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升级大阅文战略,多个大字的阅文能否打破网文低谷的魔咒?

在中国网络文学市场上,阅文可以说是一个永远不可能绕过的名字,这位中国网络文学的龙头老大一直占据着整个网络文学市场的主导地位,不过在去年经历了作家集体抗议之后,阅文可以说也是面临着较大的压力,直到最近阅文宣布“大阅文”战略升级,多个大字能否打破网文不赚钱的魔咒呢?

一、阅文大战略升级?

根据界面,6月3日,在2021阅文年度发布会上,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宣布了“大阅文”战略升级,明确阅文将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以网络文学为基石,以IP开发为驱动力,开放性地与全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

去年6月3日,“单本可选新合同”的发布,揭开了阅文升级再造的序幕。据阅文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超90万名新增作家及众多知名作家回归,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搭建起了影视联合生产体系的“三驾马车”,《赘婿》接力《庆余年》,成为播放平台最快热度破万剧集。 图片

阅文还对外公布了免费阅读和创新业态的最新进展。内容上,2020年,阅文上线免费阅读的创作站点昆仑中文网,及新媒体创作站点九天中文网,开启内容的精准孵化和运营渠道上,阅文加快了与QQ浏览器、掌阅等平台的合作,并成立了免费小说联合项目组。截至去年底,阅文免费内容的平均DAU达1000万。2021年第一季度作家数提升超30%,头部作品数增长超20%。

然而就在去年,4 月 27日,腾讯派了副总裁程武接管阅文集团,阅文原有的高管团队出局。根据新京报当时的报道,2020年5月5日,有网文作家在新浪微博知乎网络平台,针对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发起“五五断更节”,以断更(停止更新)的方式,抵制阅文集团推出的作者权益缩水的新合约。这一行动得到大量网友声援,“55断更节”的话题在新浪微博的阅读量超过3500万次。

之后,阅文开始启动了属于自己的转型之路,经过一年的努力,根据阅文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3月23日,阅文集团发布了2020年全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20年实现总收入85.3亿元,其中下半年收入达到52.7亿元,环比上半年增长61.5%;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归母净利润达9.17亿元,其中下半年为8.95亿元,环比上半年增长40倍。阅文在线阅读全年收入49.3亿元,同比增长32.9%,MAU同比增长4.2%至2.3亿;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1020万,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同比增加37.2%至人民币34.7元。

那么,很多人都在问阅文当前的大战略升级到底该怎么看?多了一个大字能否让阅文打破网文低谷的魔咒呢?

二、大阅文能否改变网文低谷的魔咒?

其实,我们纵观整个阅文的“大阅文”转型升级可以看到一个明确的逻辑,这就是网文和IP的不断双轮驱动,只是这样的升级能否真的有用呢?我们不妨分成几个部分来分析:

首先,大阅文的大字其实可以理解为阅文不再单打独斗,对于整个互联网产业来说,内容产业其实是一个相对比较简单,但是同样也是比较复杂的产业,说内容产业简单,一个人一台电脑一个网线就可以实现内容产业的创作,无论是早期的天下霸唱、南派三叔,还是之后的我吃西红柿、唐家三少其实都是类似的,他们在早期往往都是抱着一腔热情来投入到文学的创作之中,那个时候恰逢起点中文网的崛起,给中国的网文产业提供了一个极强的付费渠道,从而奠定了网文产业付费阅读的基础。然而随着市场的发展网文也必然会面临巨大的压力,这是因为对于整个网文产业来说,单纯的付费实际上已经越来越难以支撑长期市场的发展,也导致了不少网文作者为了赚钱更改自己创作的本心,去更加迎合市场的资本,而到了去年,网文产业其实已经到了十字路口,起点中文网的传统模式越来越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要,阅文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如今,来自于腾讯的程武让人最大的感觉就是,他要打破传统阅文内部独立运营不顾整个产业体系的模式,真正用好腾讯这棵大树所带来的资源,这就是大阅文的第一层逻辑所在。

其次,大阅文可以很好地整合腾讯的内部资源。对于阅文来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赶快形成多元化的利润创造机制,而大阅文这套体系其实给出的答案就是以网文为基础,以IP为核心不断驱动整个内容产业形成阅文主导的核心模式,这种模式的确有很好的优势,比如说,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可以全部联合起来进行市场的创作,而《赘婿》的走红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模式的全方位整合的体现。而且我们看到之前还有阅文接入了腾讯音乐的体系,给腾讯音乐提供足够的内容支持,助腾讯这种可以横扫全部互联网市场的能力,其实阅文如果真的能把资源整合的这步棋下好的话,的确能够给市场足够的想象空间。 图片

第三,大阅文能否打破网文低谷的魔咒呢?说完了阅文的前景不错,但是我们也必须要说阅文当前面对的问题:

一是传统付费阅读和大阅文模式的冲撞,阅文是一家不算老的公司,但是如果放到整个互联网江湖来说,阅文也算是比较资深的企业,这也就注定了阅文实际上有着巨大的传统惯性力量和原先的生态模式,而现在其实面临的就是这个传统付费生态与阅文新业态的冲击,比如说免费内容的普及必然会冲击起点中文的传统业务,2020年下半年,由于阅文进一步推行免费内容战略,自有平台(起点中文网)的MAU大幅下降至1.09亿(20年上半年为1.34亿,19年下半年为1.23亿)。平台和自有渠道上的平均MPU(平均月付费用户)也从20年上半年的1060万下降至980万。数据可以直接展现出来两者之间的巨大矛盾和冲击。

二是IP运营虽好但沉淀时间如何打破?我们看到整个世界IP的运营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沉淀的,我们姑且不说像漫威这样的IP有几十年的沉淀之久,我们即使是用阅文自己的《赘婿》《庆余年》这些IP来看,这些IP基本上都有了10年的历史,虽然有些IP还在更新,但是历史沉淀几乎已经成为了IP当前最需要的事情,时间不够IP就很难创造价值,所以对于阅文来说,如何能够把IP运营好,用自己的布局打破时间的限制可能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所以,大阅文可能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坐拥腾讯这棵大树的阅文能否真正实现长期增长,给资本市场更多更新颖的故事,的确需要我们拭目以待了。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2+1
江瀚Daniel

微信公众号: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财经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硕士。从事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经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