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多动症“患者”,如何成为一位出色的管理者?

先让我们看一个绝望的父亲写给自己儿子的一封信:

你如果继续过着这种闲散、无用、毫无意义的生活,你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社会,变成公立学校生产出的众多产品之一,你将成为低劣的、不幸的、毫无益处的人。

熟悉吗?你的父母是当否这样说过你?这个孩子的名字叫温斯顿·丘吉尔。曾认为无可救药的还有达芬奇、毕加索、梵高、海明威、莫扎特、贝多芬、比尔·盖茨、希区柯克、斯皮尔伯格等等。为什么是这些人在一起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多动症。美国电台主持人、作家、心理治疗师、企业家政治评论员汤姆·哈特曼提出了一个颠覆性的观点:多动症不是病,只是携带了远古的猎人基因,他们被迫在农夫的世界里蛰伏了两万年。

很多聪明的猎人都能出色完成本工作,进而晋升管理岗位,对于多动症患者来说,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管理岗位经常需要关注细节,这就违背了猎人的本性。另一方面,管理岗位提供了运用猎人与生俱来的创造力领导力、洞察能力(更不用说,更高的收入)的新机遇。

关键是,认识到自己的长处和短处。

多年前,我正在为一本商业类杂志写稿,访问了一位供职于美国最大的计算机公司之一的首席执行官,当我问到他的成功秘诀时,他回答说:“我的秘书。”

我肯定显得很讶异,因为他很快接着说:

入行以来,我在每一家大公司担任高级主管时,都把选择行政秘书列为最重要的决策,我很早就意识到,我的条理性很差,经常丢三落四,假如桌子上摆着超过一份项目文件,我就容易分神,最后什么都完不成。因此,我的秘书———实际上的头衔是行政助理———必须负责我的日程安排,保持桌面整洁,熟悉所有文件和档案的位置,甚至告知应该电话给谁、去哪里、做什么、何时做。

一个多动症“患者”,如何成为一位出色的管理者?

他继续补充说,秘书的所作所为基于他们俩的沟通谈话,她要帮助他跟从他自己的指示,而不是操纵局面。

这个主题已经多次出现在我这些年来访问过的职业成功人士所描述的成功经历中,这是美国企文化的“小秘密”之一:秘书帮助上司维持商业生活,就像配偶帮助其维持家庭和社交生活一样。

管理工作可以分为两个部分:领导力和细节。一位优秀的管理者自然是两者皆有,但是优秀的管理者少之又少,更常见的情况下,我们看到的管理者有两种:一种是基于自身利益而过于关注细节的官僚主义管理者,另一种是升至管理岗位却发现自己被无聊的、紧张的,或是难以记住的责任所围绕的猎人型管理者。由于你正在阅读本书,所以更有可能属于后者,对于这种人来说,最有用的工具是组织策略(后文将要讨论)以及一位优秀的农夫型助手或搭档。

然而,多动症不一定会成为通往管理岗位路上的障碍。

在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总统被刺杀前,以及在“第一夫人”杰奎琳的帮助下,威廉·曼彻斯特写了一本肯尼迪自传,其中充斥着关于这位总统过动、回避细节、无法保持桌面整洁、习惯性丢失梳子和钢笔、极度讨厌啰唆的人、表现紧张的故事,年轻的海军少尉肯

尼迪率领PT-109战舰前往战场,结果他在撤离前忘记发送船上人员的花名册,以至于美国海军在这艘战舰沉没后根本不知所措。然而,这些多动症症状没有阻碍他获得成功,他的身边围绕着一群有实力的、关注细节的伙伴(例如他的弟弟罗伯性格与他完全相反),而他也愿意向他们委派职责和权力

与之相似,温斯顿·丘吉尔从学校毕业后,他的父母几乎对他不抱希望,16岁时,他的母亲写信说:“你的表现是对你智力的侮辱,缺少考虑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几年后,表现平淡无奇的丘吉尔从学校毕业,丘吉尔的父亲写道:

你已经毫无疑问地展现出了自由散漫、过于乐天、缺乏责任感的处事风格,也因此在各个学校惹人注目,你拥有很多的优势,但是愚蠢地认为自己有很多才能(固然很多人也是这样告诉你的),总是试图让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更轻松愉快,最终却沦落到二三流的队伍。

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继续过着这种闲散、无用、毫无意义的生活,你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社会,变成公立学校生产出来的众多失败品之一,你将成为低劣的、不幸的、毫无益处的人,如果真的如此,你将要对自己的不幸结局承担一切后果。

约翰·肯尼迪和温斯顿·丘吉尔的自传中清晰传达了他们作为多动症患者的信息,既然他们能够成为成功的管理者,那么你也能行。

如何成功地开会

多年来,在我跟商业世界的猎人谈话时,我最常听到的话就是他们如何讨厌开会,开会等同于浪费时间,尤其是当会议发起人具有强迫性的农夫特性,永远是长篇大论,没有人谈到要点,无法解决问题:他们只是在讨论问题。

我多年来尝试过很多策略,避免开会或缩短会议的时间,包括坚持在没有椅子的会议室开会、设定绝对的时间限制(通常是15分钟,大约是我感到厌倦前的精神集中时长),或是要求所有人事先写好不超过一页篇幅的总结稿并将它带到会议现场。

所有的策略都缩短了会议时间,但是没有一条能够解决我没提到的问题:会议可以是有价值的,尽管不耐烦、容易感到厌倦是我的本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会议时间应该迁就我大脑中的生物化学过程,会议的时间长短取决于是否解决了讨论中的问题,回顾过去,我意识到设定时间限制可能使我错过了很多重要细节。

会议的类型也有所不同,例如:头脑风暴、解决问题、培训组织、庆贺,每一种类型都有各自的需求结构

因此,我最近学到了一些新策略,不仅使我顺利度过会议,同时提升了会议效率

1.会议必须有目标,而且只有一个目标。会议的组织者必须确立会议的目标,最好用一句话总结,与营销类似,会议必须确定具体的行为,如果会议的目标是通过头脑风暴得出新的产品名称,我们就要坚持会议流程并想出一系列的名称,不要试图跳到下一步或是敲定产品营销的细节,甚至不要讨论哪个名字最佳,选择产品名称是下一次会议的目标,那是独立于头脑风暴的流程。因此,会议紧扣主题,缩短时间,确保完成真正的目标。

2.会议必须有议程。作为目标的延伸,议程是简短大纲,在会议开始前发给所有人,这样一来,参与会议的人员能将细节、材料、想法带到会议上,提高成功的概率

3.会议必须坚持重点。会议中必须有人负责监督会议的流程,确保所有人不偏离议题。这个人应该有礼貌并且坚定地制止无关讨论和偏题,尽可能减少注意力分散,所有人在会议前就此人的工作职责达成共识,在有人偏离话题讨论政治或私事的时候,他们将会被纠正,回到原来的话题,同时不被激怒。

4.会议必须笔头总结。会议中必须有人负责记录(通常是会议的组织者),并将总结内容在会议结束后的数小时内分发到所有人手上,会议记录不是自我服务性质或是政治声明,它只是真实决策或是讨论话题的简要总结。

5.在会议进行过程中,记录你准备要说的话。猎人常会打断别人说话,其真实原因是:假如不赶紧说出来的话,我们很快就会忘记要说什么,周围的人把它解读成自我中心:他们认为我们将自己的想法看得比任何人的都要重要,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将我们的想法和即将说出的评论记录下来,随后,等待对方结束发言,或是等待合适的时机,才表明自己的想法。

6.确定一个适合会议宗旨的体系。如果是头脑风暴,遵循这种类型的会议规则(所有的想法都是好想法,不做评价,自由讨论,将事项写在板上或活动挂图上以确保所有人能看到它们,诸如此类)。如果是解决问题,会议的规则就是找出问题、找出原因、找出几种可能的解决方法、选择最佳方法、确定执行方案,很多书籍都探讨过如何组织不同类型的会议,在此我就不再赘述了,一言以蔽之,会议应该有体系,不同类型的会议要求不同类型的体系。

7.将长会分成几次短会。如果你对会议成败至关重要,但是会议实在耗时太长,使你无法忍受无聊,建议将这次会议分成几次短会,它们可以分散在当天的其他时间段或是选择本周的其他时间,如果这种做法不切实际,那就建议每隔15分钟或20分钟进行一次5分钟的休息,这样,分割后的会议时长符合你的注意力持续时间,确保会议切题且简短。

8.遇到周期性的问题,考虑定期开会。举例来说,每天早上召开10分钟销售会议,而不是每周一次开会半小时,工作效率得到提高,猎人们也不会将开会看作痛苦折磨。当然,每周一次开会半小时总是好过有些公司规定的每月一次开会半天,这种会议的成功关键是将召开会议的责任交托给一位农夫,而不是一位猎人,前者会日复一日地确保会议顺利召开,而后者将在几天或几周后感到厌倦,导致遗漏了一些重要的会议。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