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金融危机”我们遗漏了什么?

1973、1987、2001年的股市崩盘、1980年的美国衰退、1994年的债市危机、2008年的次级债机。。。。。。如果将这一些时间点联系在一起的话,不难发现,全球金融危机似乎也存在“七年之痒”。而如今,新一轮的危机似乎又近在眼前。

据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6月25日报道,德国权威的经济顾问小组“五贤人”委员会成员伊莎贝尔•施纳贝尔警告有可能发生下一场金融危机。这位经济学家对《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说:“美国车泡沫或引发金融危机”。

磁带房地产按揭贷款房贷证券化投资银行异化金融杠杆率过高、对冲基金缺乏监管等都被大家认为是造成金融危机的原因。今天小编带领大家送一个新的视角——“儒学”去看待金融危机以及其背后的成因。

成中英:

由于现代经济发展的整体化、全球化经济一体化,使得各种不同的市场能够联系到一块, 因为要打破很多壁垒, 所以就有了GATT谈判, 但是没有做得很完美。 关贸总协定主要是建构一个整体的市场, 但是阻碍很大,其原因是各种利益集团。 由于政治因素、财政原因或经济因素, 出现地区化的现象, 整体而言,谈判阻碍很多, 有太多历史文化因素, 必须以当地利益为主,基本是一种政治主导的利益, 所以现在有几种板块: 如美国搞的TPP, 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搞的市场一体化, 现在应该更扩大一点, 亚洲市场的一体化, 都是跟政治因素有关系。

总之, 在后金融危机时代, 各国或各地区发生的金融经济问题, 都会与政治因素有关, 情况会相当复杂, 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在我看来, 美国的“次贷危机” 是金融危机的一个现象, 我在一篇文章中谈到, 它至少反映了美国人在“9 11” 后希望能够获得安全感。 人人都有房子可住, 人人都能作为房子的Owner, 在这种情况下房比较容易,造成了很多问题, 鼓动了很多人借贷,促使了“两房组织” 的野心膨胀, 透支过度, 像金融产品,越来越复杂, 经济价值很难掌握, 产生了许多漏洞, 反映出经济本身的非现实性和虚假性问题。

利用虚假包装, 产生经济的空洞, 还有就是人类的贪婪之心, 比如2002 年至2004 年发生的美国危机, 比如安然, 就是源自做假账, 又如1997 年, 索罗斯在东南亚国家操作外汇差异, 进进出出地炒作, 冲击了亚洲的金融市场, 引起了东南亚金融危机。 这都反映出世界市场金融资本主义对全球经济的破坏性, 金融危机有没有过去还很难说,因为导致危机的基本因素仍然存在。

黄田园:

金融危机, 反映了全球经济政治制度上的问题。 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1929 年以来最为严重的, 也是全球性的, 而它的发源地美国目前似乎已有走出危机开始恢复的迹象, 但世界各地在此次危机中所受到的冲击和影响, 至少现在还未明显消除, 甚至在某些地区, 负面的影响仍然在发酵。 总体上看, 此次危机的成因和乱象仍然存在着, 并未得到根本解决, 政治和经济的这种不平衡的因素,在各国各地区的活动中仍然深刻地潜伏着。 我们想通过讨论, 对这次金融危机暴露的深层次问题, 到现在还没有被认识乃至得以解决的问题, 用儒家的思想观点,提出一些解决的良策。

成中英:

这是一个不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因为造成这次危机的原因很多, 当然其中有一部分事实上就是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野心和贪心, 某些资本集团的野心和贪心,所造成的恶果。 要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重点是要树立起人的道德情怀, 要真正建立起共同体的经济世界,共同生存的世界, 尤其, 在金融方面要以信任为基础,但是很难说如何去建立这种信任为基础的经济世界。

比如中国买了很多美国债,是令人不放心的, 虽然美国人一再说没问题一定还, 但是美国的自私自利行为, 使人觉得它很不可靠, 美国在政治军事上对中国是那样咄咄逼人, 以自己的利益为主, 操纵债务, 事实上很可能赖账不还, 甚至消除债务都有可能, 在经济、金融, 乃至更大的人类交流中, 本应建立在“信”的基础上,但偏偏就是缺少一个“信”, 而且不单纯是在经济上, 往往涉及政治、文化, 甚至宗教等基本价值信念问题。

所以,我认为金融危机很可能会持续不断, 程度或轻或重,危机还可以分成国内和国外, 东南亚金融危机是美国造成的外部危机, 美国的次贷危机、两房危机主要是美国内部的危机,反映出美国自己的忧虑, 以及政策上的基本问题, 造成了缺少信任的世界局面, 使世界处在动荡不定、险象环生、彼此倾轧, 或者是利用彼此对立的心态,打心理战, 互不信任。当然, 若从儒学、中国的整体的管理哲学“C 理论”来探讨, 首先应有一个前提: 要相信人的普遍性的认同, 要以彼此的信心, 在长远的过程中, 将彼此的诚信真正建立起来, “C 理论” 不但是要评判和说明我们缺少什么, 而且说明我们要去补充什么, 应该去做些什么, 在国家交往中, 把问题提出来, 公开讨论彼此的观点和要求,建立一种共识, 使各方的要求和彼此的观点得到整合,这是中国儒家管理哲学的一个重要观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继续阅读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金融危机  经济  儒学  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