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困惑与不定:是炒作,还是真未来

文/马修·鲍尔

试想一下,如果让你描述“元宇宙”的概念,你会怎样像其他人介绍?

毫无疑问,元宇宙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个巨大热潮,随着元宇宙热潮的进一步发酵,所有人也对元宇宙是什么以及将会带领人类走向何方众说纷纭。2022年,影响了扎克伯格科技大咖的元宇宙定义者马修·鲍尔在他的新书《元宇宙改变一切》中指出,元宇宙将全面改变我们工作、生活与思维方式

在这本全球瞩目的新书中,马修·鲍尔为大众厘清: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什么时候到来,如何真正构建元宇宙。

尽管人们对元宇宙充满幻想,但这个术语没有统一的定义或描述。大多数行业领导者以符合他们自己的世界观或能彰显自己公司能力的方式来定义它。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将元宇宙描述为一种可以将“整个世界变成一个应用程序”的平台,并可以通过云软件和机器学习进行功能扩展。你应该能想到,微软已经有了一个“技术堆栈”,这是对尚不确定的元宇宙的一种“自然契合”。

马克·扎克伯格在表达Facebook的元宇宙愿景时侧重于沉浸式VR,以及将相距遥远的不同个体连接起来时的社交体验。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的Oculus部门在产品销量和投资方面都很容易成为VR市场的领导者,而其社交网络是全球最大和使用人数最多的。

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将Epic Games对元宇宙的愿景描述为“一个广阔的、数字化的公共空间,用户可以在这里自由地与品牌互动,允许自我表达和释放快乐……”。

在许多情况下,高管们在讨论元宇宙时使用的描述表明,他们虽然觉得有必要使用这个流行语,但并未真正掌握它的整体含义。对于他们的业务来说,情况更是如此。2021年8月,Tinder、Hinge和OKCupid等交友网站所属的Match集团表示,它们的服务很快就会提供“增强功能、自我表达工具、对话式人工智能和一些我们认为是元宇宙的元素,这些元素可以改变在线会面和相互了解的过程”。虽然该集团没有进一步详细说明,但据推测,其元宇宙计划将围绕虚拟商品货币、化身和改进约会场景等方面。

虽然元宇宙的定义尚不明确,但它似乎即将到来。因此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中国科技巨头开始将自己的定位为元宇宙的领导者。而其国内竞争对手解释自己也会成为这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未来领域的先行者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例如,中国游戏巨头网易投资者关系主管在该公司2021年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元宇宙的确是当今的全球新流行语。与此同时,我认为没有人真正亲身体验过它。但在网易,我们已经做好了技术上的准备。当这一天到来时,我们知道如何积累知识相关技能组合。因此,我认为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我们很可能成为元宇宙领域的领跑者之一。”

科技界的许多人仍在对元宇宙的关键要素争论不休。

Facebook微软再到Roblox:元宇宙,一个永无止境的虚拟世界

一些观察家争论的焦点是:AR是元宇宙的一部分,还是与之分离,或者元宇宙是否只能通过沉浸式VR头显来体验,还是只有在使用这类设备时获得的体验最好。

加密货币区块链领域的许多人看来,元宇宙是当今互联网的一个去中心化版本,由用户而不是平台控制其底层系统,以及他们自己的数据虚拟商品

其中一些观点值得我们深思,如Oculus VR前首席技术官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认为,如果某家公司在元宇宙领域一家独大,那么它就无法成为我们想要的元宇宙。Unity Technologies首席执行官约翰·里奇蒂洛(John Riccitiello)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但他也指出,要想解决中央控制的元宇宙带来的危险,需要采用Unity Technologies的跨平台引擎和服务套件等技术,它们“降低了花园围墙的高度”。Facebook没有表示元宇宙是否可以由私人运营,但该公司表示,元宇宙只有一个,是一个整体,就像“互联网”一样,不存在“一个互联网”或“多个互联网”。而微软和Roblox公司则在谈论“多个元宇宙”。

按照人们对元宇宙达成的共识,我们可以这样描述它:一个永无止境的虚拟世界,其中的每个人都有一个有趣的化身,在身临其境的VR游戏中竞争取积分,他们可以选择自己最喜欢的社区,并随心所欲地扮演自己幻想中的角色。

关于元宇宙的分歧和困惑,再加上它与部分反乌托邦科幻小说的联系,即技术资本家操控着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人类生存,招来了各种各样的批评。一些人认为,很多公司只是把这个术语当作噱头。其他人则想知道元宇宙与游戏《第二人生》的体验有何不同。《第二人生》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虽然一度被认为会改变世界,但最终消失在了人们的记忆中,并从玩家的个人电脑上被卸载了。

一些记者认为,大型科技公司突然对元宇宙这个模糊的概念感兴趣,实际上是为了避免监管。该观点认为,如果世界各国政府相信一个颠覆性的平台转变即将到来,即使是历史上最大、最根深蒂固的公司也不需要由政府动手拆分,自由市场和反叛的竞争对手也将完成这项工作

另一些记者的观点则恰恰相反,元宇宙正在被这些反叛分子利用,监管机构之手对今天的大型科技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如EpicGames对苹果谷歌诉讼,“记录显示,有两个主要原因促使EpicGames采取行动。首先,EpicGames寻求的是能够带来巨大金钱收益财富系统变革。其次,诉讼是一种挑战苹果公司谷歌公司政策和做法的机制,而这两家公司的做法都阻碍了斯威尼先生对即将到来的元宇宙的构想。”

也有人认为,首席执行官们正在用这个词来为那些自己钟爱的、离公开发布还有好几年的研发项目背书,这些项目可能比预计发布时间晚得多,而且对股东缺乏吸引力。

困惑是一切颠覆的重要特征

所有新的、特别是具有颠覆性的技术都值得审视和怀疑。但是,目前关于元宇宙的争论仍然没有尘埃落定,因为至少到目前为止,元宇宙还只是一种理论。它是一种尚不明确的构想,而不是一种实际可感知的产品。因此,很难伪造元宇宙的具体内容,而且每一家公司都难免会根据自身能力和偏好去做出理解。

然而,看到元宇宙潜在价值的公司数量之多,也正说明了这个机会的巨大和它会带来的多样性。更重要的是,什么是元宇宙、它有多重要、它何时到来、它将如何运作以及它所需要技术进步,正是围绕这些问题的争论,产生了影响广泛的颠覆机会。不确定性和困惑并不代表这个概念不可行,它们正是其颠覆潜力的特征。

参考一下互联网。今天,普通人很容易读到百科中互联网的定义,然后根据自己的使用情况对它进行判断使用,并且可能认识到为什么它是一个有效的定义。但是,即使你在20世纪90年代理解了这个定义,它也没有清楚地解释未来可能是什么样子的,即便是在经历了千年虫病毒之后,情况依然如此。甚至连专家都不十分清楚我们要在互联网上构建什么,更不用说什么时候构建或者通过什么技术构建了。如今,互联网的潜力和需求是显而易见的,但在当时,几乎没有人能够针对未来构建一个统一的、易于理解的、正确的愿景

这种混淆导致了一些常见的错误类型。有时,新兴技术被视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玩具。有时,即便人们了解其潜力,也不清楚它的本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误解了哪些具体的技术将蓬勃发展以及为什么会这样。有时,除了具体的时间点之外,我们什么都猜对了。

人们即使对下一个平台的重要性有了充分的了解,但仍可能并不清楚其技术前提、相关设备的作用和商业模式

比尔·盖茨备忘录公开5年后,微软推出了它的第一个手机操作系统。然而,该公司误判了主流手机所采用的元素(触摸屏)、平台商业模式(应用商店服务,而不是操作系统销售)、设备的作用(成为大多数购买者的主要计算设备,而不是次要设备)、吸引力程度(对所有人而言)、最佳价位(500~1000美元),以及作用(大多数功能,而不仅仅是工作和接打电话)。

苹果的iPhone和IOS操作系统,以及谷歌安卓系统所迸发的颠覆性力量令微软的手机操作系统元气大伤且一直没有复原。安卓系统面向的是微软的许多典型Windows制造商,如索尼三星和戴尔,但安卓系统是免许可的,甚至与设备制造商分享应用商店的部分收入。到2016年,全球大部分互联网用户使用的都是移动计算机。2017年,即第一部iPhone问世10年后,微软宣布停止开发WindowsPhone。

作为消费互联网崛起的最大家之一,Facebook最初也误判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但能在被取代之前改正自己的错误。Facebook曾错误地认为人们访问互联网主要是通过浏览器,而不是应用程序。

2012年年中,Facebook终于重新推出了它的IOS应用,“从头开始重建”面向特定设备的代码。在一个月内,扎克伯格说,用户消费的“新闻推送故事量翻了倍”,“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犯的最大错误是在HTML5上押注了太多……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始,把所有东西都改写成原生的。我们白白浪费了两年时间”。

虽然微软和Facebook在未来技术方面犯了根本性的错误,但其他许多押对了技术的公司以失败告终,因为没有市场支持。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几年里,人们将数百亿美元投在了美国各地的光纤网络建设上。

横跨美国的数千千米“暗光纤”在很大程度上成了该国数字经济的助推器,默默地帮助内容所有者和消费者以较低的价格享受高带宽、低延迟。但是,从铺设这些线缆到现在的几年里,许多相关企业相继破产,包括Metromedia Fiber Network、KPNQ west、360networks,以及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企业之一Global Crossing。其他几家公司,如Q west和Williams通信公司,勉强逃过一劫。

技术转型之所以难以预测,就在于它不是由任何一项发明、创新或个人推动的,而是许多变化共同作用的结果。在一项新技术诞生后,社会和个人发明者会对它做出反应,从而产生新的行为和新的产品,这反过来又导致了基础技术新的用例,从而激发了更多的行为和创造,依此类推。

无论你认为元宇宙一定会到来,还是对此持怀疑态度,还是介于两者之间,你都应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现在我们还无法确定元宇宙到来时“生活中的一天”是什么样子的,以及那将带给我们怎样的体验。但无法准确预测人们将如何使用它,以及它将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哪些改变,并不是缺点。恰恰相反,它是超时空颠覆性力量的先决条件。为即将到来的情况做好准备的唯一方法是将重点放在共同实现它的那些技术和特性上。我们究竟要如何对元宇宙进行定义?马修·鲍尔在《元宇宙改变一切》中给出答案。

《元宇宙改变一切》
马修·鲍尔 著
出版社:湛庐文化/浙江教育出版社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