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说话之道:如何既说到点子上,又说进心坎里?

今天这篇推文,是我近期读到过的关于“沟通”最好的文章之一,推文内容来自于汤质老师的新书《关于说话的一切》,中信出版社出版

这篇文章从两个方面帮我们捋清“沟通”这件事情:

第一,如何将话说到点子上?

第二,如何将话说到心坎里?

我的理解,一个是内容层面的问题,一个是关系层面的问题。

内容层面,只有自己先想清楚了,才有可能说清楚,为了更好的做到这一点,可以助一些模型或工具。

关系层面,不落入俗套、而是让对方眼前一亮,甚至产生强烈反差,才有可能在对方心里卡住位子。

如果说内容层面还可以借助一些工具,关系层面,我个人觉得更多的是个人的基本素养的积累,比如真诚、不做作、正直、利他等等。一个长期靠伪装去博取对方关注的人,不仅自己活得很累,迟早也会露出马脚。

以下,请enjoy。

为什么你学习了那么多实用的话术模板——“如何说服别人”、“如何劝退别人”、“如何和人套近乎”,但一开口,却还是说不明白?

我们总是认为,有人能在所有场合都说出合适的话来,能和所有人都聊得来,三言两语便可打动人心,掌握了这些技能的人能收获幸福的生活……抱着这些期待去理解说话、学习说话,常常使我们感到挫败。

《关于说话的一切》作者,B站硬核知识Up主汤质认为,真正阻碍我们说话的,往往不是嘴笨,而是心钝。

说不清楚是因为想不清楚,或是缺乏思考,或是缺乏真诚,导致我们无法实现沟通目标

普通的说话技巧,都只不过是说话之“术”,相比之下,更重要的是把握说话之“道”。也就是,要学会从本质上思考你所要说的东西,以及组织语言的相关知识,才能真正学会如何说话。

如果缺少“道”的理论基础,一切技巧都是空中楼阁。一个脑袋空空、胸无点墨的人不可能仅通过学习“口才技巧”便具备优秀的沟通和表达能力

汤质在《关于说话的一切》中,从语言学和心理学出发,深入解构说话之“道”,教你如何“说到点子上,说进心坎里”。

1、说到点子上

为什么“说到点子上”这么难?是因为人类的语言活动本身就是很复杂的。语言既是人最基本的生存活动,又是世间最难精通的信息游戏。它的复杂性充分体现在我们的社会活动、文化习俗、心智模式乃至自我意识之中。

“说话”这件事,至少有三重复杂性:

首先,人们说话时,语言符号产生意义。

按照符号学的说法,在传达意义的过程中,同一个符号会衍生出三种意义,即说话人的“意图意义”、文本自身的“文本意义”、受话人自我加工出来的“解释意义”。一个词语的意义常常在意图、文本和解释之间飘忽不定,难以捉摸,学者把这种特性叫作符号的“无限衍义性”。

“说话”的第一重复杂性,就是“无限衍义下的表意困境”。

比如下面这则笑话:

学生:老师,你教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老师: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

为了克服无限衍义造成的理解困难,在组织句子时,我们会使用下面这类短语来作解释:

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

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真心是这样想的。

有趣的是,这些语句一旦出现,情况反而变得更复杂了。某人“说实话”的真实意图很可能是“我要开始扯谎了”,“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的意思往往是“你居然猜中了我的一部分小心思”。

我们不断猜测,寻求说话人意图和话语意义的确定性,但很多时候,我们区分不了某个意图、意义是被我们的理解探究出来的,还是在探究过程中被构建起来的。不管真实情况怎样,揣度、臆测的话语一旦被说出,怀疑、敌对的语境就不可避免地生成了,意义会被新语境逐渐锁死。

这是“说话”的第二层复杂性:“共构语境下的解义困境”。

我们在说话时,要面对的第三重复杂性是“文化间的理解鸿沟”

中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是因为关于酒文化的共识能强有力地规定我们的语境,约束表意与解义的衍变空间:“酒后吐真言”“(要说的话)都在酒里了”“酒品如人品,酒量即度量”……复杂的交流确实被这些集体共识简化了,但是,语言活动也因此被搞得更复杂了。

符号特性导致交流障碍,对障碍克服失败迫使我们建构新规则,新的交流规则却进一步导致交流障碍,迫使我们构建集体规范……复杂性层层叠加,使得说话这件事变得愈发困难。

说话如此复杂,我们该如何把话说到点子上呢?

首先,要破除那些完美沟通的神话,比如“张嘴就来”神话。

其次,无论说理还是叙事,把话说明白了,在最朴素的意义上,无非是把因、果、关系三者给讲清楚了。而讲清楚它们之所以很难,是因为我们的认知过程中,大量的不自觉的默认框架帮我们跨越了关于因果关系的思考,让我们直接得出了结论。我们以为自己是清楚的,而一旦要表达,才发现我们是糊涂的。

个例子,你去电影院看完电影,你说好看,朋友问哪里好看,你支支吾吾半天,说了一堆空话套话,体验到了一种强烈的阻塞感,终于不耐烦地说:总之就是好看啊。

这种高效且无意识的认知过程,副作用很明显:一旦我们想在语言世界中具体澄清这些整体性理解时,就会发现根本“无从下嘴”。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要“从最基本的概念开始推演”。从最基本的概念开始推演,是一种刻意的原路返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思考,寻找“真问题”,寻找事与事物之间的区别,在此基础上通过逻辑建立思维模型,并且通过掌握更精准的词汇,表达更加有为的含义。

我们痴迷于说话的技巧与方法,执着于外在的语言表现能力,但真正决定人与人之间能力差距的,是他们面对世界的存在姿态。

“语言是存在的居所”,当我们用最纯粹的语言发问远处有什么,远处的远处还有什么时,话语所及之处都成了我们的圈地,整个世界都成了我们的居所,在那里,我们姿态昂扬,敢于向未知取乐,玩得忘乎所以。偶尔遇见从“小地方”来的人,他们总是肤浅而琐碎地谈论着这个世界,你随便插上一两句嘴,对方便惊为天人:你说到点子上了!

最后,我们必须主动选择去相信、去假设这个世界不乏真诚表达之人,至少和你以为的坏人一样多,当他们说出“我纠结了半天,觉得自己情商不高”时,他们不是在玩弄技巧,而是在伸出手,向你表达他的真诚。

这就是如何“说到点子上”——先深入思考,再开口;相信对方的真诚,不过度揣测。

2、说到心坎里

为什么我们要“说进心坎里”?因为语言游戏的本质,是欲望的实现和权力的流动。

我们玩语言游戏的根本动机和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驱动我们玩这个游戏的,绝不是什么讯息的传递,而是对关系的构建。

个别时候,我们希望这种关系是平等的,但多数时候,我们希望它是有利于自己生存的差序关系,这种差序关系背后,是欲望的实现和权力的流动。

人类的幸福自信,都建立在他的主体性上。如果一个人想要成为一个“主体”,唯一途径就是与另一个主体建立关系,让其成为你的对象,因为主体是相对于对象存在的。

法国哲学家让-保罗·萨特认为,两人相互注视的过程就是彼此争夺主体性的过程,我通过注视你,把你变成对象,你通过注视我,把我变成对象,因此人与人的关系总是存在着相互争夺主体性的欲望张力。

有一种东西可以打破这种充满张力的平衡,制造一种明确的不对称性,使主体获得承认。在这种不对称性中,张力被释放或抑制,关系趋于稳定,更多的关系得以建立,这种神奇的东西后来被人们命名为“权力”。话语的交换,很多时候,是基于权利而产生的。而语言本身也会协助构建新的权力关系。

如何在这场权力游戏中,做到“把话说到心坎里”呢?

“打破预期,顺应张力”,这是在权力结构下最重要的沟通原则。关系分为“优势关系”、“弱势关系”和“平等关系”,在不同类型的关系下,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①在优势关系中,我们可以打破权力预期,顺应弱势者渴望被尊重的欲望。

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为例。杨澜曾写道:

“《杨澜访谈录》已经采访了不少国际政要,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克林顿这样,一进房间就和每一个人握手的,我是指每一个人。从摄像师到小助理,一一握手,并询问对方的名字,而且握手的时候还看着对方的眼睛,搞得好几位小伙伴都不好意思了。明知道他也不可能记住这么多人的名字,但大家都感到被尊重。”

克林顿居然向所有人一一问好。事后看,这是极具智慧的交往技巧,每个有权者都应效仿,它有巨大威力的原因恰恰在于—在所有人的预期中,他不应该这么干。若只是彬彬有礼地向大家挥手问好,表现得再谦逊,都绝不会有克林顿那种效果,因为那是预期之中的事。一旦打破那种预期,之前结构性的抑制力得以解除,张力将得到释放,环境中个体的紧张感会被消除,安全感油然而生。

②在弱势关系中,打破权力强势者“被夸赞”的预期,但顺应他真正需要被认同的欲望。

罗振宇老师曾说过一个故事,有次他去采访当时因《品三国》而红极一时的易中天教授,那时他还是个不知名的编导,但在私下见面时,他只用一句话就打动了易中天:“我几乎读了您所有的书,我觉得《艰难的一跃》才最有价值,绝不是《品三国》可比的。”

易中天当即站起来,同他握手:“小伙子,你懂我,这的确是我最重要的一本书。”

“所有人都认为你的‘成就 A’了不起,其实你真正让人佩服的地方在被人忽视的‘成就 B’”,这是面向权力者的黄金赞美句式。因为前半句破坏了原有预期,后半句释放了被抑制的欲望张力。

③在平等关系中,我们则需要从“策略性友善,无意识冒犯”变为“策略性冒犯,无意识友善”。

比如这样的句子:

“我下面的话肯定会让你不舒服,所以我纠结了半天,但还是得和你说。”

“我有件事想和你聊,又担心聊得不好会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也知道我是个情商不高的人。”

很奇怪,听到这样的话你反而觉得很舒服,认为说话人明明情商超级高啊。关键点来了,这里的冒犯,是朝向说话人自己的。冒犯朝向自己,善意就对准了他人。

打破了关系的权利预期,但顺应了人人都希望被尊重、被认可的欲望,沟通就可以“说进心坎里”了。

从语言学、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好好说话”无疑都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但理清了说话的本质,以及“为何说话如此困难”之后,你便能够搭建起关于说话的概念地图,可以由此展开一场关于“说话”的冒险。

你不能期待仅靠这些知识就能让自己轻松说清楚一切事,这是虚妄的期许,世界上不存在能说清楚一切事的人。但从本质出发,类似“如何好好说话”“如何清晰表达”“如何说服他人”“如何倾听与回应”的问题,对你来说将不再是含混不清且令人畏惧的课题,它会变得清晰、通透、条理分明。希望你像拿到了地图的旅者,有了上路冒险的动力与信心。

嘴巴上的纠结需要清晰的头脑来解,脑子里的幽暗需要敏感真诚的心来照亮,思考比表达重要一万倍,发心又比思考重要一万倍。

在成为一个“会说话的人”之前,我们先成为一个“会思考的有心人”吧。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0 +1
复制成功
自我  认知  心智模式  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