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呼吁人民币升值 中国何以应对

  2007年11月28日08:31 来源:金融时报

  近来,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外部压力日益增大。除了一直向中国施压的美国以外,面临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趋势欧盟呼吁人民币加快升值的声音也逐渐增强。这两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卢森堡首相兼欧盟轮值主席容克、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欧盟经济货币事务委员阿尔穆尼亚等欧洲政经高官已陆续抵达北京,参加11月28日举行的第十次中欧领导人峰会。据悉,欧方为此次峰会设定了贸易逆差人民币汇率能源与环境合作、对非洲战略、国际热点问题这四大议题。其中,人民币汇率欧盟最为关注的重点。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丁志杰教授2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盟对人民币汇率施压,在一定程度上是受美国不断将该问题扩大化的一个示范效应的影响。他认为,在对待汇率问题上,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考虑到全球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可以进行有原则的妥协,但不会一味妥协,应继续坚持可控、渐进、主动的原则。

  目前中国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欧盟则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季度中国贸易顺差为1856.5亿美元,对欧盟顺差增幅有所放缓,但仍达到948.9亿美元

  丁志杰认为,中欧贸易不平衡是本次领导人峰会的一个起因,而这种不平衡是全球国际收支失衡的一部分。他认为国际收支失衡主要是一种结构性的失衡,是伴随着20世纪90年代以来新兴市场经济体日益融入世界经济、给世界经济带来一股新的力量并打破了原有的均衡格局之后产生的。人们可以看到,过去这些年,制造业全球化背景下出现了向新兴市场转移等现象。

  不过,从70年代石油危机以及日本、欧洲崛起影响美国国际收支的历史经验来看,解决结构性国际收支失衡不能光依靠汇率政策汇率政策对这种失衡的调节作用微乎其微,更重要的是依靠一些结构政策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因此,“要真正解决中欧乃至全球国际收支失衡的问题,单靠人民币加快升值步伐是不可能的,需要有关国家和主要经济体协调、合作的基础上通过磋商拿出一揽子方案加以解决,包括欧洲和美国应加快结构性调整步伐以提高产业竞争力贸易顺差国应采取包括汇率政策在内的一列措施等。”丁志杰告诉记者。

  丁志杰坦承,近来中国因贸易顺差大幅上升而招致了很多指责,外部压力颇大。不过,是否加快升值步伐应考虑到中国的实际情况。“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在考虑承担国际义务的同时,也非常警惕一些国家以邻为壑、转嫁危机。就汇率问题本身来说,中国目前采取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揽子货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汇率改革方向是完善人民汇率形成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稳定。”

  自8月中旬以来,人民币美元汇率已经升值了将近3%,而对欧元贬值了7%,对日元英镑和不少亚洲货币也有不同程度的贬值。欧洲对此抱怨颇多,决策者们正在向中国政府施加更大压力,希望人民币欧元加快升值,以减少欧盟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据悉,容克在出访前曾表示,人民币对欧元汇率低估了25%,损害了欧洲的出口竞争力。而特里谢则明确表示,人民升值步伐应该加快。担任法国总统以来首次访华的尼古拉·萨科齐也呼吁人民加快升值,称“一个伟大的国家必须拥有一个强势的货币”。

  丁志杰认为,不能从短期而应从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有效性和合理性。目前的汇率制度的一个重要作用是维持汇率的稳定,之所以以此为目标主要是中国开放度日益加大,经济结构存在着一定的刚性,外汇市场尚不成熟,汇率容易出现大起大落,以及目前情况下稳定汇率可以避免国际汇市上主要货币短期剧烈波动的传导、汇率变动对中国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对美国、欧盟的影响等。

  当然,丁志杰表示,由于今年以来美元的大幅贬值,人民币汇率制度的调整和变动可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滞后。他认为这可能是两个因素造成的。首先,在汇率制度所参考的一篮子货币中美元所占权重较大,可能难以完全反映人民币对其他货币的调整。其次,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正处于进行当中,有必要保持可控性,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风险控制。“在美元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制度的调整在短期内滞后、等待主要货币汇率的走势逐渐明朗之后再进行调整是合理的。”他如是说。

  最近几个月,受食品价格上涨影响,中国国内通胀压力增大,10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再次上升到同比6.5%的水平。中国人民银行在最新发布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首次明确表示,“将加强利率汇率政策协调配合,稳定通货膨胀预期”。国内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为控制通胀,应加快人民币升值步伐。

  对此,丁志杰认为,保持汇率稳定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目前因调整滞后所造成的人民币汇率短期或局部的失衡是存在的,但一旦国际汇市走势明朗,人民币在目前汇率机制下将能够实现均衡调整。鉴于目前人民币汇率成为国际关注的一个中心议题,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会在自己所能够承受的范围内解决问题。同时,因汇率政策是货币政策的一部分,其目标应该服从货币政策总体目标,即保持价格稳定。不过,基于中国经济目前的开放度,特别是出口贸易在经济中所占比重很大的现实,汇率的调整应该考虑到产业的承受力。他表示,目前有必要扩大市场的作用,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这种政府管理应该是在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基础上进行的,“避免参考一篮子货币变为钉住一揽子货币,可以适当扩大人民币对主要货币的日交易波动幅度”。

  最近,很多研究机构都相继调高了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目标值高盛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梁红预计,人民币将很快被允许进行更加自由的交易,1年内将达到1美元兑换6.78元的水平。丁志杰没有明确预测具体数值,但认为明年中国将根据经济发展的情况和承受能力加快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步伐。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3 +1
复制成功
欧盟  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