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明明对现状很不满意,但就是难以改变?(上)

我的一位老同学K做了省级机关十年公务员,这么多年一直有诸多不满,常找我吐槽,集中有两点,一是工作没有意义,虽然是热门单位,但实际上收入低,工作累,浪费生命,二是怪我没帮他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没有好去处他跳不了槽。

常让我无言以对,我既没能量帮老同学改变现在工作的内容,也没能力帮一个只会批文件的人找到他理想的好工作。(多说一句:这是做猎头经常被亲戚朋友质疑的地方。猎头的工作是帮用人单位招聘人,但不是为人找工作的,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并不能帮很多想找工作的人找到工作。但我们常年又在找人,经常为找不到合适的人发愁,唉,确实有些解释不清。)

正好前两天有位同事说到她先生也是做公务员,工作压力大、收入太差,只是听上去光鲜,但又出这个系统又觉得困难重重。她问我,当年我怎么离开的?

其实不光是体制内的,就是在企业工作,对现有的工作不满意,想跳槽都有很多困难。

猎头每天都要处理与跳槽相关的工作,很多候选人一开始联系时知道有新机会,兴致都极高,也很配合,但是不少人中途遇到困难会主动放弃,甚至有些在接了Offer后纠结再三还是放弃的,这其中出现概率最高的往往是那些从来没有跳过槽或者工作十年以上没有跳槽过的人。

很多猎头顾问觉得候选人出尔反尔,非常愤怒,不可接受,直接拉黑。实际上我却很能理解这些候选人遇到这种人生重大选择的纠结和痛苦。

道理人人懂,有些人明明对现状很不满意,但就是难以改变;很多人有改变的想法,就是难以行动。很多人归结于现实的阻力太大,比如:

1.家庭

很多人把离开原有的环境困难归集为家庭的原因,家庭的责任让自己无法承担更高的风险,所以宁愿委屈自己,有的人觉得自己为家庭牺牲,既有委屈,也有伟大感。

我像我的同学K,当年我们硕士毕业同时进了同省城不同的机关,我很快离开,他一直到现在还在原单位。K归结于我是女人,家庭也还不错,没有那么大压力,而他出身农村,家里包括亲近的亲戚没有一个当官的,生活很难,现在的工作得来不易,他即便觉得不好,但实在没有勇气离开。

后来K结婚生子,又常怨以前一个人时没有走,现在一切都定了型 ,责任更重,更何况现在年龄越来越大,又觉得离开了不知道做什么(其实很多年前他就一直不知道离开了应该做什么),K常说自己是典型的中国男人,为别人活着,既觉得是自己家庭局限了他,又有为家庭争了气的满足感。

2.个人

现在人人都在谈走出舒适区,实际上能真正行动成功的人并不多。很多人认为舒适区走出来困难是因为舒适,所以自己的现状不舒适了,有很多问题,应该就不是舒适区,走出来并不困难。其实舒适区未必真的舒适,却是自己熟悉的,可掌控的。而外面未知区却是全新的,以前的经验未必用得上,也未必是比失去的那些更好的。相对来说,熟悉的区域尽管有诸多不满意,也比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安心。

谁都希望生活越来越好,工作发展前景广阔,发挥自己所长,没有人愿意面对生活质量的下降,原有投入的浪费,未来发展的不明确…..但是,未知就意味着这些都可能发生。

3.社会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对成功的标准,每个层级也有社会评级,很多时候,中国人还是对有些工作有着莫名的崇尚,比如公务员社会地位高,工作体面,有着很多工作本身之外的无形附加值。而一个工作做久了,自然也会发展出了解到这个工作的额外好处,按行为经济学论证,人天然不喜欢失去已经得到的东西。亲戚朋友的眼光评价,同事同学间的比较,都有那么似乎千丝万缕的力量,如地心引力一样,没有人不会受影响。

主动想离开原有环境的动力,在层层不可知的阻力下显得那么微弱,如同很多人的自我,一直都没有深入探究发展,按照别人的标准,却希望活着自己满意的生活。

光是鼓励一个人鼓起勇气,或者以他人的案例往往是激励有限,并不能真正让一个人消除心中的纠结,道理人人都懂,真正做到需要真正想改变。

不同的人世界观不一,成年人很难轻易改变对事情的看法,如果不是心甘情愿,潜意识里总有自己真实的判断,正如我的同学,他明知道,不大可能我有一份处处满意的工作在等着他,却以此做为口正好不动。

其实,任何一个人做什么样的工作都要处理好多重关系,如果一一梳理,就会发现,无非是以下的几种关系:

人与自己的关系:能不能过自己这关,自己是不是有勇气放弃已有的舒适区,有能力适应未知的一切…..

人与他人的关系:与家庭,与社会的关系,是不是承担得起家庭的责任,家人的期望,社会地位的改变……

人与工作的关系:是不是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能不能适应,喜欢上新的工作,有没有足够的技能,对未来趋势的判断……

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分析,比如:

1.对自我的认知和调节:我究竟干什么干得好,优势和劣势是什么,哪些可以转为生产力,变成我擅长的能力,哪些是我不擅长,应该加以调整或回避的。

2.对环境的认知和调节:我的能力可以用在哪些工作上,这些工作的需求量如何,我怎么样找到最大的社会价值所在,如何将自己的期望和他人的期望相协调,既能满足自我,也能解决社会认同

3.动机和热情: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我什么让我乐此不疲,不断提升,我如何将这种爱好兴趣变成对他人有价值的可交换的能力。

这看上去是不容易回答和实现的,但最难的其实是改变的决心和真实的行动。 这些问题没有人可以代替你自己做回答,所以伸手党是永远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每个人的动力来源不同,能让别人行动的力量未必适用于你。

只有将问题分拆,积极应对,也许还是很难,但行动就会找到支撑。

一不小心写多了,可能大家读起来有点累。下篇我们再谈谈有哪些可以用的方法吧。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0+1
景红

景红,亚洲知名猎头公司仲望咨询总经理,在人力资源行业拥有15年以上的资深经验,LinkedIn专栏作家。微信公众号:景红空间(ID:JinghongJoyce), 微博:Joyce-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