打开一扇窗?

提供更多的就业可能;

提供更好的技能培训

提供更灵活的社保、医保机制

至少,不要这么快关严这扇门?

如果说外墙施工,登高和上脚手架,比较危险可以清退,但仓储、地面加工、内部装修是不是可以放长年龄限制?

是不是可以增加所有人的安保措施?

毕竟,这不是一个建筑从业者老龄化的问题,而是全民、全行业的老龄化的职业问题。

我们不能让城市和职业,只接纳年轻人。

如果我们的社会不能为他们提供足够的保障,就不应该一刀切地剥夺他们的劳动机会,让他们无路可走,让他们必须染头发,混过工头,才能获得让自己和家人有尊严活下来的钱。

除了帮助那些更好的生活、旅游、跳舞的老年人,我们更要关注那些染了头发挤进工地的老年人,关注那些他们希望托起,又狠狠被时代挤压的年轻人,这一切与我们每一个人有关系。

对,是每一个人!

是30岁在奋斗的人,40、50岁在坚持的人,是20多岁的青年人,是在读初高中的孩子们。

毕竟,他们是我们的爸爸妈妈、叔叔伯伯,也是我们要走入的未来。

毕竟,我们住的房子里,我们吃的盒饭,都有他们的血汗。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6+1
古典

作者: 古典。生涯规划师,「新精英生涯」创始人,「个人发展共读会」主理人,500万册畅销书《拆掉思维里的墙》《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跃迁:成为高手的技术》作者,得到APP12万+专栏《超级个体》主理人。本文来源于公众号古典古少侠(ID:gudian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