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倒霉的成功创业者”,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到底有哪些不一样的故事?

今天要讲的故事主人公是——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就是前两天新闻报道因大股东施压而辞职Uber创始人。他有很多标签,“收法院传票跟吃家常便饭一样的混蛋”、“史上最倒霉的成功创业者”、“一个帝国缔造者,他想改变世界”、“麻烦制造者”等等。总之,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

而根据最新媒体报道, 6月23日凌晨消息,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1000余名Uber现职员工已向该公司董事会发出一封联名信,要求刚被免职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重回“运营岗位”。除了这封联名信以外,Facebook网站上也已出现多篇支持卡兰尼克的帖子。

看来,我们的主人公还是有一部分忠实拥趸!以下就介绍下他的“传奇”经历。

1.小插入:Uber的诞生记

2009年,卡兰尼克与朋友加雷·特坎普在巴黎游玩,因为苦于打不到车而萌生了开发手机打车软件的念头,优步公司就这样诞生了。在众多打车服务应用中,优步与众不同。它提供的是高端的私家车预约服务,将用户需求与提供租车服务的司机联系起来,用户只需通过App一键发送打车请求,便会有车辆就近接送。“联邦快递承诺第二天把货物送上门,我们5分钟就可以做到。只不过我们送的货是一辆豪车,它可以把你带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2.史上最倒霉的成功创业者

卡兰尼克1977年出生在旧金山。他从小对电脑着迷,六年级时就学会了编程。高中毕业后,他考入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1998年从大学辍学,与6位好友创办了Scour.com网站。最初他们只想做个网络搜索引擎,没想到它变成了世界上第一个P2P文件下载资源搜索引擎。说白了就是盗版!图片、音频、视频,要啥有啥。甚至还包括《角斗士》和《完美风暴》等当时最新电影的盗版!

这还得了?整个电影、唱片行业都被惹毛了。2000年,网站被好莱坞29家公司起诉侵犯版权,并索赔2.5亿美元。最终双方达成庭外和解,Scour.com支付了100万美元后宣告破产。第一次创业就头破血流让卡兰尼克很受伤,他有好几个月没走进影院看一场电影,“光是看到几大制片公司的名字就让我血往上涌”。

2001年,卡兰尼克召集第一次创业的原班人马,与人合伙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它的主要业务是为企业提供服务,改进其文件在网络上传播的方式,提高文件传输的速度,同时帮企业节省服务器开支。卡兰尼克开办这家公司的目的除了赚钱,还想“复仇”:他想让当年那些起诉Scour.com并最终导致它破产的好莱坞公司都来购买他的服务,让他们“破点儿小财”。

没想到,公司开到半路又遇到了麻烦,合伙人企图带着开发团队跳槽索尼,公司的资金链也出了问题,最大的投资人、NBA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马克·库班要求撤资。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卡兰尼克不给自己开工资,并搬回母亲家里“啃老”。有一次他参加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由于没钱,他只能睡在一辆租来的汽车里,在附近赌场的卫生间里像流浪汉那样洗澡。2007年,公司有了起色,一家技术公司出资1900万美元将卡兰尼克的公司买下,当年起诉他的29家好莱坞公司中已经有23家成为他的客户

由于创业过程一路坎坷,卡兰尼克的前女友曾称他为“史上最倒霉的成功创业者”。

3.不被逼到绝路从不让步

2015年初,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来到苹果总部,与该公司CEO蒂姆·库克见面。这是一次让卡兰尼克很害怕的会面。几个月来,卡兰尼克一直在欺骗苹果,指示员工帮助Uber逃避苹果工程师的监管。因为这样一来,苹果便不能发现Uber秘密识别iPhone并打标签行为,即便是在Uber被删除以后——这种“躲猫猫”的做法违反了苹果的隐私规定

但是,Uber此举并未骗过苹果。当卡兰尼克在傍晚时分来到苹果总部时,库克单刀直入,以其一贯平静的口吻说:“我听说你们违反了我们的一些政策。”接着,库克要求卡兰尼克纠正违规行为,否则会将Uber应用从App Store中下架。

对于卡兰尼克来说,这是一个充满紧张的时刻。如果Uber应用从App Store下架,那么它将失去数百万iPhone用户,尤其是毁掉Uber的业务模式。于是,卡兰尼克妥协了。

为了将Uber打造成为世界上第一大打车应用巨头,卡兰尼克公然无视许多的规则和标准,只有在被抓了现行或是被逼到绝路时才会做出让步。他藐视交通安全监管规定,与固步自封的竞争对手相抗衡,利用法律漏洞和灰色地带竞争优势

与库克那次鲜为人知的会面,就充分说明在卡兰尼克一系列冒险行为下,Uber的许多做法令人根本无法接受,也被一步步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4.座右铭是“增长高于一切

在Uber内部,卡兰尼克开始确立企业文化的支柱。他尤其对亚马逊推崇备至,这家电商巨头发布了14条领导原则,包括“不断学习、保持求知欲望”、“坚持最高标准”等。结果,卡兰尼克也效仿亚马逊,给Uber提出了14条价值标准

有些Uber员工很欣赏卡兰尼克亲历亲为的精神。1月份离开Uber的克里斯·梅西纳(Chris Messina)说:“卡兰尼克无论什么事都亲历亲为。他很关心产品以及开发产品的人。”

卡兰尼克的座右铭是“增长高于一切”。这意味着,Uber表现最好的员工往往会得到快速晋升和保护。有一次,一位市级业务主管总经理级别)因为与下属争吵,盛怒之下将咖啡杯扔向下属,这件事后来被报告给了人力资源部门,但却没了下文。当时,Uber在这位主管所在城市的表现极为抢眼。卡兰尼克对诸如此类的抱怨或投诉总是置若罔闻。

2013年美国东海岸遭遇暴风雪袭击,而Uber在这场灾难中的“高峰提价”(surge pricing)政策引发了巨大争议。对此,卡兰尼克用经济学和数学来回应外界的质疑。他在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说:“由于这一政策,我们的订单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我们给人们提供了更多的出行选择,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5.为击败竞争对手不择手段

在卡兰尼克为Uber定下发展基调以后,员工也开始行动起来,确保Uber用户的青睐。为了在与Lyft这样的竞争对手的较量中胜出,他们可谓不遗余力。Uber专门建立了多个团队,获取竞争性情报,从分析公司购买数据助于一项名为“Unroll.me”的电子邮件分析服务,Slice从用户收件箱收集他们寄给Lyft的收据,然后再将这种匿名数据卖给Uber。接着,Uber利用这种数据对Lyft的业务健康状况展开分析。

为了挫伤Lyft司机的积极性,Uber专门派人预约Lyft专车,并在Lyft专车驶来途中取消订单。还有些员工专门打Lyft的专车,在途中劝说Lyft司机加入Uber。2014年,在听说Lyft酝酿推出拼车服务功能以后,卡兰尼克马上下令开发类似服务,并抢在Lyft之前推出了拼车服务UberPool。

那一年,Uber甚至接近于收购Lyft。有一次,卡兰尼克与好友在家中招待了Lyft总裁约翰·齐默(John Zimmer),后者同意出售Lyft,但要求获得Uber 15%的股份。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卡兰尼克和朋友不断嘲笑齐默的无理要求。双方最终未能达成交易。Lyft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为了发展自己的业务,Uber 还钻法律空子。有些员工开始使用一个名为Greyball的工具,欺骗试图关闭Uber服务的官员。Greyball基本上是向一些人显示虚假的Uber应用版本,用以掩盖车辆和司机的真实地点。不久以后,Uber司机利用该工具,在专车应用被禁的一些地方逃避执法部门的打击。在《泰晤士报》三月份披露了Greyball工具后,Uber表示将禁止员工使用该工具对付执法部门。

6.因企业侵蚀性文化而遭诟病

性侵事件的发生,是优步创建以来甩不掉的负担。比较典型的案件包括2014年7月31日美国芝加哥46岁优步司机阿德南·纳法萨特性侵一名21岁男性乘客;同年12月一名印度新德里女子通过优步软件叫车后遭司机强奸的案件。在后一起案件中,优步业务随即被新德里政府叫停。

优步内部也曝出丑闻,2017年2月,前员工苏珊·福勒披露她在优步工作期间曾被上级要求提供性服务,而当员工投诉后,优步内部只是予以警告并未有进一步处理,管理层这种敷衍态度在优步内部引发广泛不满。

然而,吃瓜群众对于“男女之事”永远是饶有兴趣的,一封来自2013年被称为“迈阿密邮件”的邮件出现在了网络之上。2013年某次员工聚会,卡兰尼克带队去一个夜店庆祝,他在内部邮件中写到:不允许员工之间发生性行为,但是有两种情况除外,一是你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二是两人不是一个部门的。邮件讨论性行为的内容着实十分大胆,并且一定程度上卡兰尼克是默许了员工间的此类行为。

尽管根据统计,优步当前的上升速度已超过谷歌脸书,员工总数超过9000人,签约司机150万人,业务已经扩展到全球73个国家近500个城市,但是董事会和业内相信,如果优步冒犯传统行业可以理解,它低下的企业文化会是致命的。为此,优步委托美国前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所属律师事务所优步公司文化进行了长达近4个月的调查,得出的报告指出,优步亟待整顿企业文化,建立一个监督委员会,对高管进行领导技能培训,以及对员工进行强制训练。卡兰尼克的当初的“无限期休假”也是报告的一个建议。直到如今的“被迫”辞职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