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害死”了李文星?我们都是李文星!

两个月前,毕业一年的李文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BOSS直聘求职后,接到“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简称“科蓝公司”)的入职聘用书。5月20日,前往天津入职。随后,李文星频繁失联且对与其联系的同学态度冷淡,期间多次向同学钱。7月8日晚上,他向家里打电话说了最后一句话,“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不要给。”再无下文。直到他的遗体于7月14日在天津静海区一处池塘被发现。

李文星之死事件被芥末堆报道出来后,事情进一步发酵,越来越多公众开始关注这个事件,科蓝软件8月2日晚间发布公告,针对网络上有题为《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的文章,文中有涉及科蓝公司报道,经公司核查,对李文星发入职聘用书的招聘方“北京科蓝”系他人恶意冒充作出澄清。

8月2日上午,BOSS直聘CEO赵鹏表示愧对当事人。他说,BOSS直聘对于平台上的虚假招聘者一直是零容忍。他表示,这次事件之后,BOSS直聘会放更多的工程师在这件事上,后续会要求所有招聘者都进行认证审核,同时引入人脸认证、身份证认证等措施。同时,BOSS直聘还将加大资源发展反虚假招聘者系统,通过“人工+机器”的手段进行审核。据了解,目前“BOSS直聘”表示已锁定李文星案招聘人IP地址。

这次事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企业查询宝工商资料显示,输入北京科蓝关键信息,出来的企业中并没有李文星应聘的所谓“北京科蓝公司”,给李文星发放offer的“北京科蓝公司”被发现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

为什么明明是一家李鬼公司,却能冒充上市公司BOSS直聘上进行招聘呢?

自媒体芥末堆报道称,7月16日,记者以科蓝公司市场主管的名义发布了一则Java的招聘。发布招聘信息前,需要Boss填写你的公司、职位和邮箱。只要选择BOSS直聘系统里搜索得到的一家公司,然后加入公司,再填写你的职位和邮箱后,就能发布招聘信息,期间没有察觉到有任何审核的环节。而这则招聘信息在发布不到10分钟内,就收到了18个求职者的求职意向。

李文星遭遇的招聘骗局似乎并非孤例,求职者遭遇诈骗的事件似乎已经屡见不鲜。我们来回顾下李文星之死整件事情。

5月15日,李文星在招聘平台上发送简历
5月19日,收到聘用通知函。
5月20日,从北京前往天津入职。
7月8日,给母亲打最后一个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7月14日,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却成了李文星家人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梦魇。一份本以为是上市公司敲门砖的Offer,最终却引李文星走向了生命的尽头。而当初在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上与李文星联系的北京科蓝公司,只不过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去天津“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钱,根据他出事前的种种反常的迹象,同村的大哥李刚毅认为:“只有可能是被骗到了传销组织里,没有别的可能性。”

发现李文星尸体的水坑

据了解,就在一天前,有人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发现了一具少年的尸体。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少年的长相、身形已无法辨认,但遗中的身份证显示,他叫李文星,来自山东德州。随后,天津警方通过山东德州警方联系到了李文星的家人,并通知其前往天津辨尸。

“冒牌”公司的offer

时间回到两个多月前的5月15日,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出租屋里,李文星刷着BOSS直聘,不停给招Java岗位Boss发送信息,这样的行为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半个月前,李文星的同村发小李昊阳来北京出差,想找机会和他聚一下,但那时李文星却告诉他,自己出差了,不太方便。

事件最开始是两个月前的某周一,室友陈栋已经出门上班,李文星独自一人在家找工作。李文星的BOSS直聘聊天记录显示,从早上的9点21分到下午3点29分,6个小时的时间李文星一共向20位Boss发送了消息,唯一收到的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

李文星与薛婷婷在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

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显示,在回答了薛婷婷“是否毕业?是否单身?是否有贷款?”几个问题后,李文星将简历发送给了她。

陈栋回忆说,5月18日北京科蓝电话面试了李文星,在电话里还问了一些比较专业的问题。第二天,对方和李文星确认面试通过了,说Offer会在稍后发给他。


在李文星的网易邮箱里,芥末堆看到了这份所谓的Offer,发自于一个昵称为“五杀乐队”的QQ邮箱。Offer中的信息显示,招聘方“北京科蓝”的全称为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Offer中要求李文星5月20日去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

丁页城告诉芥末堆,在电话面试结束后,李文星还和他商量了一下这个工作机会,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就只有电话面试了一下,我都不知道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丁页城说,可以让自己在天津的朋友帮忙打听下,让李文星先别去天津,但没想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去了。


不归路的起点

5月20日上午,李文星带着几套换洗的衣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独自乘城际列车去了天津。出发前,陈栋还问他要了家里的电话,提醒他如果去到居民楼什么的注意点。因为以新闻里的信息来判断,传销组织一般都隐藏在居民区里。

李文星到天津的时候已是中午,他在QQ上给妹妹李文月发送了一个在滨海新区的位置。下午2点41分,李文星发给陈栋的位置则显示,当时他已到了天津静海区。在看到李文星发送的位置后,陈栋问:“到了?”李文星却突然没了回复,一直到晚上6点20分,李文星才给他回了一句“嗯”。


包括李文星在内,他和他的亲人朋友们都没意识到的是,天津静海是各种非法传销组织盘踞已久的地方,在网上,从2004年至今的13年间,媒体对静海官方打击传销的报道几乎未曾断绝。

当天晚上,李文月询问哥哥的位置,李文星说在滨海找了个小旅馆先住下,明天去面试。在李文月给李文星打电话的同一时间,陈栋又给李文星发微信问他是否入职了,然而当晚陈栋发了6条微信,李文星却没有回复过他。

而从此之后,李文星的所在之处便不再被亲人和朋友详细了解,并且在天津和河北石家庄两地开始来回切换。

“文星可能根本就没去过石家庄,只是有人怕天津的妹妹要去看他,才逼着他说自己去了石家庄。”这几乎成了事后李文星家人和朋友达成的共识,根据之后的种种情况,他们推测,可能李文星在给陈栋发送完那个在静海区的位置后,就已被人控制了。

从不钱的他半个月借了三次钱

李文星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倔之外,“自尊心很强”是他的家人和朋友给他最多的评价,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即使是在一学期的生活费少了将近一半的情况下,李文星依然没有问任何朋友寻求过支援。从发小到同学,每个人印象里的李文星,都是一个即使再难,也不会开口向别人借钱的人。但当李文星去了天津之后,他们发现,他“变了”。

5月21日之后,陈栋和李文星之间近乎失去了联系。陈栋几乎每晚都给李文星发微信,但李文星一直没有回复过。直到5月25日,李文星竟然主动联系了陈栋,直截了当地说:“借500,转我支付宝就行。”陈栋提出让他说句是本人的话,他发了语音“你转我支付宝吧”。李文星还跟他说,过几天还他。李文星再一次主动找陈栋,已经是6月8日了,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上一次李文星说“过几天还他”的钱还没还,这一次又是来借钱,而且还是以一次从未发生过的“借钱行为”为由。


陈栋有些不解,李文星告诉他去年通过微信给他转了1000元,但他在微信里并没有在微信里查到当时的转账记录,“这次我觉得不对了,我没问他借过钱,而且他也不会用这种口管我要钱。”虽然意识到了异常,但陈栋没有深究到底,事到如今他依然内疚着。

当晚,在找陈栋借钱的几分钟前,李文星同样以“花呗还不起了”为由,让丁页城向他的支付宝转500元,还把自己的手机号发了过去。丁页城看到对方发过来的的确是李文星的手机号,就没有太多的怀疑,直接给他打了500元。

“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

李文星又一次出现,是在6月28日。那天上午,他开始找同学给他的微信发送验证码,说是手机丢了。当天还联系了母亲,让她把她和父亲的手机号发给他,说“他忘了他们的号码”。

对于李文星问家里要手机号这事,李文月有些纳闷,母亲的手机号已用了两三年,父亲的更是从一开始用手机就没换过号,至少七年了,哥哥怎么会忘了呢。

从5月20日到了天津,到6月底声称手机丢失,这期间,李文星虽然变得不太“正常”,但断断续续依然和家人朋友保持着联系。

“7月8日晚上,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跟我妈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李文月说,直到7月14日,哥哥的尸体在国道旁的那个水坑里被发现。

“李文星”案并非个例

在芥末堆的调查中,发现这类虚假岗位招聘目标大多是像李文星这样刚刚步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他们往往社会阅历浅,并且急于找到一份工作在大城市生存下去,对招聘者缺乏警惕性并且不能识破骗局。

痛苦的求职经历和略为固执的性格是李文星走向骗局的两个重要因素。由于长期找工作的不顺,李文星有时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还向陈栋抱怨过:“985学校的毕业生还不如一个二本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生。”

在求职的这几个月里,李文星不是没有过工作的机会。李刚毅告诉芥末堆,他通过朋友给李文星在新东方教育集团找了一份工作,但在一直没找到工作的情况下,李文星依然不肯接受这份别人帮他找到的工作。

急于自己求职的李文星被李鬼“北京科蓝”钻了漏洞,而利用招聘进行骗人的李鬼公司却不止这一家,李文星的遭遇也并非偶然。

关于李文星事件最新进展,发现疑似传销笔记,并且有报道称,李文星误入的传销组织或为“蝶蓓蕾”。李文星遭遇的不幸也并非是偶然,软件的监管漏洞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事情最后的真相是怎样,李文星是否真的进入传销组织,还要等待进一步调查。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
取消收藏
求职  招聘信息  传销  简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