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直播:被困在直播间的老年人

文 | 雾满拦江

(01)

网上有个老妈妈,每天直播。

都是超高难度,让人吃惊那种。

有天,老妈妈又在直播,这次的节目是吞灯泡。

吞灯泡。

当老妈妈精彩表演时,下面突然弹出一条留言:

如果你是被胁迫的,请把眼镜摘下。

令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视频中的老妈妈,真的摘下了眼镜。

她真的不是自愿的。

是被人强制胁迫。

(02)

胁迫老妈妈吞灯泡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儿子。

她的儿子。

儿子不争气,没出息,想享受人生却不想丝毫付出,于是就想出这么个损招,胁迫年迈的老妈妈,每天表演极惊竦的节目,收到打赏后任儿子挥霍。而可怜的老妈妈,根本没有丝毫自主权,她只是儿子捞钱的工具,是个奴隶。

看到这情形,舆论就炸了,纷纷登高呼喊:那个没出息的熊儿子,不要这样对待你的亲妈,老年人也有幸福生活的权利

呼声毫无疑问是正义的——只是这个事儿,属于结构性之恶。

什么叫结构性之恶呢?

就是社会的救助力量,亦或是舆论的正义呼声,是小于受害者人伦的。

简单说,被儿子胁迫吞灯泡的老妈妈,你愤怒,你吼叫,你呼吁把自由还给老年人……假设你的舆论诉求,起到了作用,体制救助力量介入,然后发现这事不好办。

这位老妈妈,总归还是要和儿子在一起的。如果让这位老妈妈入住养老院,儿子铁定没钱,有钱他就不胁迫妈妈吞灯泡了。老妈妈也肯定没钱,有钱儿子就不敢逼她吞灯泡了——如果你让老妈妈免费入住养老院,那就等于做个错误的社会示范,只要子女胁迫父母,政府就得养起来,善待父母的子女反倒无人问津。这实际是奖励恶人,惩罚守护父母的好子女。此举必会激发人性之恶,既然恶是受到奖励的,谁还愿意做个好人?

每个人都清楚,这位老妈妈摘下眼镜,透露出她被儿子胁迫的事实之后,她的境遇只会更糟。儿子肯定会恶毒的报复她,而整个社会,此后将一声不敢吭。你发出的每一声正义诉求,都是以老妈妈更大的痛苦为代价的。

难道说,就没有一个善心有钱人,愿意帮一下这位老妈妈吗?

——不帮还好办。你一帮,麻烦更大了。

(03)

假设有位善心人士,想要解救那位被儿子胁迫吞灯泡的老妈妈,那么,这位善心人士会发现,他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每年的支出,至少也要几百万。

这个账目是这样的:

第一部分,老妈妈自由赎买费,这是财务支出的大头。

什么叫自由赎买费?

这个世界,没有人是自由的。所有人都被困在人伦之中。你是你父母的孩子,同时又是你孩子的父母,这是血统,哪怕你跑到火星上,这个法律关系也不会改变。

你一个无关的人,想要带走老妈妈,她的儿子铁定不答应。他才是老妈妈的儿子,你算哪根葱?老妈妈的儿子一定会起诉你,而法律,则站在他那边。

你需要一个律师团队,应对诉讼

如果你输了,老妈妈会被儿子带回,继续吞灯泡。所以你一定要——等你赢了就会发现,你付给律师的费用,可能高过老妈妈儿子的索赔。这笔钱不是一次性的,只要你敢赢,老妈妈的儿子一定会连年起诉,所以你要每年支付几百万的费用,这笔钱就是老妈妈的自由赎买费。

第二部分,照料老妈妈的人员工资。

这笔钱,是小头中的小头,但却会滋生出巨大的营运成本

如果你把薪水定得低了,招来的都是低素质人员。这些人拿着最少的钱,干着侍候人的苦活,他们一定会偷偷虐待老妈妈,一旦被人发现,那么你首先要蹲监狱。

所以一定要高薪。

高薪会招来高素质的人,但这些人干不几天就会辞职。因为他们素质高,机会多,到你这里攒个小钱,就会去别的地方寻求更好的个人发展。更有甚者,还有人打劳动法的擦边球,各种诉讼你,你必须得有个团队,不停的招人,不停的和这些人斗智斗勇。

这么计算下来,照护人员工资可能只有几万,但你一年至少要花上百万,维持这个基本盘。

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支出

而是你被困在这些恶性的人际琐事中,没精力也没时间赚钱了。

这就是结构性问题。

结构性问题不是不能解决,而是需要大量投入,改变当事人的人伦与人际。

所以聪明的人,只负责发出“愤怒的吼声”,但说到解决问题,这就跟他们没关系了。

那么,这种结构性社会问题,真的没有希望破解吗?

有的。

(04)

第一个,恶性人伦的数量,与社会富裕程度成反比。

被儿子胁迫吞灯泡的老妈妈,在我国经济匮乏之时,数量更多。

太普遍,就构不成新闻了。

大家境遇七七八八,全都差不多,所以没人呼吁这事。

现在经济情况好了,社会也不再容忍此类事件。这是社会进步的迹象。

第二个,想要彻底根除此类现象,国家必须要更富足。

有句话叫白左养圣母,特指美国一些人善良无底线,要把废人烂人坏人一古脑的全都养起来。

但这样的人,只会出现在美国,绝对不会出现在贫穷之国。

为什么呢?

因为美国富啊,美国是世界发钞国,美元硬通货。要养废人烂人恶人,美国只需要印点钞票就行。美元加印是稀释全球财富,是全世界买单,而其它任何一个国家,加印钞票只会稀释本国财富,玩不起。

欧洲有些高福利国家,确没见过儿子胁迫妈妈吞灯泡。但这并非是他们人品好,而是国家给足了失业就济金。年轻人一年到头,拎只啤酒桶往海边一躺,就可以恣意享受人生了。如果停发这些二世祖的救济金,你会发现他们的妈妈比你妈更能吞灯泡。

有人说,善待弱者,是一个社会的良心。但国家富足,才是让弱者受到保护的基本条件,缺少了这个条件,有本事的拼脑力,没本事的拼下线,人就会与野兽无异。

第三个,勤劳创富,才是解决结构社会问题的根本。

要让国家富足,我们必须更勤劳,更努力。

哪怕只是送个外卖,哪怕只是卖个水煮鱼,这些劳动都加速了社会资本流动,本质上就是在增加社会财富。当国家财富积累到足够多的时候,我们也会有大量的“白左”或“圣母”出现,他们不会因为照拂弱者而让自己陷入困境,就这个意义上来说,富足才是一个国家最大的善。

我们希望做子女的,不要胁迫老妈妈吞灯泡。希望每个成年人,都能担起自己的人生责任。但我们这些美好的愿望,终将要面对现实经济的解读。并不是说人有钱了,就一定不做坏事,而是说一个富裕的国度,恶性人伦会大幅降低,除了人性中天然的因素,至少因为生活环境险恶而导致的恶戾心态,会大大减少。就此意义来说,我们每劳作一天,于这世界而言,都是莫大的功德。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