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别让短视频成为“认知退化剂”

这篇文章,是我对沉迷短视频现象的一些思考:短视频可能正在成为“认知退化剂”。

1、放不下的手机,放不下的短视频

现代人最离不开的,可能就是手机了。

据极光大数据发布《2021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2021年第一季度,移动网民人均安装APP总量持续增长至63款,人均单日APP使用时长达5.3小时。

也就是说,2021年1季度,移动网民每天有5.3小时的时间盯着手机,要知道,除去必须的8小时左右的睡觉时间,我们一天醒着的时间也才16小时而已。

看到这,我不由得去查了下自己的手机使用时长(在手机设置里搜索“使用时间”)。

过去7天,我的日均使用时长5.25小时,四舍五入,正好和全国平均水平一致,不由得心头一紧,这个数据,还是让我拖后腿吧。

极光大数据进一步分析了各类APP的使用时长,短视频毫无悬念的名列榜首:2021年一季度短视频行业用户时长占比29.6%,也就意味着,移动网民日均有1.57个小时在刷短视频。

我们每天和家人说话的时间加起来可能连30分钟都不到,但我们竟然有1.57个小时在刷着和我们生活/工作可能毫无关系的短视频

2、为什么我们会无法自拔

刷短视频到“根本停不下来”,只要用一个名词就可以解释:多巴胺。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物和人的情欲、感觉有关,它传递兴奋及开心的信息

我换两句通俗的话解释下:

1、多巴胺是一种分泌物,当我们感觉到兴奋、开心时,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

2、多巴胺分泌地越多,我们就感觉越开心、越兴奋,越想做出某种行为

换言之,多巴胺好比一个“小恶魔”,当我们做了某些事情时,它就会跳出来,给我们一颗糖,为了得到更多的糖,我们下次还会继续这种行为。

当我们在刷第一条抖音前,我们的大脑对“刷抖音”这件事情,是没有奖励预期的,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抖音里有什么。

当我们刷第一条抖音时,我们会忍不住发出真好玩、真有意思、真好看之类的感受,这个时候多巴胺这个“小恶魔”就开始登场了,它给了我们大脑第一颗糖。

而这不仅仅是一颗糖的问题,这犹如打开了潘多拉之盒,我们的大脑会想要第二颗、第三颗……

我们大脑要的糖会越来越多,我们必须做出比之前更多的行为才能拿到更多的糖,于是我们就会一直刷到停不下来,大脑的成瘾机制就这样形成了。

从这个角度说,刷抖音成瘾,和吸毒只是量的区别,没有本质差异——我们的大脑被多巴胺劫持了。

需要说明的是,多巴胺是我们人类生存必备的神经递质,没有多巴胺的分泌,我们就不会感到快乐、就不会有追寻美好事的动力,悲观、抑郁的人,多巴胺的分泌明显少于正常人。

3、短视频下的认知退化

我们的大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用进废退。

我们先来简化一下大脑的信息传递过程:

大脑把外界刺激转化为信号,再把信号进行分解,分解的过程中要同时杂糅进各种过往的经验材料进行思维运算,然后得出一个它认为的最好的应对方式,接着把信息传递给你的手脚等执行单位,要经过很多关。

如果你不常常对接收到的好的认知信息进行加工和练习,哪怕你原本是个高手,也会像长年疏于练习的拳手一样,感觉自己对外界刺激的应对能力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这个过程就是认知退化。

为什么沉溺短视频会造成认知退化?

我总结了以下6个方面的原因,为你一一道来。

1、裸露的注意

舒马赫在《解惑:心智模式决定你的一生》一书中,将世界的存在归纳为四个层次,分别是:

无机物:如桌椅板凳。
植物:比无机物多了生命。
动物:比植物多了意识
人:比动多了自我意识

比如狗看到肉骨头就会流口水,但是如果有人请我们吃大餐,我们会思考:这顿饭我应不应该去?

这便是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与注意力密切相关,我们的注意力受制于两方面的因素:

第一,我们不能左右的外部力量。

比如,在安静的图书馆突然听到一声巨响,我们的注意力就会马上被吸引过去。这些因素是我们不能左右的,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听觉功能想开就开,想关就关。

第二,我们的内在力量。

比如,当我们对某件事情感到期待、恐惧、担忧、感兴趣时,我们会主动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件事情上。

这两种注意力的区别,决定了我们是“主动生活”还是“被动生活”。

如果我们经常任我们的注意力被外部力量牵引,也就是将注意力裸露在外,我们就处于“被动生活”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我们的自我意识是缺位的。

俄国哲学家邬斯宾斯基在《人可能进化的心理学》一书对此也有所揭示,他认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处于以下三种“状态”或“部分自我”之一——机械的、情感的、智力的,这些不同“部分”的主要评判标准,就是我们的注意力水平。

当没有施加注意力或者心不在焉时,我们是处于机械的部分;

当注意力被观察对象或思考对象所吸引并停留在那儿时,我们是处于情感的部分;

当注意力被我们的意志所掌控,施加于对象之上时,我们是处于智力的部分。

邬斯宾斯基《人可能进化的心理学》

一个人如果长期处在第一种、第二种状态,显然是无法提高自己的认知深度的。

当我们躺在沙发上,刷抖音停不下来时,我们要么是被视频内容所吸引了,要么是处于“机械的我”的状态,我们的注意力一直裸露在外,不由我们掌控。

注意力长期裸露带来的后果,是我们再也无法集中精力思考了。

帕斯卡尔在《思想录》里说,人类所有的问题,都源自无法独自静下来思考。

2、低质量的默认模式网络

2001年,在脑科学上有个新概念,叫“默认模式网络”。

人在无所事事的时候,大脑同样要消耗很多能量,而且某些大脑区域的活动反而加强了。这些加强了活动的区域,就是大脑的默认模式网络。

默认模式网络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你或许有这样的经历:头一天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当天晚上好好地睡一觉后,第二天豁然开朗。

腾讯传》中说到的马化腾决策风格,马化腾甚少或者几乎不在当天做决策,他总是等到第二天。

这正是默认模式网络在发挥作用。

当我们睡眠、随心所欲地漫步、甚至洗澡时,我们的大脑就会开启默认模式网络(前提是我们啥都不想)。

它会在我们没有感知的情况下,将我们接收到的信息进行过滤、连接、重新组合,本看上去无解的问题,在默认模式网络的作用下,我们就有可能灵光乍现、豁然开朗。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让默认模式网络更好地发挥作用,就需要我们预先在大脑里存够足够多的素材,对一个问题有足够深度和广度的认知

如果我们平时接收到的都是高频低质的、无序的、没有深度的信息,我们拥有的就是低质量的默认模式网络

3、好奇心的断层

前段时间有个段子,大意是:有了抖音,足不出户就能看遍世界,再也不用花冤枉钱去旅游了,你看,九寨沟不也就这样吗?

想想我们那一代,九寨沟那可是“人间的九寨,神奇的天堂”啊,那可是无数孩子都十分向往与憧憬的地方。

现在呢?

看过了,就那样,没意思。

不可否认,短视频帮我们开了眼界,极快、极大地满足了我们的好奇心,这带来了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我们不再愿意探索,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找到问题的答案。但探索的过程往往比答案本身更加重要。

第二,我们的大部分好奇心都被满足了以后,我们还应该对什么感到好奇呢?

我们可能还没准备好,出现了好奇心断层的现象。但如果我们不再好奇,我们便不会进步。

4、思考路径的断裂

短视频的产品属性决定了其内容属性。

短视频追求刷屏快、刷到停不下来、快速传播,只有符合这些属性的短视频才能成为“爆品”,也正是在这些属性框架下,大部分短视频内容的出发点就是不让我们去思考、让我们放弃思考,只要能让我们的感官娱乐就行。

我们刷到美女、八卦会停不下来,但我们看到真正的知识,却毫无耐心,一指滑过。

大部分短视频,不讲逻辑、不讲规律、不讲因果关系,甚至不合常理,撩拨我们的情绪是唯一目的。

大脑的机制是用进废退,越不思考,越不会思考,久而久之,我们的思考路径便会断裂,变得不会思考。

真正的学习,一定是枯燥的,是要能忍得住寂寞的。

5、“信息茧房”效应

“信息茧房”这个概念,是美国法学教授凯斯·桑斯坦在《信息乌托邦》一书中提出的。

他所谓的“信息茧房”,是指传播体系个人化所导致的信息封闭的后果:当个体只关注自我选择的或能够愉悦自身的内容,而减少对其他信息的接触,久而久之,便会像蚕一样逐渐桎梏于自我编织的“茧房”之中。

在算法的控制下,我们刷到的只是我们想看的,我们不想看的我们永远看不到,我们以为这就是全世界,其实我们只是待在了自己织成的“茧房”里。

当我们看到与我们相对立的观点时,我们会惊叹: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网上信息都不看的吗?

6、时间的机会成本

前面的5点,可能都是我们能感知到的,这第6点,是我们感知不到的——时间的机会成本。

机会成本是一个经济学概念,与资源稀缺性有关,因为资源是稀缺的,我们做任何选择都是有成本的。任何选择都是有代价的。

个例子:选择了上班,就放弃了创业的机会。

我们平均每天花1.57个小时刷短视频,如果这1.57个小时,用来看书、陪伴家人、高质量的社交,我们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

机会成本,可能是最大成本。

4、何去何从

2021年混沌学园苏州大课上,李善友用“一战略”对今日头条进行了拆解,李教授字节跳动的“一”归纳为信息流网络

李教授也对指出了社交媒体给我们带来的负面效应,包括以下几点:

上瘾沉迷、虚假消息、人群撕裂、超级生命。

李教授进一步指出:作为社交媒体的一份子,字节跳动张张网络还在发展中,它没有恶意的企图,也没有正面的精神,相信未来或许会有光芒照进它。

那么这束光是什么呢?

李教授给出的答案是“爱”,爱的流动是比信息的流动更根本的东西。

当我用心性的引擎把人性当中的爱激发出来后,我们就会把爱流给这个网络。
我深刻盼望着人类的未来是一张充满爱的流动的智慧网络,并且经由这些网络把智慧和爱流进所有人的心理,连接那些所谓躺平内卷、对人生丧失希望的年轻人,点亮他们的觉性之美。
我想这才是这张网络真正的使命,真正的“一”。
李善友

李教授这段话非常恢弘大气,作为后生晚辈无比认同。

除了寄希望于社交媒体的改变外,我想,作为每一个时代青年,在人性的需求被肆意消费的时代,我们越要培养我们的延迟满足能力,保持清醒,不要陷入沉睡。

各位加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
陈后圣

作者介绍:陈后圣,前世界500强职业经理人 、MBA智库&商业新知等知名平台签约作者、大愚咨询创始人&CEO、个人成长教练、目标管理专家。,微信公众号:陈辞令(ID:ccl2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