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骗了!上海、阿里巴巴第三次结盟,谁说他们错过了彼此?

作者: 郝智伟

猥琐欲为的嘴炮再被实锤打脸,“上海错过阿里巴巴”的说法不攻自破。

10月9日,上海与阿里巴巴、蚂蚁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深入新技术落地。

前者需要数字新基建、在线新经济产业布局转型升级,后者有数据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移动支付等硬核技术打底,双方供求匹配,协同不累,自然能共营共建,加速应用落地。

因为这已是上海与阿里巴巴的第三次结盟。

2015年5月,上海与阿里巴巴第一次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围绕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信用体系等,开启“互联网+战略,助上海向科技创新中心迈进。

2018年8月,上海又与阿里巴巴、蚂蚁集团再签合作协议,共同推动新零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等新技术普及,以此促进上海成为数字经济高地。

这样的CP嗑在一起,第一次可能是巧合,第二次也许是偶合,但第三次只能证明是天作之合。

明眼人稍微看看就明白:上海与阿里的三次结盟,从框架启动到技术深入再到应用落地,是从概念到实用的层层递进,有规划、有步骤,绝不虚头巴脑,认真步步为营

结果,YY“上海错过阿里”的嘤嘤怪彻底输了。

事实是2008-2009年,上海某领导在一重要会议上,提及与马云的会面,马云告诉他,阿里差点落地上海,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回了杭州。但上海金融条件更好,未来会把支付宝放到上海。“为什么在我们这没有成长?可能多少我们有点问题。”这是原话。

本来正常的讨论和反思,却被“逻辑宝才”刻意抹去“支付宝放到上海”,腹黑地演变成“上海错过了阿里”。

再加上那段时间,土豆被优酷收购大众点评美团并购Uber中国被滴滴兼并盛大巨人衰落,“上海错过阿里”又被添油加醋成“上海错过了互联网”。

各种思考不够,阴谋来凑,目的就是免费霸占热榜资源位,博名求利,仿佛梁静茹给足了勇气,名侦探柯南给够了逻辑。

但事实胜于雄辩,这几年,B站等新型互联网公司在上海崛起,网易公司来沪建立二总部,让“上海错过互联网”的说法不堪一击。

另一边,2005年阿里巴巴成立上海分公司,就从未离开过上海,2015年,支付宝总部如约落户浦东,各种新技术抢先登入上海,也让“上海错过阿里”的说法彻底凉凉。

而在这个过程中,上海收获了先进生产力生产关系,阿里的新技术也获得更敞亮的舞台,深入各行各业,成为传统玩家转型创新的催化剂,由此更容易做出样板,再走向全国。

事实上,上海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合作紧密,尤其是2015、2018年两次签约后,双方在数字商业云计算金融等领域取得显著成效。

多个业务总部落户上海的同时,阿里巴巴上海研发中心、阿里新零售中心、蚂蚁科技中心等核心创新业务与战略板块加速发展,形成“三总部+三中心”布局,此外,阿里还与上汽集团百联集团企业开展了战略合作

图像标题

毋庸置疑,上海没有错过阿里,阿里也没有错过上海。

一句话:企业与城市的协同共生,其实是组变量,它自有脉络,或萌动或提速,一看历史进程,二看双方努力,没有绝对的不能、不成、不行,只看“同智者相谋,同志者共谋”。

起点:同步共振

技术足够赛高,合作自有门道。

2008年末,PC时代的支付宝体验越来越好,它率先打通上海的公共事业部门,开通水电煤网上缴费,打破代收点、银行便利店线下缴费的老套路。这是阿里第一次与上海碰撞出火花。

2013年后,随着二维码支付深入人心,上海的一些医疗机构、高校也加速入局,成为支付宝延伸的重要场景。

但这些散碎、自发的协作,还只是上海、阿里开启合作的萌芽。2015年,“互联网+”概念深入人心,上海与阿里第一次签约,两者的系统性协同也变得越来越多。

比如公积金社保查询,交通违规处理,证照办理等,都作为便民措施逐步上线支付宝,上海政务系统开绿灯,支付宝的应用场景成倍增加,“移动网上窗口”让市民办事效率提升50%以上。

而到了2017年,上海的“四个中心(国际经济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已经初具规模,于是,第五个“中心”被提出,上海要建设“科技创新中心”。

不难理解,从城市发展史来举例,底特律是代表汽车工业活塞城,纽约是代表金融力量的黄金城。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它们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固步自封,缺乏创新。底特律因为汽车销售饱和不断落没,纽约则不断内卷,走上纵容金融为祸的道路,从90年代起不断成为金融危机的发源地。

正因为这些前车之鉴,上海必须找到提升社会效率、转换经济动能的新办法科技创新就是极好的突破点。

因此,盒马鲜生落地浦东,从金桥店开始试点新零售,逐渐跑通模式,再在上海其他地区加开店面单店盈利后,2018年,盒马鲜生迅速开遍全国,新零售也成为上海走向全国的新名片。

之后,总部在上海的饿了么阿里收购,也没有离开上海,而是继续在本地生活上开疆拓土,形成了强悍的即时配送团队,它与盒马联动,也强化了本地的生鲜配送

同时,两者也顺应了上海“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的行动方案,成为推动生鲜电商质量发展的关键要素。尤其在今年新冠初期,盒马、饿了么更成为解决市民“买菜难”的重要基础设施

一切就像红杉资本合伙沈南鹏说的:这样的“升级”意味着增量新市场,新效能、新发展自然如影随形。 如此,上海和阿里一起有破有立,同步共振、彼此成就,也就能一起顺风不浪,逆风不怂,发展不停,砥砺前行。

新爆点:新消费新基建

操作有典范,机会多一半。

如今,上海、阿里第三次战略合作达成,在线新经济、数字新基建成为关键词,这也与9月22日高层下发的《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高度契合。

比如《意见》吹风会上着重鼓励的直播电商,今年将达到9000亿元规模,而阿里作为这个类目的开创者,今年会占到超4000亿元的份额。它将成为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主力担当。

而上海正是淘宝品牌直播第一城,不仅直播用户数国内第一,传统零售外贸发达,其中很多高手也迅速转型,投入到直播产业链中——培养主播的MCN导购转型主播、匹配货源的供应链等加速涌现,就连头部主播李佳琦也将公司落户上海……

如此种种,夯实了上海大做直播电商的基础。

今年5月,新冠平复后,上海消费重新启动,开办“五五购节”,淘宝主播连开10000场直播为其助阵。

期间,消费券高效发放,为上海消费者省钱20亿;跳水皇后吴敏霞和李佳琦,组成“霞琦灵光(上海话‘超级赞’)”CP,在淘宝直播为上海老牌打Call;上海的零售巨头“百联”,3小时淘宝直播客流量达100万人次,相当于线下新开17座商城。

就这样,新冠后的消费“冷启动”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更重要的是,《意见》还提及“消费基础设施服务保障能力”的短板,需要加速补齐。这也是上海+阿里的强项。

一方面,上海传统的商业氛围下,小商品经济发达,新冠后,为激励消费,夜市回归,创意小店复苏,它们急需金融支持

而根据“外滩大会”数据,上海小店已经累计获得蚂蚁网商银行的百亿借贷,在用于扩大经营这个维度上,不论是小店数量还是次数都是全国前十,借款金额更是排名国内第一。

巧合的是,这种小微金融服务也是从上海起步的。

最初,阿里上海的几个小伙伴建立项目组,开启面向小微企业个人创业者的小额信贷业务。之后,阿里金融成立,2013年,它并入小微金服集团(蚂蚁集团前身),这才有了后来的网商银行和一系列小微金融服务。

另一方面,《意见吹风会上提及的“冷链物流、智能快递”难题,上海+阿里也有盒马饿了么中通快递等充当“解题”担当,投入度、专业度毋庸置疑。

可见,后新冠时代,消费的各个节点在“科技”加持下,获得更大的战略纵深,成为上海+阿里打赢“消费战”的关键。

正如长江商学院创始人曾鸣教授所说:系统=要素*连接关系。上海为阿里提供“科技+”的要素,阿里为上海提供“科技+”的连接,两者相辅相成,形成更大的系统合力,这才是接地气、得要领,妥妥的大确幸。

所以,那群还在唱衰上海+阿里的嘤嘤怪,劝你善良,劝你从良,毕竟实锤打脸可能迟到,但从不缺席,“思考不够、阴谋来凑”的千层套路下,自以为是朋克,终究还要被天克,何必呢?

图片:网络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