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用管理的名义,侵犯别人的自由

  什么是目标管理?讲简单一点,就是假如八点半要到达火车站,你要走路去、跑步去、骑脚踏车去,还是坐车去,都无所谓,只要八点半会到达火车站就好了。

  奇美员工人数这么少,主要就是采取目标管理。员工们很清楚工作目标,不需要每天开会、写报告,我只要求看结果。因为我的工作是如何公平分配公司的获利,至于生产销售成本控制,我都不会干预。这样一来,事情就很简单。所以我们一定要采取目标管理,不要采取手段管理

  我常举一个例子,一条蛇的头可能没占到全部体积的2%,但是你只要抓到蛇头,它再怎么爬都没关系;你若不懂而去抓蛇尾,你一定会被咬。

  一件事情在处理时,我会先去想头、尾是在哪里,然后只抓头就好,至于尾巴在做什么,我不会去管,也不必管。一般人就是头尾都要抓,就会浪费很多气力精神。所以我常说,目标管理要彻底,不要用手段管理。手段应该要很宽,目标则要很明确。

  我们公司就是目标很明确。有人来跟我报告什么,我都说,你不用说这么多啦,只要说这个月赚多少钱就好。以前总经理问我说,我对他的要求是什么?我就会说:“首先,如果让我知道台南县市有别的公司待遇比奇美好,那你就糟了。”我的意思是说,你要先照顾员工福利,然后再来谈赚多少钱。第三,是客户有没有满意。

  这三个目标若有做好,我就不需要去管了。否则你就要每月去看报表,决算是多少、购买材料的情况又如何,你若要查,也可以每天都很忙。你若不要忙,只管这三项也可以。

  很多人就是手段管理重于目标管理,“你的程序不对”“你应该先来报备”等等这类的,再怎么提都是手段问题,嘴上说是目标管理,实际行动却是十足的手段管理。所以,很多时间就消耗在手段上。

  说起来,奇美有三十几家公司,若拿政府来做比较,那奇美就有三十几个县市了,我的手边至少也有上千件的事情,绝对多到做不完。可是,奇美到现在并没有一个中央政府,唯一有的,就是每家公司的报表有来我这里,我也只是顺便看看,由我这里负责财务的人在检查,我也没有特别设置一个中央机构来管理这些事情。

  我的作法就是比较简单化,奇美的每间工厂都是一个独立王国,你自己管。赚到利润后,每月报表拿出来,自己是赚、是赔都清清楚楚,会计就交给会计师,若有什么事需要资金,大家再来想财务要如何通过。所以,奇美底下的“县市”们,我就是让它们独立。而总公司要处理的,大概只有资金的事情而已。

  那么,什么样的问题会到我这里来呢?像我们要转型电子,或是像那时候要投资太阳能板,这种牵涉到很多资金的事,当然会由我决定,自然也要由我负责。但我负责也很轻松,因为我的决策如果错了,他们也不会要把我怎么样。所以好的关系建立起来以后,事情自然很少。

  至于事务性的问题,他们要自己解决,不需要问我。要怎么做才能赚钱?材料成本要便宜,制作技术要好。材料成本若要便宜,负责材料的人就会和贩卖的人合作,所以董事长也不需要去管采购和贩卖,只要他们两个谈得拢,产品出来有竞争力就可以了。若说因为景气差而卖不出去,或是成本高、品质低这种问题,制造部门和贩卖部门也会自行去沟通,这个也不需要到上面来。

  坏公司就是会议多、印章多;好的公司就是有什么事情,大家一对一沟通,不用开浪费时间的会,所以奇美的印章也很少,因为印章盖得再多也没用,重要的是有谁能负责。

  我们制造、贩售、研究开发技术、采购这四个单位,每天都在见面,每天都在调整。

  我认为,企业竞争政府更复杂。从原料、技术、产品到客户,都是一直在变动的,我们若像政府那样用法令、文书管理,改个法令要花一整年,所有事情都要从地方一直到中央,再从高层传回到基层,公司早就倒闭了。

  政府那种组织跟做事方式,是一条很漫长的路,无法适应环境。倘若组织里头的人随时能够沟通,再怎么复杂的事,三句话就讲完了。我想知道的,只是你们的结果而已,达成目标的手段有千千百百种,你若去介入,他还得来向董事长报告,然后董事长再给他指示,这就惨了。

  所以我的做法就是授权目标管理,你要让他们明确知道你的目标在哪里;你的权利和义务要分得一清二楚;也不能因为你的管理,去侵犯底下人的自由。若是这样,大家都会很幸福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5+1
取消收藏
目标管理  成本控制  员工  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