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100多位科学家的声明,我决定支持这个坏人

(01)

记住昨天吧。

2018年11月26日。

注定是个不凡的日子。

甚至有可能,载入史册。

(02)

昨天上午,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网络奔走相告。

厉害啦,我的锅!!

疯狂打CALL!!!

可还没到下午,这些疯打的CALL,就遭到科学界的严厉抨击。

(03)

122位科学家组团,齐怼贺建奎。


学者们的观点,简述如下:

贺建奎的行为近乎疯狂。此举程序不正义,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此项技术没难度没创新,存在着脱靶的不确定性——容易破坏人体中的正常基因。

中国科学家严守伦理底线,善良又无辜。贺建奎之举有损中国科学家的清誉,让大家替他背黑锅,这对其它学者来说极不公正。

122名学者们悲声呼吁:那啥,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好吓人哦……等一等,前面不是说这项技术没难度吗,没难度怎么还会脱靶?

……谁问出来的这个问题?那么多科学家都气哭了,你还瞎问七八问,是不是欠揍?

那就别问了。

跟着一起骂吧。

(04)

我们没有态度

也没立场。

——普通吃瓜群众,只能在自己有限认知的范畴内,行使话语权。对于自己不懂得的专业领域,闭嘴听专家吵架,最为明智。


而且我们也搞不懂,这122名科学家是怎么凑在一起的,是谁牵的头?谁写的文稿?如何商议的?又是如何达成共识的?讨论过程中有没有分歧?有没有动手打起来?是谁了……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这边人多。

老话说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可等你弄明白真理假理,少数人坟头上的青草都两尺高辣。

所以我们站队多数人。

不管是非对错,人多就是王道。

——可万万没想到,突然间又有位重量级学者杀出,冲击力忒强,一下子把画风带歪了。

(05)

浙江大学生命研究院教授王立铭先生,发长文怒怼贺建奎。

贴子由浅入深,娓娓道来。先肯定了贺建奎的技术应用,在治疗上是有价值的。

而后画风急转,直斥贺建奎从治疗跳到了预防上。

治疗是符合伦理的。有病当然要治,这是最大的伦理。

但预防……教授说:非常不妥,不可原谅。

理由有四:

第一个理由,教授是这样说的:


教授认为贺建奎所为,得不偿失,弊大于利。

第二个理由,教授担忧脱靶,就是搞坏了人体正常细胞,将来说不准出现什么怪病,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第三个理由:担心实验者的基因进入人类基因池,要好多代之后,才会发现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又是一团乱麻。

最后一点,来自于教授对人类这个种的担忧。是这样说的:


教授忧心的问:现在应该嗅到巨大的危险了吧?

……没有嗅到。

就嗅到了教授萌哒哒。

办法,教授还得费心细解释


噢,原来教授是担心,基因技术会被滥用,出现优等人。

有钱有权人家,高智商高颜值都写入基因里,穷家孩子只能矮丑穷,那么人类进化之路,从此就要分道扬镳了。贵族阶层成为超人类,普通人沦为地摊货,大家玩不到一起去了。

切,说的好像现在人家带你玩似的。

不解释还好。

这么一解释,真得听听贺建奎怎么说。

(06)

贺建奎曾发表过文章,《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安全性》:

文章严正指出:不论是从科学还是从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行为是极不负责任的。

听贺建奎这孩子说话,像个正常人啊?

——可他偏偏就是干了自己认为不正常的事儿。

为什么呢?

(07)

针对铺天盖地的抨击,贺建奎回应:愿为需要的家庭接受指责:


女作家六六痛斥:你的意思是为了几个家庭,决定放弃全人类了?

——看看,这就是那些抨击贺建奎的科学家的影响了。

——什么时候,几十亿人类的福祉,需要一个或几个家庭的痛苦来维系?

现实不是恐怖电影,人类不是生活在劣质科幻小说里,没有那么脆弱。强行把几个家庭与整个人类对立起来,这是对人类尊严的最大羞辱!

(08)

学者们抨击贺建奎,主要理由有三个:

第一个是近期的实验目标

诸如携带艾滋病毒的父亲,渴望一个健康美丽的孩子。

教授说:这种帮助是微乎其微的,与风险绝对不成比例。艾滋病毒携带者只要遵照医嘱,小心防范,就能阻断病毒感染。

——然鹅教授的观点,只有在无菌实验中才成立。那里没有贫困,没有意外,没有不测的风险。一个人严密的保护起来,全世界的救助资源用在他身上。别说只是携带艾滋病毒,就算是他感染了宇宙病毒,也会平安无事。

但现实不是这样。

现实中的人,面临资源短缺,要生存,要赚钱,要出入各种不安全场所。经常有成年人在街头痛哭起来,也经常有人引用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台词:


——正常人生存都是如此艰难,何况患病人群?

教授说收益小到忽略不计——那是因为病患在别人身上。别人的病被治好,教授确实没啥收益。

——但对于疾患者,却是收益百分百。

这是现实。

这是环境。

技术必须造福于人!

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何不食肉糜的观念。

(09)

科学界同仁狙击贺建奎,第二个理由有两个:

一是担心实验者的基因,进入人类基因池。

二是担心脱靶,正经病没治好,反而生出一堆怪病。

听着有道理。

——可你患病了,正等着手术。医生却宣布:不好意稀,你的手术有风险,术后你的基因还会进入人类基因池。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你直接去太平间去吧。

你会不会骂娘?

艾滋病毒携带者,他要的只是孩子平安。你跟他说他的孩子平安了,但会有其它风险,而且人类几百年后就要受到威胁,这不是扯蛋吗?

——以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的不确定,放弃现实人的幸福安全,还能更蠢点吗?

难道人类的科技及医疗技术,此后几百年就不发展了?停滞了?

难道几十亿人就以几个人的痛苦为代价,维持现状?

有几百年的充裕时间解决问题,却非要人现在付出生命与尊严代价,非要让许多家庭陷入痛苦,你的良心不疼吗?

(10)

第三个理由,是人类进化分岔,出现优等人。

这个担忧,应该是霍金的原创。


可这个担忧,究竟有何实际意义?

二货贺建奎把盖子掀开了,我们可以蜂拥而至,各种辱骂阻止他。

——可如果人家偷偷实验,根本不告诉你呢?

想想吧亲,300万年前,第一批古猿下树行走,那些还停留在树上的猿类,是不是也曾如此的惊慌?

纵然树上古猿阻拦、殴打、喝斥、怒骂——可时代车轮,仍向前疾驰!

——人类吓唬自己的历史,非始于今日。前段时间担忧机器人取代人类,可没见到哪位大哥砸了自家电器,为什么呢?

因为机器带给我们方便,让我们活得尊严。

——变得美丽,拥有高智力,同样也是获得尊严的途径。

教授们谈及人类的多样性。如果有谁对你说:为了人类的多样性,你最好丑丑的,蠢蠢的,丑陋你一个,美丽全人类……你要不要削他?

为什么要以没影子口,无端制造恐慌?

(11)

美剧《冰与火之歌》中,王储史坦尼斯为争夺王位,要杀掉一个无辜者。

于是他问最富正义感的洋葱骑士戴佛斯:相比于未来而言,一个人的生命算得了什么?

洋葱骑士回答:全部!

——群体利益,是不确定的。

——一个患病的人不能获得治疗,所受到的伤害才是真实的。

我们并不支持贺建奎。

——但治病救人,才是最大的伦理。

——任何以其它非现实利益为由禁绝的,才是可疑的。

(12)

并不是所有的古猿,一起爪拉爪从树上跳下来,并排行走的。

总有个先后。

普通人的机会在于——进化是以百万年为单位计算,并没有那么快。

——尽管基因技术牵动着人类脆弱的神经,带给人类多大福祉,就意味多大危险,至少意味着多大恐慌。尽管权贵阶层更易于从基因技术中获利,而平民阶层更有可能承担代价与后果。

——但你无法阻止历史行进。

不要与趋势为敌。

不要与人性对抗。

一如面对机械智能,恐慌解决不了问题。

唯有沉静应对。

二货贺建奎带给我们的,不过是又一次AI恐慌罢了。此前,我们担心一堆机铁抢走我们的工作,现在则担心会出现更美丽、更高智力的超人类。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你担心这些有毛用?该来的总归要来,有什么可怕的?

唯一让我们心疼的是,被贺建奎用以实验的两个孩子,他们的人生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世人将以何种眼光看待她们?她们又将承受何等的艰难成长?

对待这件事,制度层次面上需要进一步加强监管。个人层次面上,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认知力。人类自身的潜能,远超过我们的预期,古老的智者曾达到的认知高度,现代许多人远远不及。此前进化的漫漫征程,只有人类孤零零的身影。人类上天入地搜寻外星人,不就是想找个伴吗?质匮乏时代的我们,曾是多么的无畏而强大,现在也不可以怂哦。勇敢起来,面对自己的心,阳明先生说,吾性自足。柏拉图说:智慧在你心里。只要我们不再疲颓,求之于内心的智慧,哪怕全世界都是转基因人,你又何惧?失去认知,失去智慧,就算是你基因反转,但内心疲软,一样也撑不起来。说到底,恐惧源于我们内心深处的不自信,就算是把人类技术统统废除,回到树上,你仍是只不自信的古猿,仍是陷入到巨大的心灵恐慌,这种低质量的卑微存活状态,不应该是我们,至少不应该再继续!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7+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