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 无边界学习空间,成为数字时代人才战略落地抓手

今年两会中,“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首次写入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在官方明确其范围界定之后,正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新基建”涉及诸多产业链,其中也包括教育产业。各学校在强化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工作,以满足新的学习范式网络一代学习需要,为培养数字时代的“创新人才”提供资源保障。基于此,人民日报数字传播特举办教育领域“拾人谈”交流活动,邀请官产学研各界代表,围绕新时代下数字化人才的培养和“无边界学习空间”进行了深度探讨。

两会期间,“教育新基建”的提出者,

朱永新: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新教育实验发起人
徐宇航:《无边界学习空间白皮书》主编;
吴海亮:戴尔科技集团,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战略及业务拓展部总经理
张小岗:中国人民大学,虚拟仿真实验教学创新联盟、文科工作委员会经济管理学科组长;
陈骁: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常务副馆长、副研究馆员,中国索引学会理事,中国财经教育资源共享联盟秘书长;
李川勇:南开大学,教务处处长、科学学教授
牛振东:北京理工大学,图书馆馆长、计算机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冰:西交利物浦大学,设计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八位嘉宾做客人民日报数字传播“拾人谈”栏目,共同就数字时代下的人才培养和“无边界学习空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数字化时代人才培养需求标准

一个全新的经济时代,总会带来出一个巨大的人才缺口,而战略性人才培养,一直都是从国到企,在做战略部署时非常关注的问题。戴尔科技集团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战略及业务拓展部总经理吴海亮在做客“拾人谈”演播室时说道。“我们今天所学的、所从事的行业技术,35%可能在未来十年就不需要了,我们需要新的技术。整个数字时代的一大特点,就是未来不可预测、不可知,需要新型人才来应对这些未知的需求,而人才需求未知也将是一个最常态化”,据悉,戴尔未来五年,计划25%的员工来自院校毕业生,以充实戴尔公司创新力,应对新技术需求的挑战。

对于数字经济时代的人才应具备的能力标准,各位专家表示:除了要具备专业素养、数字素养、科研素养之外,品格力量、创新能力团队协作能力以及终身学习能力等软实力将变得尤为重要。

数字时代教育变革之路上的抓手——无边界学习空间

传统意义上的学习场景教室、图书馆、实验室等都正在发生新的变化,无边界学习空间是数字时代教育变革的一个重要落地抓手。

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表示:无边界学习空间是把现在所有的各种教育资源重新整合,整合成一个大的教育资源平台,让所有的人能够最便捷的去获得他所需要的学习资源、教育信息,这是未来教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无边界学习空间》白皮书主编徐宇航表示:“无边界学习空间”是将数字技术和学校的理空间做的一种有机融合,可以帮助学生完成自我引导式的学习,也是学校教育变革的突破口,尽管图书馆、实验室和教室是三种不同类型的学习空间,但在目前信息技术发展下,它们的本质有一些趋同,要把所有的学校空间做为一个整体来考虑。

南开大学李川勇老师认为,发展“无边界学习空间”是数字时代教育教学的一个必然,“无边界学习空间”使教学方式、学生的参与方式变得更为多元化。

“学习方式的变化,必然会带来空间的重构。”中国人民大学的张小岗老师表示。

西交利物浦大学的陈冰老师:西交利物浦大学也正在通过贯彻以学生为中心的育人理念,发展无边界的学习空间。

具体到如何开展高校“无边界学习空间”的建设,上海财经大学图书馆常务副馆长陈骁以大学图书馆的利用与建设为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将技术融入使命”、“为空间注入灵魂”、“将服务嵌入设计”,陈骁指出,在数字时代背景下去思考和探索图书馆的建设,要求图书馆改变以文献资源作为自己的核心资源的观念,要同时重视空间资源的利用。

“我们必须把我们的馆藏资源、空间资源、读者、馆员以及技术伙伴等不同的角色之间的内在关联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并将这些放到一个大的数字时代的背景之下来把握它的规律。”北京理工大学图书馆馆长牛振东也表示,新基建背景之下对图书馆的建设,要能够提供深度的支撑与服务,包括对科研、前沿的选择,“从学习空间的改造上,它一定不是简单的对空间的布置做一些变革,空间本身是需要考虑怎么样灵活的适应读者的需求,可以动态的进行融合,更好地让空间的使用率来适应数字化时代人才培养的要求,提高图书馆的舒适度和对读者服务的能力。”牛振东强调:对于学习空间的设计,要赋予它新的内涵,支撑学生对知识的渴望。

据了解,“拾人谈”是人民日报数字传播打造的新型沙龙式品牌活动,致力于成为专业人士的交流分享平台。未来,活动将持续关注数字经济社会领域的热点、焦点、难点话题,洞察经济运行规律,前瞻产业趋势,以期更好地把握国内外相关领域走向,助力行业企业向好发展。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