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老板与经理人,寻找的是存在感,还是存在价值?

导读:每一代人都会寻找自己的存在感,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陷入一场集体焦虑。人,终归是社会企业,则是社会中的经济组织。你一直在找存在感,企业(老板)则会找你的存在价值。如何理解并处理好“人与组织”的这种对立统一关系?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问到,什么样的老板能够聚集到更多优秀的人?什么样的经理人能够与老板共同创造奇迹?

也有人告诉我,大部分的老板都会觉得找不到合适的经理人,而大部分的经理人也觉得,找不到令自己认为可以托付一生去奋斗的老板。所以一些人去羡慕华为的经理人,遇到了任正非;另外一些人会羡慕马云,因为他遇到了一大批投资人老板与他去创造一个又一个资本市场的神话……

一系列的追问和羡慕之后,人们开始关注,这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01、内部合伙人制,真的能解决问题?

每一代人都会寻找自己的存在感,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陷入一场集体焦虑。人,终归是社会动物;企业,则是社会中的经济组织。我们把问题放在企业——作为社会经济组织的存在价值方面上来。

你(经理人)一直在找存在感,企业(老板)则会找你的存在价值。如何理解并处理好“人与组织”的这种对立统一关系?

在今天兴起的合伙机制下,有人发出“告别职业经理人时代”的呼声。然而很快,关于合伙人的新的矛盾又浮出水面。人们发现即便是组织机制看似公平的合伙人制度,彼此也并不能持续地进行开诚布公的交流。

创业公司中合伙人分崩离析的现象屡有发生,而在成熟企业的内部合伙人制度是否足够有吸引力,还在持续地探索中。

一些企业家热衷于修禅、静思、开悟。他们说,从印度修炼回来的乔布斯变了,从一个桀骜不驯的叛逆者,蜕变成了一个温和近人的行动者。“不忘初心”是乔布斯蓦然回首的顿悟。他最为推崇日本禅师铃木俊隆在《禅者的初心》书中的一句话:“做任何事,其实都是在展示我们内心的天性。这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即所谓“不忘初心”。禅者的心,应该始终是一颗初心,必须归复自己初学者的心,不受各种习性的羁绊,只有这样,才能忠于自己,同情众生,并且切实修行,也即不受已有的知识逻辑的束缚。

真正的佛教徒并非一定要跑到深山野岭里坐禅,能够在日常工作中体现初心,这也是禅修本身,所以我坚持认为工作是修行,也就是强调这一点。

我们思考一个问题,一定要问题放回发生它的地方,经理人与老板,都需要明确自己存在的价值,也都要给彼此以存在感。

02、是“境界”问题,还是管理问题

朋友向我描述了一次参加私董会聚餐时的情景。

私董会少了严肃会议的正襟危坐,可以较为充分的畅所欲言。而私董会的餐桌上就更彻底撩开了彼此之间隔着的那层温情的面纱。这时,就有人用近似“白描”的方式抛出了一个问题:“老板私底下总抱怨团队跟不上,对的人招不来、留不住,问题究竟出在哪儿?”马上就有人意会并做出应答,直言不讳地一言以蔽之曰:“企业家太抠了呗!”这个回答立刻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朋友继续说:主持私董会发现一个普遍现象,老板一上来提出的问题多为业务问题,如怎么转型,怎么开展新业务,销售额如何翻番等等;接着往深里挖,常常变成了团队问题,人不给力,再对的战略也实现不了;再挖,就挖到了老板的内心——原来是人性使然。在很多人看来,不同的老板境界会不同。

真的是老板的境界问题吗?或者说,境界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比如一家行业龙头企业市值被行业第二逆袭,行业第二的老板祭出一记狠招,以极便宜的价格向管理层和骨干员工出售了近一亿股股权,人们纷纷称赞这位老板有胸怀,格局大,失去市值领先地位公司的员工也巴望自己老板来这么一手,但理性商业考虑和领导者的不同风格,决定了这位老板没有跟风。

你怎么评判这两人?行业第二企业的老板境界就一定比行业龙头企业老板境界高吗?我们并不认为如此,因为这里有很多影响的因素,所以你会发现,所谓的“境界”问题,是需要在现实环境条件下去理解。

如果一个问题,在现实中和理想中是两套逻辑,一路拧下来,岂不都是一个个纠结?只有我们对问题本身达成认知共识,关于人与组织管理问题才可以一一分解

03、回归管理责任本身

我们要回管理责任本身。

张维迎曾对商业行为和宗教伦理做过一个比较,二者基本假设相同,人是自我中心的。宗教逻辑和市场逻辑的最大不同是,宗教的逻辑通过改变人心来达到善的行为,而市场的逻辑是从规范人的行为,以利人之行实现利己之心。

话听起来挺绕,市场逻辑负责商业行为,宗教逻辑管世道人心,现实中我们也确实容易把两个逻辑混为一谈。

商业逻辑是什么?趋利避害。生活中人与人交往逻辑呢?互利互惠。如果讨论商业行为,不能用生活中人际交往的逻辑,那不成了两套标准

比如任正非提出“管理的灰度”,人们就特别容易从道德层面解读,解读成不讲是非,无原则。其实灰度是指高层管理者决策时,复杂性多过刚性,从白到黑中间有250多种颜色都叫灰色,统称为“灰度”,这就是任正非要求高层管理者要能够“管理灰度”的主要原因。

所以,在我看来,如果你是一个职业人,你的身份和角色已经决定了你必须按照你的角色去发挥你所有人性的部分。比如说你首先要承担责任;其次对你拥有的资源权力要有一颗敬畏的心,不能滥用它;第三你一定要对你的下属成长负责。

如果你只在意自己的“我”,只想最大化实现“自我”的价值,这个思考本身是错误的。一定要记住在组织中最重要的是角色,而不是你自己。你必须胜任这个角色才是关键,只有符合角色的要求,组织才会接纳你。

所以,无论是老板还是经理人,最重要的还是创造价值本身,同时也需要用超越自我的视角去理解自己,以建立更高标准来约束自己。这个更高的要求,甚至可以用“无我”来进行界定,并能够体现在商业精神上。

2005年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或许是乔布斯最著名的一次演讲。他谈了自己作为一名大辍学生的一生、创业以及与癌症斗争的故事。他引用了最后一期《全球概览》封底的话作为结尾:“求知若饥,虚心若愚。”这也是乔布斯对自我的认知,也是成就苹果的驱动力量。

任正非一直告诫华为人:“华为最大的竞争者是自己”。早在多年前,他已经清醒地认识到,“面对未来的风险,我们只能用规则的确定来对付结果的不确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随心所欲,不逾矩,才能在发展中获得自由。任何事都有对立统一的两面,管理上的灰色,是我们生命之树。我们要深刻理解开放、妥协、灰度。”

乔布斯的初学者心态,任正非的“灰度管理”,对于我们理解人性与管理课题,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启示。(本文完)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1
春暖花开

作者:陈春花,公众号春暖花开(ID:CCH_chunnuanhuakai),“春暖花开”是管理践行者陈春花的自媒体,内容涵盖最新的管理思想、商业评论、演讲实录、著作连载与人生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