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砸了我家的缸,让他赔多少钱合适?

  • 文 | 雾满拦江

(01)

有个词儿,大家一听就会打人:

——独立思考!

从小到大,每当我们说话,总有人拍拍我们肩膀:少年仔,不要人云亦云,听风就是雨,要独立思考哦。

无数次我们忍无可忍的爆炸——我咋不独立了?我这不是独自站立在这儿吗?要不要我给你表演个金鸡独立啊?我说的全是自己想出来的,咋就不独立思考了?

真的好悲愤。

他们说的独立思考,到底什么意思?

(02)

昨天发生的事儿。

一个社区围墙上,出现一幅宣传画。

哈哈哈,司马光砸缸,罚款20……哈哈哈,有够搞笑。

我们没心没肺,看啥都开心得不得了。

但小盆友困惑了,问父亲:粑粑,司马光砸缸是正能量耶,为什么要罚款呢?

……是呀,为什么要罚你的款呢……父亲头大:等粑粑打个电话问清楚。

(03)

电话打过去,主管部门回答说:这幅画没毛病,不要吹毛求疵

网络炸了。

有网友引《论语·乡党》故事: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你看孔纸,人家可是两千多年前的人儿呀,马厩失火,孔子最先问的是有没有人被烧到。那年月都知道人的生命至高无尚,怎么弄到现在,全都扭劲了涅?

有网友谨慎的引用司法条文:小盆友掉进缸里,十万火急,必须立即砸缸。这是典型的紧急避险,是法律授予公民权利。怎么可以对紧急避险行为,采取行政手段,进行惩罚呢?

还有网友大声疾呼:宣传画应该弘扬正能量,引导社会价值取向。社会公民,有义务守望相助。所以应该对此展开全社会大讨论:到底该不该砸缸?该不该罚款?如果非要罚,罚多少合适?

总之吧,对主管部门的解释,许多人不认可。

对于各方观点,我们不下结论。

我们只想知道——所谓的独立思考,在这起事件中应该如何体现?

(04)

我小时候,家里订了份报纸,叫《参考消息》。

父亲看完,我就会跟着看。

有天看到个怪奇新闻

法国的环境部部长在任时,激烈抨击烟草专卖局的无耻行为,认为烟草税是不名誉的,不体面的,是以国民身体健康为代价换来的。

正抨击时,忽然间一道任命下达。

他改任烟草专卖局局长辣。

上任后,他第一件事儿是学会吸烟,呼吁烟民要爱国,多吸法国烟草。而后他走访诸国,积极推销法国烟草。

小时候的我,读到这样的新闻,脑子是崩溃的。

你看这个人,一会反对吸烟,一会儿鼓励吸烟。还有点主见没有?

——但随着年龄成长,才慢慢体会出来:有关独立思考的全部秘密,就藏在这条离奇新闻中。

(05)

想弄明白什么是独立思考,先得把司马光砸缸事件,完全复原。

你家里,有口大唐天宝年间的大陶缸。

杨贵妃在缸里泡过澡……值老鼻子钱辣。 缸太大,屋子里放不下,只能搁在院子里。

为防贼人觊觎,你把缸里灌满水,再涂上泥巴,假装是口普通大水缸。

然后你粗门去找买家

价格谈妥,兴冲冲带人回来,拿钱交货

进门一瞧:哎呀我那个亲大娘,我的缸,我的缸……是谁砸了我的缸?

邻居告诉你:是司马光砸的。

司马缸?这熊孩子,他为什么要把我家砸光?

他没把你家砸光,只是砸了你的缸。邻居解释说:你不在家时,一群小盆友跑进你院子里玩,一个小朋友爬到缸上,扑通一声跌了进去。幸亏司马光临危不乱,当机立断,举起石头砸烂你的缸,机智的救出小朋友。

岂有此理!你怒火中烧:小朋友掉缸里,与我何干?又不是我把小朋友扔进去的。

司马光,你得赔我的缸!

(06)

你去找司马光:光仔过来,过来过来,是不是你砸了我家的缸?

司马光:是我砸的,那啥,我那是紧急避险……

你紧急避险也好,缓慢避险也罢,这都跟我没关系。我只想要回属于我的那口缸。

司马光:我是为救人……

你:我说不让你救人了吗?我说过吗?我只要求你赔我的缸。

不是……司马光急了:跟你说不清,咱们去找法官评理。

法官一听也懵了:司马光砸缸救人,确是紧急避险,没有错的。

但你也很无辜。

凭什么让司马光获得救人美誉,你却无端损失一口大缸?

伤脑筋。

有了,突然间法官眼睛一亮:我知道这事咋解决了,你不该找司马光索赔损失,应该找那个掉进缸里的孩子。正是他的错误,才让自己身陷险境,迫得司马光砸缸救人。应该为他的错误买单的,是他自己。

你摇头:可掉进缸里的孩子,人家没砸我的缸。

我凭什么告人家?

砸我缸的,是司马光。

所以我只能找司马光。

(07)

故事还原到这里,我们就全都明白了。

缸主必须把司马光及掉进缸里的孩子,一块告上法庭。

告司马光,不是反对他救人。而是要求他履行做证义务,证明正是由于对方的错误,才导致了砸缸事件的发生。

如果不追加司马光为被告,只告掉进缸里的孩子,法官就不会支持你的讼诉——你告的人,又没砸你的缸,你凭什么向人家索赔?

当然,过程中围观群众就会来劝你:人命重要,你的缸就算了吧。

你肯定会骂娘:你的命重要不假,可我的缸只是次要,不是不要。

凭什么别人的错,要让我付出经济损失?

我向肇事者索赔,哪儿不对了?

围观群众火了:你看你这个人,脑子一根筋,假如那孩子死了呢?你也要索赔吗?

——假如出现悲剧,出于人类悲悯天性,多半就会放弃索赔。

——但并不意味着,你的财产权利就可以被漠视,就可以不被尊重!

(08)

司马光砸缸罚款的画,到底是什么意思?

主管部门有他们自己的解释

也许会让你信服,也许会让你大怒。

——但无论如何,你现在知道,人世间的事儿,是由诸多交错的利益构成。我们往往只关注到其中的一部分,而疏略了一些在我们看来无关紧要——但实际却是绝不可忽视的权利存在。

(09)

司马光砸缸的利益构成,与法国环境部长改任烟草专卖局局长的利益结构,并无区别。

这个世界,不只有司马光和一口缸。

还有缸的主人。

由此我们得出独立思考的几条法则:

法则一:看待事情时,不可以有情绪

人是情绪动,一旦闹起情绪,情绪就是一切。职场上所谓沟通,至少90%是安抚情绪。大家都不傻,智力都不差,如果不是闹情绪,根本没必要沟通的。所以规避情绪,成为独立思考的第一条要义。

否则就没有思考,只有情绪。

法则二:不可以有立场。

什么叫立场?立场就是个人的利益,与对方损失的愿望迭加。只因为相信某种规则对自己有利,就会陷入情绪化,就再也听不进去对方的诉求。说不要有立场,不是扔掉利益不要,而是从立场中跳出来,才有可能达成利益合理化

否则就没有思考,只有立场。

法则三:疏理冲突各方利益结构。

许多矛盾,都是利益对冲引起的。环境部部长反对吸烟,只因这是他的职责,是他的利益。当他的位置变换,利益结构也同时发生变化,连带着他的立场,发生了变化。

人是由所在的社会位置所决定的。

位置不仅决定人的利益,甚至影响人的品德。

法则四:居于对冲的利益结构之上,寻求妥协方案。

如前所述,司马光砸缸,故事结束得太突然,忽略了更重要的。

捞出缸里的孩子,只是矛盾冲突的开始。掉进缸里的孩子,其监护人需要赔付缸主的损失。而这又需要司马光出庭做证,到这步才算是完成砸缸的全部流程。把这个完整过程讲给孩子听,可能更符合益智的现实法则。

(10)

时代变了。

我们需要看到更完整的利益结构,需要给孩子讲完整的故事。

需要成熟。

如村上春树说:你要做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缸,你砸了都不赔钱的。

成熟的第一要义,就是赋予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思考的人,是社会利益仲裁者,不是当事人。独立思考意味着高智商。而我们知道,智商这东西最不靠谱,是个上下波动的曲线。一旦我们情绪化,180的智商也会飙降到80。一旦我们冷静下来,80的智商也会激增至180。在这个变化剧烈的时代,我们太需要智商了,帮我们看清眼前的路,帮我们避过前行的坑。但老实说,智商也帮不了我们太多,最多不过是让我们知道,在义字当头,救人为先的观念下,我们的义行非止于砸了缸、救出人,还有事后的经济赔偿。如果认为自己的义行高于一切,甚至无视他人权益,那我们就会面临很大阻力。但这只是我们的认知不足,只是我们不肯承认别人的权利价值,而非是世界本身有什么问题。也只有弄懂这些,我们才会真正体会到义行的价值,才会成为真正的道义践行者。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9+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