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收入超千亿!比PayPal猛,比腾讯强,蚂蚁怎么做到的?

作者: 郝智伟

见证历史的时刻要到了。

8月25日,蚂蚁集团向上海、香港交易所提交招股书,披露核心商数据

活跃用户超10亿,月活跃用户7.11亿,年支付交易量118万亿元,连接8000万商家、合作金融机构超过2000家。合作伙伴出余额与资产管理规模分别达到2.15万亿元和4.1万亿元,2019年营收超1206亿元,净利润超180亿元……

看完招股书,一位机构投资人告诉小郝子:“亿”这个单位变得平淡无奇,“万亿”这个单位层出不穷,硬核数字亮瞎了N多投资人,2000亿美元IPO是有底气坐实了。

图像标题

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可与之对标的PayPal(与EBay伴生的支付金融公司),年用户3.46亿,只是蚂蚁的1/3强;年支付交易量是4.9万亿元人民币(7119.25亿美元),仅是蚂蚁的4.1%;净利润169.4亿元人民币(24.59亿美元),也不如蚂蚁。

但就是这样的PayPal,过去4个月股价翻倍,最近的市值已站上2300亿美元,风头盖过了四大科技巨头FAAG(脸书亚马逊苹果谷歌)。

所以说,如果按2000亿美元上市,蚂蚁还给二级市场投资者留了空间。

简单科普一下蚂蚁的来龙去脉。

2003年“支付宝”(蚂蚁集团是以它为基础建立的)为淘宝网担保交易”而生,用户激增。2004年,阿里巴巴看到它对互联网的意义,将其分拆,为各种新兴平台提供支付工具

之后,支付宝从水电煤缴费开始,接入人们衣食住行各个环节,成为方便生活的工具,紧接着,快捷支付余额宝诞生,支付宝母公司也从小微金服(筹)定名为“蚂蚁金服”,内涵“齐心协力,蚍蜉撼树”。

再后来,二维码支付、花呗、呗、蚂蚁财富、相互宝接踵而至,支付宝变成生活百宝箱,蚂蚁也成为“寻找科技、金融、生活最优解”的创新担当。上市前,蚂蚁金服更名蚂蚁科技。

马云在蚂蚁大会上的话说:任何一次技术大革新都需要50年,前20年是技术公司竞争,再30年是社会全面地应用技术。有理想主义、利他精神,支持创新,才能支撑未来,创造未来。

这话看似唱高调,实则是绝招。正是这技术化的定调,蚂蚁才没有像PayPal,在金融的老路上躺平赚钱,同时,一直被同行模仿,也从未被超越。

就像管理学家德鲁克说的:先做对,就能做好。

拿什么立命?

速度是礼,规模是诅咒。所有互联网企业必须不断解决发展难题,这是生死之地、存亡之道、安身立命之本。

2015年左右,微信借助红包与社交,在线下支付领域攻城略地,一度占据40%的市场份额支付宝与之贴身肉搏,争夺每个场景,死守50%的份额(以交易金额计)。

当时,互联网金融概念勃兴,金融科技红到发紫,蚂蚁的花呗、借呗、理财等业务已经风生水起。于是,蚂蚁内部讨论未来发展,到底是姓“金融”,还是姓“科技”。

做金融,就能躺平了赚钱,利息服务费管理费,收钱的名目多种多样,所有利益都能留存到自家账户里。

看看隔壁宇宙行等金融巨头,营收大几千亿,净利润率低过35%,都不好意思跟同行打招呼,各种馋哭其他行业“小孩”。

即便像PayPal那样,收支付通道服务费,每年拿下千亿元营收,真不费劲。

图像标题

可要认真做技术,苦活、累活就多了去了。那样,蚂蚁不仅要对接亿万用户,还要挨个伺候各行各业的合作方——水电煤要对接各地垄断机构的要求,市民服务还要对接各个机关事业单位……趟出没人走过的路,搞定从未有过的合作,各种千头万绪。

为此,要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追过程、拿结果、懂管理,游戏难度直接从“简单”上升到“地狱”。

经过几个月的争论,管理层达成共识:先不管能否赚钱,想清要做的事情是不是解决社会难题,有没有社会意义。而要实现这些,技术创新还是核心手段,所以蚂蚁姓“科技”,它是立命之本,即便再难也要坚持做下去。

所以,从那时开始,蚂蚁变得更“科技”,放开所有成熟业务,用各种新技术加持传统行业转型升级。

例如:余额宝引入更多货币基金参与,蚂蚁为它们重做技术底层,网罗目标用户;支付接入各地地铁、公交,蚂蚁贴钱帮它们改造出入闸机、收款机器,补贴用户,提供技术升级的思路和手段,帮他们智能化地改进运营效率

此外,区块链技术方面,蚂蚁连续三年专利第一,它们被应用在证据固定、供应链资金流向司法公证、鉴定等方面,为集团带来正向收益。(招股书提及130次)

而蚂蚁自研的Ocean Base数据库也拿下全球性能测试Top1,正加速商用普及。

没错,昨日因,今时果。没有坚定科技的彻底,就没有创新突破的充分,至少从现在的结果看,蚂蚁程序猿和产品经理们的头发都死得其所了。

凭什么立格局

当然,只是立命还不足够,立住格局,才掌握“硬通货”,才能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毕竟蚂蚁还有个强大的对手叫腾讯

2010年末,支付宝历经三载,终于协同监管、银行,接入银行卡,实现“快捷支付”,将支付成功率从60%猛提到90%以上。

可就在3个月之后,腾讯财付通就复刻全套模式,同样搞定“快捷支付”。

2011年,支付宝最早把二维码支付引入中国,2013年开始发力,微信支付紧随其后,在2014、2015年突击猛进,一年多吃下40%的市场

就连美团创始人王兴都无奈地说:“还有什么是腾讯不做的吗?”

虽然后来,蚂蚁用技术迭代等手段,赢下这两大战役,但只靠技术创新跑得快,显然是不够了。

图像标题

于是,从2017年开始,蚂蚁提出与商业上下游伙伴“共建”的概念,蚂蚁技术奠基人程立也提出“新技术合伙人”的说法,从此,对行业玩家“创新不取代,协作不替代”,正式开启“联盟的角逐,生态的打拼”。

比如,接入基金保险这样的高玩,蚂蚁会联合行业技术大拿,共同操作解决方案,更容易发现行业痛点,也更容易找到利益谋和的甜蜜点,更能突破传统玩家转型犹疑的壁垒。

由此,让它们在合适的时机找到最合适的客户,有能力抢夺22-30岁的年轻人财商思维……

这就像马云说的:我们不是破坏性创新,而是建设性创新。我们不该去推倒别人,建立自己,而是打造新东西,凭价值创造,赢得更多客户(合作方)的认同、支持。

毫无意外,之后的2018年,腾讯马化腾也在重庆提出:不要取代各行各业,要做它们的数字化助手……要更好的赋能。

可惜的是,即便如此,金融科技这块,腾讯还是没跟上蚂蚁的节奏。

财报显示,2019年,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主要是云服务收入1013.55亿元,相较于2018年的731.38亿元,增长约38.58%。

而2018年腾讯云收入91亿元,2019年腾讯云营收170亿元。由此可以清算,2018年腾讯金融科技的收入约是(731.38-91)640.38亿元,而2019年对应的收入是(1013.55-170)843.55亿元,同比增长是31.72%。

可见,其增速慢于蚂蚁的40.7%,近两年的营收也从相当于蚂蚁的74.7%下降到69.9%,差距还在拉大。

图像标题

同时,蚂蚁也摆脱了PayPal那样依赖支付博取收入的命运,其“数字金融科技平台”的收入占比从2017年的44.3%提升到2019年的56.2%,2020年上半年更达到63.4%。

当年坚持的技术创新,都变成如今的真金白银

一切就像阿里逍遥子说的:“很多事情做对了,做出意义来了,多年后回头来看,就成了历史的选择”。

蚂蚁的历程再次充分证明“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一句话:姿势用对,事半功倍,姿势不对,无奈受累,后半句说的是谁?你懂的。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