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爆炸:什么样的人最危险?

  • 文 | 雾满拦江

(01)

截至21日晚22点30分,发生在斯里兰卡的8起爆炸,已造成215人死亡,包括两名中国公民在内,殒难的外国人数达到35人。

斯里兰卡,居民多是佛教徒,善良,温和,与世无争。

有些国家天天作妖,闹个不停。但我们从未听闻斯里兰卡折腾过什么。

就是这样低调。

——但仍未逃过恐怖分子的邪恶侵袭。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儿?

为什么?为什么有些人,对善良的无辜者充满不可解释的怨毒?

(02)

暴力频仍,导致全球难民现象。

瑞典这个国家很善良,哗哗哗接收了40万难民。

感觉有点吃不消了。

于是瑞典的一家电视台,就决定做个社会调查

随机拦下行人,询问对方针对于接收难民的态度

被拦下的路人有帽子女士,围巾大姐,耳机小哥,羽绒服阿姨,风度大叔,拎包小妹妹,眼镜大哥哥等人。 问题由三部分组成:

第一个:你认可瑞典接受难民吗?

——被采访的路人,全都认可。

第二个:你会考虑把无家可归的难民,接到自己家,献出爱心吗?

——那是必须的!被采访的路人,表示出极大的诚意。

第三个,节目组拖过来一枚壮汉:这里有位阿里大哥,虎臂猿腰,吃嘛嘛香,现在大哥无家可归,嗷嗷待哺,请你把他带回家包养。

不是……那啥……看到阿里大哥极富侵略性的庞大体块,帽子女士,围巾大姐,羽绒服阿姨,拎包小妹妹吓得掉头就跑。几位被采访到的男士也变了脸色:不要打我,阿里大哥别打我……

节目播出,许多人呆怔之余,破口大骂:虚伪、伪善,口惠而实不至!你明明说了要带无家可归的难民回家,阿里大哥来了,你干吗又紧紧的关上了门?嫌阿里大哥吃得多吗?人家要是吃得少,还用得着去你家吃?

总之,大家很愤怒。

(03)

为什么瑞典人,那么虚伪呢?

不是瑞典人虚伪,40万难民人家都领回家了,远高于欧盟其它国家。而瑞典的人口总数,才不过1000万。

这样的国家如果虚伪,实诚的标准未免太高。

(04)

既然瑞典人并不虚伪,为什么他们在接受采访时,言行不一致呢?

——这是因为,这家电视台在采访时,在底层逻辑上,巧妙的预设了恐怖分子思维

也就是弱智思维。

(05)

什么叫弱智思维?

没有距离感、没有分寸感,没有进退感。

(06)

人与人之间,是有清晰界限意识的。

首先要有距离感。

距离感就是安全感。夫妻距离最近,血亲次之,再次挚友,再次乡邻、熟人与同事,最后档是陌生人。陌生人意味着危险,所以曾有部电影,名字就叫《不要与陌生人讲话》。因为语言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有可能把不安全因素带入自己的生活。

瑞典节目组带来的阿里大哥,身材健硕,膀大腰圆,对于接受采访的女性及文弱男士来说,这种侵略型的体格预示着危险。必须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可是节目组却要求小姐姐们把健壮的阿里大哥带回家包养,就不怕吓坏小姐姐吗?

其次要把握住分寸感。

分寸是什么?

就是恰到好处!

瑞典已经接收了40万难民,如果有需要,也可以咬牙突破自己的接收能力。但这里是有个明确分寸的:那就是你有难处,我们可以帮助你。但你的生活还要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善,而不是牛高马大的汉子,要住到柔弱的小姐姐家里,理直气壮的被包养。这就突破了正常的帮助界限,明摆着讹人了。

最后是明了进退感。

进退感,说透了就是投桃报李,尊重对方。

《诗经》说,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滴水之恩,报以涌泉。我落了难,你向我伸出援手,给了我生还的机会。我就要努力为帮助我们的人创造社会价值。这是进。我感谢你们的付出,尊重你们的生活方式,学习你们的善良与大度,不用我的旧观念强加于你,这是退。

守住距离,把握分寸,知道进退。能做到这三点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受欢迎。

失去这三点,我们的智力就会陷入危机

(07)

失去距离感、分寸感与进退感,智力就不再靠谱了。

这类人一听别人肯帮助自己,立即端起大饭盆去到别人家里。进门就不拿自己当外人,反客为主,把自己的生活观念与方式,强加于人。我可以肆意蔑侮你们的生活方式,甚至公然伤害你,但你不能对我说半个不字。你们要接受我制定的各种清规戒律,但你们的习俗规范我一概不予理会。

就是以圣人的标准要求对方,以渣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当一个人,秉持这种离奇观念,就会让善良的人们陷入两难:不帮你吧,总不能眼看着你把自己折腾死。帮助你吧,你就象落入水中的疯狗,捞你出来你就疯狂咬人。

愿意舍弃身家性命,成全卑污者的圣人,毕竟是少数。

所以当一个人陷入到弱智思维,对别人无限索迫,对善良的人无竭止讹诈,愿意帮助他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最终,只有邪恶的坏人和他站在一起。

(08)

弱智思维,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世上有些坏人,以操纵弱智、伤害善良与无辜为乐事,为自己卑劣的行为寻找存在感。

所以世界上所有的恐怖袭击中,一成不变的保持着固定的模式:

第一步是颠覆常识。

正常人,都不可能大街上领个不认识的壮汉回家喂饭,这是常识。

可是当瑞典的电视台采访时,那些小姐姐们这样做了,却有人骂她们虚伪。

难道这些骂正常小姐姐虚伪的人,会把陌生壮汉带回家吗?

他们才不会。而且他们知道瑞典小姐姐的行为,是正常的。但却故意混淆是非,突破界限,目的只是筛选出那些没有距离感、丧失分寸感、不懂得进退的弱智人士,以便对这些心智昏噩者,施加邪恶的影响。

第二步是仇恨渲染。

常识被颠倒,思维被扭曲,弱智人士由于自身认知缺陷所导致的生活窘迫,就可以归因于那些善良帮助者了。

当一个人陷入仇恨心态,就会挖空心思的为仇恨编造理由,全然不顾及逻辑性。八百年前你们那里的有条狗,咬了我们这边的一只鸡,才导致了我们的生活艰难与痛苦,不要用伪善来欺骗我们,我们是饶不了你们的。类此的观念一旦生根,化为格式化的邪恶文本,就顺理成章的进入下一步。

第三是暴力驱动。

常识失去,仇恨滋生,自然演化出了心理上的暴力驱动。

最终带给这世界伤害的恐怖分子,认知已经被降到原生态种程度,与人类的文明格格不入。丧失生产能力,所有的生存资源都被扭曲的认知所消耗。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这种状态是无法持续的,但由于他们的大脑已经被坏人调整为一台恶性讯息接收仪,正常信号传递不进去,只能在恶性的死循环中进一步腐烂。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恐怖分子刚生下来时,也是聪明可爱的小婴儿。但在成长过程中,受到不良讯息的影响,渐渐失去人际距离感、分寸感与进退感,思维扭曲认知降维,如疯狗被毒菌所控制,彻底丧失了救赎的可能。

(09)

为什么是斯里兰卡?

佛教国家最温和,对人性的认知趋于良性状态。

——不会把人想得那么坏。

正因为他们善良温和,毫无防范,才被邪恶的恐怖分子视为最佳攻击目标

这就是邪恶。总是伤害最柔弱的善,让人性趋冷。

善良的斯里兰卡遭此劫难,会给整个世界敲响警钟。坏人不会因为你善良就自觉收敛,疯狗也不会因为你善良就恢复正常。此后对极端思维的防范将成为全球共识,必须回以雷霆手段,才能够确保每个善良无辜者的平安

这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知道,坏人是如何从认知入手,突破人际边界,一点点毒化正常思维的。是如何营造极端氛围,让正常人逐步失去距离感、分寸感与进退感的。当人失去正常的思维与判断,就会对他人无限苛索,小焉者丧失智力,沦为朝生夕灭的游蜉,严重者被坏人利用,害人害已还落得个一身恶名。所以我们需要接受常态的人际法则,需要掌握基本的进退规范,任何时候不可失去一颗感恩的心。从一个柔弱的婴儿长大成人,我们获得了多少人无私无怨的帮助?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我们要用自身的努力、善良与强大,回报这个世界,不因扭曲的思维生出戾怨,不要让自己沦为坏人玩弄操控的可卑可怜复可恶的种。只有当我们变得美好,才会构成美好世界的一部分。只有当我们更加善良,才会构成善良世界的一部分。只有当我们变得强大,才能够让这世界更美好、更善良,才能够保护那些爱我们的人,和我们所爱的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13+1
雾满拦江

微信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雾满拦江,当代著名畅销书作家,腾讯中国十大原创自媒体人,心学讲武堂创始人,腾讯云中智库成员。已出版各类著作80余种,几千万字。

取消收藏
态度  思维  逻辑  社会价值  认知  人际距离