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创业公司员工:被坑的经历很惨,小心这四个危险信号

编者按:本文作者 Jonathan Solórzano-Hamilton 现在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一名软件架构师,他在本文中讲述了自己第一次也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一次在初创企业工作的“惨痛”经历。他用乐观和略带调侃的语调回忆了自己近乎“上当受骗”的经历,并指出了当时作为当事人的他所忽略的四个危险信号,作为前车之鉴供参考。

我的第一次初创企业工作经历是从一家咖啡店的面试开始的,我本来可以在咖啡店就回绝这一工作机会,但是我没有,我一路“大义凛然”的走了下去。也正因为如此,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得到了很多教训)。

第一个危险信号:浪费资金

当初创时告诉我他是从一个车库开始做起,这其实没什么不正常。我最近刚刚参加了硅谷的一个精英大学,我发现在车库开展业务是一种常态。Google 早先也是在车库发展起来,一路不断保持上升趋势。而科技巨头惠普在此之前也是从车库发展起来。因此,当创始发邮件告诉我说,由于他是在一个车库里工作,因此提议能够在咖啡馆对我进行面试,我欣然接受了。

他开着一辆高级定制进口双座轿跑出现在咖啡店门口,整个车身涂装的都是他们公司标志信息。我在此之前唯一一次见过类似的场景就是在湾区看到印着”Do You Yahoo?”字样的紫色车辆。这对我来说,是除了车库之外又一个好的兆头。

他向我解释道,本来他可以在车库里对我进行面试,然后我也是需要去到那里工作,但是由于他现在正在对车库进行再次装修,采用斯堪的纳维亚风格(泛指北欧各国的家具风格,也可以叫瑞典风格)设计,为公司带来好的风水(道教对斯堪的纳维亚风格室内设计的影响很大),提高生产力

我接受了他的工作邀约之后,他顺便提了一句,出于人体工程学方面考虑,我需要带上自己的椅子去工作。并且工作的车库也不是他的车库,而是他亲属的车库。事实证明,这也不是一个车库,只是在他岳父农场上的一个小棚子。他并没有主动向我提供这些信息,我是在上班第一天才发现的。

现在事后再去回想,其中的危险信号其实都显而易见。但是如果你正身处其中,可能你就发现不了这些问题,当时的我就没有发现这些问题。但是,如果你正在考虑创立一家初创企业,或者是已经开始了创业的步伐,那我的这些悲伤的故事可能会对你有所启发。

这是第一个危险信号:浪费资金

对“临时”工作空间进行再装修,配备环绕声音响系统,却没有为员工购置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办公椅,这些都是我在面试时该提取到的危险信号。因为创业初期每一笔开支对你们企业的生存来说都至关重要。在进行每笔投资之前,都应该考虑这笔钱花出去是否有利于公司向着长久的方向发展下去。

第二个危险信号:忽略你的客户

我们的第一个客户是总部设在硅谷的一家知名跨国高科技制造商。第二个客户是一个全国性的零售商,总部位于湾区东南部的费利蒙市(Fremont)。第三个客户是一个州内零售商,位于萨克拉门托湾区以东数小时车程的地方。第四个客户则是小打小闹的一些散户,位于萨克拉门托东北部的一个人口为 12000 人的小村庄里。

你是否从上述描述中发现了一种模式?一种螺旋式、每况愈下的模式?由于客户变得越来越没那么重要,创始人便投入更多的时间去寻找更大的客户,而用更少的时间去改进产品,更少的时间去指导我该在哪些地方努力,用在运营整个公司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他试图去寻找潜在客户,而不是将关注点放在一个能够让更多人来购买的产品身上。谈妥一个新客户为他带来的胜利感远远超过了渐进式产品改进所带来的收获感。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发现,我们当时获取新客户的同时也在流失老客户。如果当时的新客户规模不是越来越小的话,也许我们还能幸存下来。也许他在保留老客户方面进行更多的额投入,我们就不会失去现有的客户。

这也是我当时应该发觉到的第二个危险信号:忽略你的客户。一味关注前景,好高骛远,而没有倾听现有客户需求,去构建出一款更好的产品,这就导致了所需工作量增加,但收益率下降。这会让你的初创企业陷入一种“死亡螺旋”的境地。当你更加努力的工作,工作时间也更长,你很难去承认这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但如果你只是盲目扩大规模而不是提升产品质量,这便是咎由自取的一种后果。

第三个危险信号:没有应急计划

有一次上班时间,我站在位于普莱森顿(Pleasanton)家得宝Home Depot,全球领先的家居建材用品零售商)的刷墙工具货架前,思忖着 3 美元的油灰刀和 5 美元的油灰刀各有什么优缺点。要说有什么不对劲的,那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客户位于普莱森顿,只是我们最大的现有客户的 CEO 刚刚在普莱森顿买下了一栋小别墅。他想实现 WiFi 全覆盖,又不想在墙外走线。我的老板之前得罪了他,于是就派我去处理这个问题,表示一下我们的诚意。因为,毕竟我是科技男对吧,所以就该由我去干这事。

于是,我卷起袖子,买了一些抹墙粉,然后让网络线穿过墙壁,这样这位 CEO 的别墅就实现了 WiFi 全覆盖。我的这一举动安抚到了他的情绪,事实上,他非常高兴,让我留在家里为他升级电脑硬盘。我打电话给老板,请示他是否需要我去买一个新硬盘。老板给我的回复是:“你听我说,你要按照他说的去做。如果我们失去了这个客户,我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结束之后,把收据拿来就行。”我确实按照他说的做了,耗费了我几个小时的时间。

这是第三个危险信号:没有应急计划。如果任何一项任务失败,都会让整个公司陷入困境,那这表明你正在将自己和整个团队推向越来越荒谬的一种境地,因为你正处于“生死存亡”模式。如果你每天都处于这种如履薄冰的求生模式,那你自己当下是很难发现这一点的。你需要有应急计划,如果失去某一个客户就会导致你的业务失败,那你需要现在就坐下来,讨论解决方案。

专家提示:解决方案不是盲目的像我在危险信号 2 中提到的那样去“取悦客户”,而是要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案,第二收入流怎样?或者有应急资金吗?重点在于,要给自己备好后路。

第四个危险信号:拿不到足够的工资

这真是漫长的几个周。为了一些随意的家庭装修服务,我加班加点的工作,要么是为了平息客户的愤怒情绪,要么是为业务获取额外的收入。企业生命周期进入这一阶段用科学的术语来表示就是“垃圾箱着火”这样一种失控状态。结果,我这个月的工资没有到位,然后下一个月又没有到位。创始人解释说这是工资处理器出了一点问题,很快就可以恢复。当你二十岁的时候,即便你的老板说这样的话,你可能还是会选择相信他。

感觉筋疲力尽,花光了我所有的储蓄,甚至都负担不了我的油钱了。这大大降低了我在各个客户之间穿梭的能力,更不用说去南加州看我女朋友了。之后,我女朋友家里出了一点状况,我需要去看她,于是我打电话给老板,问他工资问题是否已经搞定。答案是,并没有。那我口袋里只有 6 美元,我该怎么去到洛杉矶呢?老板让我在他家附近的一处 ATM 机处等他,并表示自己三十分钟之后就能到。十分钟后,我就到了约定地点,在停车场等他。

一小时后,他骑着自己的运动款摩托车来到了停车场,跑了进去,几分钟后又汗流浃背的跑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三百美元,眼神里透露着一股狂躁。他给了我四十美元,表示,这些去洛杉矶足够了。我还需要回来啊!我还需要吃饭啊!因为他共欠我四千美元左右的工资,于是我要求他把三百美元全部给我。结果他说道:“嘿,你干嘛这么为难我呢?我也有家人需要养活,你想让我的孩子挨饿吗?”我没有预想到会需要为自己的十分之一的工资来同他争论。最终,我们以平分收场,我拿到了 150 美元,他拿走了剩下的一半。我从洛杉矶回来之后,口袋里又剩了几美元。

而这是我应该注意到的第四个危险信号:拿不到足够的工资。你个人捉襟见肘的收入会成为你开发业务和日常运营的限制因素。不用管什么“死亡螺旋”了,你这样甚至都没法生活下去。你只能一蹶不振的等着,祈求天使投资人能够为你们带来生的希望,但你心里也清楚地知道这不会发生。在这种时候,你必须做出一些非常艰难的选择,很有可能你需要遣散整个团队,或者是不得不放弃梦想为生计奔波。 Rattlesnake Bar 的落幕

在一次次的薪水落空之后,我感到越来越厌倦,但还是天真的继续工作,追逐那虚幻的假象,以为一切都能好起来,以为这是企业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的阶段。其实这不是,当然不是。终于有一天,我如梦惊醒,意识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 我可能永远都拿不到我该有的报酬了,继续工作下去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我必须要放弃这些了。
  • 我的老板不仅欺骗了我,也欺骗了我们的客户。他不停的许诺给客户希望,但其实永远不会让这些希望成真,最终我也成为了他的共谋者。
  • 我们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让我们的业务问题更加糟糕。我们所做的事情没有一件能够让公司可持续发展下去。
  • 创始人的判断力很糟糕,并且短期之内,这一问题也不会有什么改观。

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不干了,我们在电话里商定去他的“车库”拿我的工资。当我开车快要到达的时候,我看到他骑着摩托车,向着 Rattlesnake Bar 的方向开走了,他的头发在风中狂舞,头盔从车上掉下来在路上快速的旋转着。他的妻子(也是商业经理)正在门口等我,同我商量好了我的工资支付方式。她是一个善良而又诚实的人,一直确保我拿到了全额的工资,之后,她向我提到她的丈夫在Rattlesnake Bar 被拘捕,因为超速驾车,并且没戴头盔。

警方可能挽救了他的生命,我不知道那天他为什么要跑。是由于他未能履行对我的义务而选择逃避吗?是因为我会让他面对新的对抗吗?还是逃避自己所做的这次失败的生意?具体情况不得而知,但我认为他有两个主要的恐怖对象,一个是过着平庸的生活,另一个更大的恐惧就是让别人知道他过的是平庸的生活。他被自己失控的自负所驱使,影响了自己的正常判断。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开着一辆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跑车,而没有将这笔钱用在投资业务上。也正因为如此,他选择将农场上的小棚子改造成后现代主义风格的办公室,并配备了顶级的音响系统。因为如此,在每一次获取到新客户时,他都会大肆鼓吹和宣扬,而在流失老客户时,却会忘记告诉我们。回到最初,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约我在咖啡店见面,而不是在家里或者办公室见面的原因。 结语

我的这段看似“离奇”的经历其实有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在这段荒谬的初创企业工作经历之中,我学到了很多,之后我也避开了初创企业领域的工作,开始寻找传统的工作机会,通过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渐进的职业发展来完善自己的专业技能。未来,我可能还会再回到初创企业工作,但那是的我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而我的第一次失败的初创企业工作经历也会提醒我避开雷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