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财富变成吸尘器,抽走人生的意义

怎样把财富用恰当合意的方法传承给子孙后代?

家族财富传承领域的经典理念即布劳尔象限体系创造者、美国人李·布劳尔(Lee·Brower)的《布劳尔象限》,提供了一套完整的机制系统,亦即将有价值资产,包括核心资产(事业赖以成功的要诀)、经历资产(事业奋斗的经验和心路历程)、贡献资产(家族和企业文化),金融资产(家族和企业有形资产)绵延不断世代传承下去。我以为,这本书所揭示的财富创造与传承理念,如果国人也能使之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不仅于个人、家族,而且对社会、对未来,都大有益处。

金钱与人生的意义这两者间的冲突可说是个始终缠绕着人类历史的特大难题,而布劳尔提出的简单的解决方案,让这个难题一下迎刃而解。布劳尔认定一条:当我们在手握万千财富的同时仍能关注着我们的人际关系、我们的社会,或者我们个人关于意义的探求,我们才拥有了真正的财富。真正的财富能办到金钱办不到的事。

那么,我们该如何平衡对财富的追求和对人生意义的追求呢?答案藏在问题中——平衡。这种平衡要求我们尊重、发展并取得存在于我们所有的资产中的对称性。

别让财富变成吸尘器,抽走人生的意义

这些资产包括:核心资产(关乎我们是谁的终极奥义)、经历资产(我们的情感及精神上的经历总和)、贡献资产(我们对他人的作用)、金融资产。布劳尔说:“整体大于部分的总和”,当你从家庭的独特核心资产、经历资产、贡献资产、金融资产的角度出发来看待人生时,立刻就会发现各个资产融合在一起的价值远高于它们各自价值的简单相加。这种价值提升的现象被布劳尔称为象限智能。当一个家庭将所有四种形式的资产都融合在一起,这种智能就达到了最优化值。

有正述,自然会有反限。布劳尔又展示了“真正的财富”的另一面,即“虚假的财富”。对大多数人来说,“钱说了算”这句话的意思是,财富就是权力。有越多的钱,生活将会变得越容易,将过得越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这样,金钱确实解决了我们生活中的许多问题。然而,“钱说了算”这句话的涵义却并不止于此。有时候,金钱会说谎。比如:“把追求我作为你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吧,我会奖赏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但是,财富如同不断加大马力的吸尘器,将人生意义从我们的生活中抽走,所遗留下的只是源源不断的忧虑、烦恼和恐惧。

在布劳尔看来,每个财富阶层都有许多人会 因财富而产生种种恐惧:

第一种恐惧,没有选择余地,局面失去控制。恐惧失去对财富、资产、金钱的控制,实际上是担心失去幸福感,影响寿命。

第二种恐惧,可能的负面效果(金钱会毁掉我们的孩子)。在这里,布劳尔援引了琳恩·缇斯特《金钱的灵魂》的句子:“许多非常富有的家族都被贪婪、多疑,以及对于他人的控制欲所荼毒着。”他们的金钱买不到家庭成员之间的齐心协力。当然,布劳尔也认识到,真正会“毁”了我们孩子的元凶是对金钱的无知、滥用、误解、执念,或者这些因素的各种组合。倘若创造、守护和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将财富传递给后代,意味着我们传给后代的不只是金钱,我们还将其他资产诸如个人价值、人生经验、知识信仰代代相传。

第三种恐惧,没能留下不朽的遗产。人与区别者几希?即使普通凡人,也有一些凌空蹈虚形而上的念想和追求。

在阐述完四种资产、三大恐惧之后,布劳尔又向读者提供了一个很有启发作用的比喻、意象,即象征着一种有四个轮胎生活方式的车。第一个轮胎指人们生活中的经济活动——收入支出投资、购置并保有资产;第二个轮胎指人们的信仰和价值观,家庭、健康、智慧以及独特的才能;第三个轮胎指人们的经历:教育背景、智慧知识、人生阅历、人脉圈子、声誉与技能;第四个轮胎指因感恩之心而生的贡献——不仅是经济上的贡献,也包括时间和精力上的投入及人际关系和个人经历的分享。布劳尔强调,倘能充分利用这四个充足了气且彼此平衡的轮胎,这就是真正的财富。

布劳尔象限模型标志是以核心资产作为中心的。核心资产犹如“10000”这个数字中的“1”,有了这个“1”,后面的“0”才会成为有价值的百、千、万。这种核心的内容包括美德、幸福以及与他人分享快乐的价值观。他在“经历资产”中说,所有的以往经历都是潜在资产。这一理念激发了正面思想,而正面思想则会吸引积极的结果。人们应善于将经历资本化、遗产化,为其“人生银行”增加市值,并将其与他人分享。论及此,布劳尔特地提到了吉姆创建的一家叫做“请再给我一日”的媒体制作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专门记录那些人们所爱的人的人生经历。如今有志者都有心创业创新、创富,不妨效法吉姆公司的做法试试。

在“贡献资产”中,布劳尔提出了“即兴遗产”的新理念,意谓不能等到行将就木时才考虑向他人传递资产,而应随时随地与他人分享财富。在犹太教传统里,慈善的最高级别称为Teedakah,指完全匿名的慈善行为。“如果你想要提升你的个人尊严,或者从沮丧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就去匿名地即兴地为他人做点好事吧。”西方东方,事理相同,人心相通,我国先哲朱柏庐尝言:“善欲人知,不是真善;恶恐人知,便是大恶。”由我们常见的打着条幅,带着摄像记者去行善做好事送温暖秀关怀的场景可知,当下国人有关慈善的认知亟待补课。至于金融资产,布劳尔认为不光是指金钱、房地产股票,其所关乎的是安全性、资产保护以及动态创造。因而,金融资产共有捐款、经济稳定、经济独立、发家致富这样四个篮子。

在笔者看来,对国人而言,在“财富的五大阶段”中对财富人生的逼真描画,是《布劳尔象限》最重要的内容,引人深思。布劳尔先引导读者来到圣路易斯看那个高630英尺、横跨密西西比河的大拱门,然后说家族财富的命运有可能就像过山车。攀至拱门顶端的路程漫长而艰辛,在顶端俯瞰四方美不胜收,而下降或返回地面则是弹指一挥间。所谓“富不过三代”,“百年田地转三家”,正是此意。

在介入正题看财富的五大阶段前,他告诉读者需要研究非财富阶段,即他所说的“游荡”。这种“游荡”也是一种“疯狂”:反复做同一样事情,期待不同的结果。在大街上,总有一些人,主要是青葱少年,在游来荡去,来回倒腾,看似在寻找刺激,又好像漫无目的。有的人穷尽毕生模仿这种行为

不论贫富,这些人给自己植入了游荡者的程序。他们被动地生活,不顾一切地逃避成长,不愿跨越某些人或事给他们制造的想象边界去冒险。他们或抱怨出身背景,或怪罪工作,或没接受优质教育,又或是受制于健康,有的说是政府的过失。他们中的多数人要么是过去的受害者,不敢踏入现在。很多人还是愤世嫉俗者,永远在批判却给不出解决方案。有的天真地认为如果在主街游荡够久,终有好事掉在他们头上。

如果你不愿做游荡者,那就请进入财富人生五阶段:

一、奋斗。奋斗者乐意在找寻自身激情的过程中突破界限,他们触及主街外的边界,寻找一种工具、以实现富有意义和价值的生活。这工具可能是一份新工作、事业、教育创业机遇。在此阶段,创造力与勤奋,加上尝试与犯错,进而带来突破,以及别人简单地称之为“运气”的东西。在这一阶段的最后,人们会理解财富始于寻找个人激情,发展自身的人力与能力资产。他们拥有更开阔的个人、文化视角,人力与智力在与他人的成功互动中得到充分发展。

二、驱动。此时,奋斗者已有了相当的财自由,并时不时被自己所创造出的成果所激励,能识别自己的特长所在,并助各种机遇予以实现。

三、成就。此时个体变得成熟,与更大的社会有机体互动并为其出力。

四、到达。到达是危险的,到达心态随时会发生,不一定紧随成就阶段。到达者会收获虚假财富,到达阶段的很多人将成功只建立在财务记分卡上。彩票中奖者或足球运动员与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签订第一份合同时就以为到达了。

五、沉潜。奋斗者要善于重建自身成功的背景,善于提炼总结各阶段的智慧和经验,并与他人分享,向她人传递。当然,还应包括坦承失败的教训——世人之所以会重复犯相同的低级错误,就因为怯于坦承自己的错误,偏好乐意记录叙述如何过五关斩六将,却吝于向别人、羞于向后代提及如何走麦城;还因为多数人不懂得从别人的失败中吸取教训。

  • 文章从参考:东方出版社《布劳尔象限》,2017年8月出版,〔美〕李·布劳尔 著,凯洲家族研究院 译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