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中国的不合作

保罗·克鲁格曼终于对人民币汇率开火了。”这是一个网友在读完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最新一篇专栏文章后的感慨。日前,克鲁格曼《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毫不客气地指责中国的货币政策,题目就叫“The Chinese Disconnect ”,似乎可翻译成“中国人的不合作”,或“中国人的脱节”。

货币高官的话常常语带玄机。因此,当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近来谈起亚洲、国际失衡和金融危机时,并没有明确批评中国令人愤慨的货币政策

他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人人都听懂了弦外之音。中国的“不良”行为对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正构成越来越严重的威胁。唯一的问题是,世界——特别是美国——该如何应对。

英镑等货币不同,人民币币值不是由供求决定的,而是由中国政府通过在外汇市场买卖人民币来决定的。对私人投资进出中国市场能力加以限制就可使得这一政策成为可能。

这一政策并不一定有错,对一个依然穷困、热钱无常流动极易影响金融体系稳定的国家而言尤其如此。事实上,在上世纪90年代未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这种政策帮了中国大忙。然而,关键的问题在于,人民币的目标价是否合理。

直到2001年前后,人们还对此争论不休,因为那时中国的整体贸易况还没有失衡得这么厉害。然而,从那时起,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变的政策看起来越来越令人不解。首先,由于美元下滑(尤其是对欧元),中国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变的做法实际上令人民币兑其他所有货币贬值。同时,中国出口产业生产能力猛增,再加上事实上的人民币贬值,使得国际市场上中国货物极为廉价。

结果就是中国巨额贸易盈余。如果由供求来决定,人民币本应大幅升值。但是中国政府没有这么做。他们通过用人民币大量收购外资产来保持人民币处于低位。在这些国外资产中,大部分是美元资产,现在价值约2.1万亿美元。

许多经济学家(包括我自己)认为,中国疯狂收购资产催生了房地产泡沫,为全球金融危机提供了舞台。如今,在美元下滑之际,中国依然坚持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变,这可能正给世界经济造成更多的伤害。

虽然关于美元下滑已有许多骇人听闻的说法,但美元贬值实际上即恰当又可取。美国需要美元贬值来帮助减少贸易赤字。在危机最严重时,神经紧张的投资者蜂拥购买以为安全的美国国债,如今已开始将资金转移他处,这造成了美元的日益下滑。

但中国一直将人民币钉住美元,这意味着一个拥有巨额贸易盈余、经济快速复苏、货币本应升值的国家实际上正在推动本国货币大幅贬值

在全球经济由于整体需求不足而仍然低迷不振之际,这种做法带来的坏处尤其大。助这种疲软货币政策,中国正将本就不足的需求从其它地区吸走,几乎给全球各地的经济增长造成了伤害。顺便说一句,最大的受害者或许就是其它贫穷国家的劳动者。在平常时期,我可能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说中国正偷走其它国家工作的人之一,但如今,这就是事实。

美国该怎么做?

美国官员在面对中国问题时一直都极为谨慎,甚至到了自相矛盾的地步。上周,美国财政部一边表示“忧虑”,一边却在应国会要求提交的报告中证实中国没有操纵汇率。他们是在开玩笑,不是吗?

问题在于,如今这样的谨慎没有一点道理。在如今的情况下,要是中国打算做似乎会让华尔街和美国政府担心的事,开始抛售部分美元储备,实际上这将提高美国出口产品竞争力,从而帮助美国经济。

事实上,有些国家一直通过在外汇市场上出售本国货币来设法支撑自身经济。瑞士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但美国主要出于外交原因,不能采取这种做法。但是,如果中国决定为了我们这么做,我们应当写封感谢信给他们。

问题在于,在世界经济仍然处于不稳定态之际,主要大国采取以邻为壑的政策是不能容忍的。在人民币问题上必须采取行动。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