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史密斯打人事件:这个世界,存在3种类型的人

文 | 雾满拦江

(01)

威尔史密斯,54岁。

17岁组织乐队,19岁出唱片,21岁走红,22岁进军演艺圈成为职业男主。

他主演的经典极多,《独立日》、《黑衣人》,《当幸福来敲门》以及《我是传奇》等等。

所以这个货应该没时间读书。

虽然不读书,年年好莱坞。史密斯主演的片子经典,每届奥斯卡饭局,都叫上他。

今年,他又夺得奥斯卡最佳男猪奖。

晚会主持,叫克里斯

美国文化,颁奖者一定要说几句谐趣幽默话,满足观众期待。

但克里斯好像不懂什么叫幽默,他拿轻佻当风趣,拿史密斯妻子的秃头开玩笑,观众听得捧腹大笑。

史密斯炸了。

他冲上台,轮圆手臂,给了克里斯一个大嘴巴。

咣!

这一嘴巴打下去,麻烦就大了。

奥斯卡官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艺术咱懂,就拍个电影咋还科学了呢?)——禁止史密斯出席奥斯卡活动十年。

史密斯今年54岁,在他64岁之前,不得靠近奥斯卡一步。

这是件湮没于疫情时代无尽焦虑中的琐事。

(02)

史密斯被“禁奥斯卡”十年,我的想法是:

发布禁令的这个“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靠谱吗?其禁令有法律效用吗?

——在这十年内,如果哪天奥斯卡颁奖,史密斯自己呼哧呼哧来了,要不要把他打出去?

如果史密斯赖着不走,要不要暴揍一顿?

如果打了史密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如果打了史密斯却不需要承担责任,那么美国的警局法院是不是可以撤消?以后就由“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负责美国社会治安?

如果“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不能打史密斯,敢打就要吃牢饭,那这条禁令有个屁用?

当然我也知道,只要奥斯卡晚会不给史密斯发请柬,门口保安不让他进去就OK,但我还是对这个拿自家鸡毛当令箭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做法感到好奇。

但我这些想法,可以说毫无营养毫无价值——只是想弄清一个人或一家机构,其所发布的指令与社会互动机制效果。

同样是史密斯打人事件,有位智慧老师,却给孩子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社会教育课:

(03)

网络资讯,这是位小学老师,他在课堂上,把史密斯和克里斯冲突,做了六步解析:

第一步:

老师先讲,奥斯卡颁奖晚会,主持人克里斯拿史密斯老婆的秃头取笑,把史密斯惹炸毛,上台狠抽了克里斯一个耳光。

然后老师让同学们表态:你是否支持史密斯揍克里斯?

约有40%的小朋友举手,支持史密斯暴削克里斯,支持率未过半。

第二步:

老师播放现场影像,着重向学生们表明:史密斯的妻子头秃秃,是因为这个妹子患了很重的疾病。

妹子因病脱发,却被主持人嘲讽。

这难道不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吗?

于是众多小朋友纷纷举手,支持史密斯狂削克里斯,支持率接近90%。

第三步:

老师慷慨激昂的告诉学生:嘲讽固然不妥,但打人却是更严重的暴力。难道我们被人嘲笑了,就一定要打回去吗?难道除了暴力,就没有更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更何况,克里斯事后也说了,他根本不知道史密斯的老婆,是因病秃头的。而史密斯丝毫也不给对方解释道歉的机会,上来就揍,这妥当吗?

这一次,支持史密斯的比率,又从90%,回落到40%。

第四步:

老师含泪(可能并没有,是我加戏)说:铜鞋们,威尔史密斯,他是个妥妥的家暴受害者啊,打小,就天天看到妈妈被爸爸打到满地乱爬,长大后他矢志守护家人。他的妻子患病秃头,因而抑郁自闭,幸亏女儿的不断鼓励,史密斯妻子才鼓足勇气面对生活,可史密斯妻子刚刚要走出心理阴影,就遭受了主持人克里斯的无情嘲讽,史密斯能怎么办?他当然要选择保护家人了。

听了这番话,已经放下手的孩子,纷纷再把手举起来。

支持史密斯暴打克里斯的比率,又从40%飙回80%。

第五步:

老师告诉学生们:铜鞋们,奥斯卡已经举办了94届,这是有史以来头一次发生暴力事件。画面传输出去,上亿人目睹,所以奥斯卡主办方非常的被动,一定会严惩史密斯。

被打的克里斯,如果他不肯罢休,就此事起诉的话,史密斯少说也要坐6个月的大牢,还要赔人家克里斯10万美金

了解到这些情况,支持史密斯打人的,又从80%回落到50%。

第六步:

老师说:这是本课最重要的问题:

——我让同学们举手5次,每次都因为获得资讯的不同,而支持率发生变化。

那么现在我请问,从头到尾自始至终,你的态度完全没有改变过——不管你是支持史密斯打人,还是相反,你5次都没有因为资讯的获取而改变态度,始终是支持史密斯或不支持,这样的同学有多少?

这样的同学,不到25%。

最后老师说:铜鞋们,这堂课的内容,就是让你们学会独立思考。

(04)

智慧老师的课堂实验,到底告诉我们了什么?

——这个世界上,至少存在着三种类型的人:

第一种:有思想,有主见,会独立思考的人。

这些人能够精确的把握事件本质。在他们看来,克里斯嘲讽威尔史密斯的妻子秃头,是不妥当的,是个有失水准的低劣玩笑。但史密斯打人却是个更严重的错误,前者只是水平、能力或道德问题,后者则是个法律问题。

所谓独立思考,就是把事情中的个人情绪过滤出去。

如老师叙述威尔史密斯的原生家庭,孩提时代亲睹父亲暴打母亲——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跟威尔史密斯打人没有半点关系。

谁也不是在蜜罐中长大,所有人都在幼年受过一些委屈。难道我小时候目睹了成年人打架,长大之后就可以到处打人了吗?

孩子可以任性,但成年人有控制自己情绪的义务,史密斯都54岁了,还控制不住自己,所以不靠谱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这次就要做点靠谱的事儿,十年内严禁史密斯参加奥斯卡,就是为了表明一个态度,成年人要为自己的不负责任承担责任的。

第二种人,无思想无主见,脑子不清楚的类型。

如老师实验所见,这类人占到总人数的四分之三。

这类人脑子错乱,他们甚至会把史密斯小时候目睹父亲家暴母亲,关联为史密斯可以在颁奖场合动手打人的理由。在他们眼里,史密斯长达54年的业界耕耘与事业,都等于吃屎,等同于不存在,一切都在史密斯目睹爸爸打妈妈时注定了——如果是这样,成长的意义与价值又在哪里?

尽管这些人严重不靠谱,但他们却左右着世界。

因为他们是“大多数”。

——所以我们知道,很多时候政客说话,或是制定策令,并不是为了做成某件事儿,而是忽悠这些数量庞大但没脑子的可怕怪

第三类,冥顽不灵者。

孔夫子曰过: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也。

最聪明的和最愚蠢的,这两类人,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他的观点。

最聪明的人不改变观点,是因为他们根本没观点,或者说他们的观点只是客观事实。

最愚蠢的人不改变观点,也是因为他们根本没观点,或者说他们的观点只是个人的情绪,根本不关心事实。

所以这个人类社会其实是个纺锤结构

一端是大概12.5%最聪明的人,他们只看客观事实,不带情绪。

另一端是大概12.5%最愚蠢的人,他们泥陷在自己的情绪中,不理会事实。

75%的大多数居于中间,他们不蠢,知道客观事实很重要。但他们也不聪明,无法把情绪从事实中切割出来。

所谓教育,就是努力把75%半傻不精的、和12.5%傻透了的孩子,向着能够认知客观事实的方向推动。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

取消收藏
社会冲突  责任  价值  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