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分神剧,刷爆B站!幸福其实很简单,500元就能满足了

500块能买到什么?

临公子在B站上,刷到一部很小众但蛮有意思的纪录片——《500元的幸福》。全程没有一句解说词,用镜头真实地记录了9位不同行业的人,用了500块寻求幸福的过程。

这是个很难用言语表达“幸福感”是什么的时代。

一方面,人人都喊着“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另一方面,哪怕赚的钱越来越多,似乎也未必得到更多的喜悦与欢笑。

看完这部纪录片你可能会发现,或许我们不是缺500块钱,而是缺少一个契机,认真想想自己对于幸福的定义

01

47岁的史世亭,2015年他从辽宁沈阳来到北京,做了流浪歌手。

认识的人叫他亭哥。

每天在地铁里弹唱,好的时候收入有100块左右,不好的时候五六十块。

老话说“五十而知天命”,从世俗角度,亭哥这把年纪了还在以这么低的姿态去追梦,是非常不切实际的,甚至带有些失败者的色彩。

但亭哥乐在其中,觉得活着就是图个乐和。

当他有机会拿到这500元钱,决定实现一个长久以来的梦想——开个小型演唱会。

不求多大规模、多么炫目,只要气氛好些,他能把自己的原创歌曲唱给大家听,就足够了。

亭哥马上着手准备。

第1步:找场地。

他先是到处找广场、找物业,几番下来也找不到人。

机缘巧合,在城中区遇到一对老乡夫妻,正好这对老乡的儿子喜爱音乐,为人热情,很爽快地答应将自己店铺前的空地给亭哥作为演出场地。

场地问题就这么戏剧化地解决了。

第2步:租音响。

亭哥一打听才知道:租音响至少1000块/天,这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他想起了地铁里唱歌认识一个老哥,听他说前阵子有个朋友送他一个音箱,亭哥赶紧骑着自行车过去了。

这位老大哥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住在破旧的房子里,生活拮据,但说话时总是朴实地笑着。

亭哥说,每次看到他,都感慨我们没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

第3步:宣传及布置。

买红毯、做宣传单、做易拉宝租车运输设备……拿到热乎的宣传单,亭哥有些兴奋地在街边发传单,生怕别人拿到后丢地上还踩两脚。

亭哥的演唱会终于如约开场了。

现场人虽然不多,掌声稀稀拉拉,但乐观幽默的亭哥马上和观众打成一片,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甚至还有粉丝下了班大老远赶过来支持,送给亭哥一束鲜花——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收到花。

这500块钱对亭哥而言,是个里程碑,他终于把梦想一点一滴地兑现了。

一场小型演唱会,亭哥心里除了满足还有安慰:“既然出来了,哪怕有一点点成绩最起码心里头也过得去,给家里头也是一种交代,我没做坏事就行。”

47岁的史世亭,用500元钱实现了一个长久以来的梦想。

02

香水有毒》演唱者,胡杨林,她消失在大众视野很久了。

她的丈夫江建民是台湾知名的编曲人和音乐制作人,他与陈奕迅、刘德华、张学友、张惠妹等知名歌手都合作过。他是《香水有毒》作曲人,也因此与胡杨林结缘。

胡杨林日常称老公为“江老师”,在她眼中,丈夫就是个可爱的大孩子。

500元钱,胡杨林打算给丈夫一个惊喜。

她跑去文具店定制了奖杯+奖状,接着买了丈夫喜欢的保鲜盒和锅。

果然,丈夫看到礼时惊喜地“哇”地惊呼起来,赞不绝口,连声称赞老婆太厉害了。

在他们看来,幸福是很平常的。

我煮了一道菜,你觉得好吃,这就是幸福。

实际上,江建民虽然在胡杨林一入行时就认识了,但再度出现在她生活里时,刚好是她的最低谷。彼时事业下滑,还遇上了“山寨胡杨林”的官司,前后折腾了三年,给她精神和经济上都造成沉重打击。

认识江建民,成为一个新的转折点。

他鼓励她,如果唱歌让你开心你就去做,不开心那就不要做;
他感激她,日常中无论什么事情,都包容自己;
他支持她,从音乐界跨到商界,成为一家集团的高管,尽情地追求自我价值

胡杨林说,其实结婚就像你们两人一起开了个户头,大家过去不管有多少存款,都放进去了。

“我们彼此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我们在共同账户里存款。”

胡杨林用500元钱,送给老公一份让他开心、也让自己开心的礼

03

来自四川的李宝文大哥,与老婆共同经营着一家营养快餐店。

拿到500元,李大哥马上想到了家人们。

第1笔花销:300元,给儿子买羊蝎子。

孩子马上要离开北京回老家了,想做些好吃的给孩子送行。

李大哥憨厚地说,就想给孩子买他最喜欢的,孩子最爱吃羊蝎子,那就给他做一大锅羊蝎子,让他能够回味得久一些。

第2笔花销:206元,给妻子买花。

拍摄时恰逢七夕节,李大哥给老婆买个礼物,希望老婆开心快乐。

聚餐时,他叫儿子把花拿出来给老婆,看着老婆笑得一脸满足。

李大哥夫妇的感情,连儿子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多年了,爸妈感情还是一直那么好。”

他们一家是平凡而幸福的。

经营餐饮小店几乎全年无休,然而妻子一想到孩子就不累了,觉得特别值。

儿子只有放假才能到北京与父母团聚,然后得继续回老家上学。第二天儿子要回老家了,妈妈一晚上没睡觉。

父母心里特别难受,儿子也不好受,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和父母一起生活,天天在一起。”儿子一走就是半年,下次相聚就到了春节,但他不像其他孩子一样等待父母归来,而是要独自一人来京找父母过年。

妈妈最大愿望也是如此:“先有人后才有钱,这才叫幸福。”三口人团团圆圆,带着儿子,就叫幸福。

家庭和睦,美满幸福,李大哥这样普通的家庭,是最常见的大多数,也是我们最熟悉的那种人间烟火气。

快餐店的李宝文,用500元换来了儿子回乡前夜的大快朵颐,以及老婆抱着鲜花时的笑容。

04

这几年,说实话,我周围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对很多事情都渐渐失去了兴趣。

熟悉我的小伙伴可能知道,关于花钱,我经常说“让花出去的钱变成未来的财富”、“让花出去的钱带给你更多可能性”、“尽早攒钱,尽快买房”。

当然,这些话本身没问题。

它是一种理性务实的态度

可是我们忽略了:幸福感有时和钱的关系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如果我们把种种不如意全部归咎于没钱,那这辈子都很难过得舒心。

这部小众纪录片的片头有句话:“每一种选择,都值得尊重。”

我特别喜欢。

这些年我特别爱看这类“众生相”的纪录片,一是因为它们相对真实,二是因为,它让我看到熟悉的轨迹以外,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事。

每个人都对生活有着不同的理解与表达。

同样500块钱:

有人给82岁奶奶买了一张机票,让从没坐过飞机的奶奶来看看自己。她离开家乡时曾对奶奶说:“等我混好了接你到北京。”

有人为了偷偷看一眼前男友,找共同认识的人约他出来。在前男友毫无觉察的情况下,默默地坐在身后,度过了几分钟独自回忆的甜蜜而落寞时光。

有人回家了一趟,买了水果,还第一次买了蛋糕,请全家人出去吃了一顿好吃的,然后百感交集地继续回到现实中,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

心理学家泰勒·本·沙哈尔写过一本书《幸福的方法》,里面有个很有震撼的结论:

“幸福是一种能力,而非一种状态。”

我想说的是,500元钱背后,不是看你花钱的能力,而是给我们一个机会,看看是否有让自己以及在意的人获得幸福的能力。

亦舒说,生命从来不是公平的,得到多少,便要靠那个多少做到最好,努力地生活下去。

在繁杂忙碌日子里奔波的我们,渴望有钱、有爱,只是除了金钱与质,经营日子更需要花的是心思。物质以外,还有太多太多值得我们珍藏的东西。

希望我们都有这种幸福的能力。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4+1
临公子

微信公众号:临公子的后花园(ID:hi-lingongzi)这是个工作、理财和自我修炼的公众号.我是临公子,LinkedIn中国专栏作者,秋成社区签约作者,一枚不正经的工科产品汪。

取消收藏
自我价值  收入  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