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达利欧最新演讲:如何利用历史周期应对未来发展

瑞·达利欧,26岁时在自己的两居室公寓内创办了桥水资产管理公司。美国的对冲基金公司平均存活年数只有4年,而桥水已经屹立近50年之久。2018年,达利欧基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而撰写的《原则》一书,在中国大陆上市当年即畅销百万册,登上各大商业书畅销榜。他相信,绝大多数事情都是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发生的,所以通过研究事的规律,人们可以理解事物背后的因果关系,并制定妥善应对的原则。近期,他的最新著作《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原创周期模型,解读世界变动、财富涨跌、权力换手,由中信出版集团推出上市。

2月24日,瑞·达利欧与知名结构生物学家、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围绕“探索变化世界的原则”这一主题,开展了对话,畅谈创新、探索以及如何应对这个变化的世界。

以下是瑞·达利欧的主题演讲实录。

我是一名全球宏观投资者,这里的“宏观”的意思是宏观经济。从我的职业发展历程来看,我从事全球宏观投资已经有50年了,从事投资的时间更长一点。我走遍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了解这些国家的经济,然后押注于这些国家的发展方向。这是一段很有趣的经历,让我了解了政治,以及影响未来的所有相关因素,这对我做出合理的投资决策大有裨益。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有很多让我惊讶的事,是在我有生之年未曾发生,但在历史上却多次发生的。如果不了解历史上发生的事,我们就会遭遇问题。事实上,通过研究大萧条期间发生的事情,我得以预测2008年金危机,并在危机期间投资收获颇丰,顺利度过了危机。

瑞·达利欧新作《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

回顾过去的几年,有三个大因素在我有生之年从未发生过,但如今已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并造成了重大影响。接下来我们具体观察一下这三个因素。

影响周期的三大因素

第一大因素是,大量债务的创造,以及为应对这些债务而大量印钞。这种情况最初发生在2008年,而现在的规模要大得多。央行在希望采取刺激措施时,会降低利率,通过每次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给予人们货币信贷购买力。央行的印钞行为制造大量债务,债务创造购买力,当然也创造还债义务。同时,这也创造了大量的金融资产。因为一个人的债务是另一个人的资产。所以要么人们在债务偿付时得到硬通货,要么央行会印钞,人们得到贬值的货币。在2020年,这种情况的规模近几十年来没有先例。上一段类似的时期,还要回溯到1930—1945年。也正是这个原因,促使我去研究过去500年的周期。

第二大因素与第一大因素相关:巨大的贫富差距政治鸿沟出现,特别是在欧美。当存在资本市场周期时,就会发生这样的周期。在资本市场丰富的情况下,个人有很大的机会。我曾经生活在“美国梦”中。其他国家的人在生活在其他“梦”中。我们心中涌现想法,我们获得财务资源来追求这些想法,并让自己富有创造性。这会在一段时间内提高人的生活水平。资本市场的发展,使那些有积蓄资本的人能把资本给别人,让别人好好利用,投入生产性用途,并在一段时间内提高生活水平。但问题是,存在财富分配不均问题。有的人赚得多,有的人赚得少。社会条件也造成了机会不平等。例如,富人的孩子比穷人的孩子有更好的机会。由此造成的大周期就是,债务越来越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当周期达到一个临界点,即债务达到上限,贫富差距达到上限时,形势就会变得更加艰难,局面就会变得很紧张。

历史中的第三大重大因素,是大国崛起,挑战已有的大国和已有的世界秩序。这是自然和常见的现象。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我看到这种情况在周期中反复发生。随着中国发展、改善、变强大,在许多方面变得更健康,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情况的出现。自从我1984年来中国以来,我有幸参与并目睹了中国的发展:人均收入增长了26倍,预期寿命增加了10年,贫困率从88%下降到低于1%。这些都是非凡的成就,也预示着中国挑战已有大国的新时期正在拉开序幕。

中国现在是在很多方面的实力都可以与美国相媲美的国家,而且中国的增长速度意味着它会变得更强大。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多,所以,如果中国的人均收入达到美国的一半,中国的体量将是美国的两倍。这将预示着国际实力格局的巨大变迁,并带来深远的影响。

帝国的兴衰演变曲线

下面这张图显示了公元1500年以来的各个帝国的演变,这是我对历史周期研究的总结,我希望读者能从中更清晰地看到帝国兴衰的脉络。

这张图的开始年份是公元1500年。读者可以看到11个主要帝国的发展弧线。红线表示的是中国。从图中可以看到,中国是公元1500年前后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然后中国的地位相对下降,并在1840年左右衰落,这就是所谓的“百年屈辱”。但接着,中国经历了一场极其强劲的崛起,现在已基本达到美国所在的位置,这场崛起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个指数是使用八种不同的实力衡量标准算出的总实力指数。其中的黄线、黑线和蓝线分别代表荷兰、英国和美国,其中美国目前只是初步衰落。我研究并探查了这些大国兴衰背后的原因,这些原因几乎始终是相同的,这也意味着其中蕴含着一些永恒普适的规律,知晓这些规律对于我们具有重大意义。

大周期的三个阶段

大致说来,我们可以认为,一场兴衰分为三个阶段,从一个新秩序过渡到下一个新秩序。这三个阶段是上升阶段、顶部阶段和下跌阶段。

上升阶段。上升阶段是国家建设的繁荣时期,通常在一个新秩序建立之后到来,而新秩序通常出现在战争之后。在这一阶段,国家根基强大,因为债务水平相对较低,国民财富差距、价值观差距和政治鸿沟相对较小,人们有效地合作,创造繁荣。教育基础设施良好。领导者强大而有能力。世界秩序和平有序,由一个或多个主导性的世界大国引导。

这将带来顶部阶段。这一时期的特点是放纵,表现为高负债,财富、价值观差距和政治鸿沟巨大,教育和基础设施的质量下降,国家内部不同群体的民众之间存在冲突,由于扩张过度的帝国受到新兴竞争对手的挑战,国家之间发生争斗。

这将带来下跌阶段。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争斗和重组的时期。争斗和重组导致在新的内部和外部秩序建立的过程中,出现冲突和变化。这为下一个秩序、下一段新的繁荣建设时期奠定基础。

当所有这些因素——债务、内战和革命、国外战争以及人们对货币失去信心——一起发生时,世界秩序通常就即将变化。当持有这个衰落帝国的储备货币债券的人失去信心,出售这些货币和债券时,标志着这个大周期结束。

大周期的发生通常始于某个新秩序,要么是内战导致某一方掌权,出现国内新秩序,要么是国际战争导致国际体系变化,出现新的世界秩序。1945年,新的世界秩序建立,美国作为得二战的主导国,塑造了新的世界秩序。1949年,中国出现了新的国内秩序。看清楚周期以及我们在周期中所处的位置,是很重要的。当三大因素结合在一起,当一个大国崛起挑战已有大国时,自然就会出现竞争冲突

在一国国内,当存在严重的贫富差距金融问题时,就会出现冲突。具体会发生什么,完全取决于个体行为。但最重要的力量是另外两种显而易见的力量。

一种是自然现象(第四个因素)。我饶有兴致地看到,以流行病、干旱和洪水形式出现的自然现象,对环境、预期寿命和其他因素,会产生无比重大的影响。例如,从左边的这幅图上,我们能看到多少债务因战争而产生;从右边的图上,我们能看到多少债务因自然现象而产生。你可以看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存在着流行病、全球变暖、气候变化发生的风险。你可以看到,环境变化已经开始造成影响。

但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都不如第五个因素重要,那就是人的创造力的逐渐发挥。这张图表溯及公元1500年。左边是人均收入,右边是预期寿命。读者可以看到,出现了很强有力的向上发展趋势,这是由于人的创造力和适应性,使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大幅上升。相比而言,我们所说的战争之类的波动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看到上述情况,我不仅陷入沉思,我们必须仔细思考自身在周期中所处的位置,全社会需要认真思考社会应当如何运行。我希望我们所有人能就此达成一致,并认识到人类合作的必要性。

因为,归根到底,精诚合作,保持效率创新性,不让冲突妨碍和破坏合作,是最重要的事。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存在着丰富的资源,民众也拥有强大的能力,来创造美好的生活。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爆发冲突的风险,这一风险真实存在,但如果我们能够精诚合作,我们就有机会消弭这一风险,并为全人类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